开心过后,方纵把脸一板。

    “都出来!”抬起手指,又对着周围制高点呼啦了一圈。

    听到方纵的话,一群狙击手吓得不行,提起大狙,收好装备,连忙顺着楼梯,滑索下来了。

    虽然不知道这位大佬什么脾性,但显然,不听话的结果有些不太美妙。

    华北分局的二把手,白纸扇,现在被八把长刀架着脖子呢;

    顶头上司公孙恪招呼担架想跑,被个米黄色风衣,啃着冰激凌甜筒的小姑娘一脚踹下楼,十几把菜刀在地上把脖子一卡,跟吊颈的乌龟似的。

    狙击手们在方纵面前站成一排,领头的队长看上去二十多岁,咬咬牙,站出来,昂着头道:“海风市第二军区豹锋特种大队,狙击手队长周鹏见过首长!受军区指派,我等服从有关部门的命令,如果误伤无辜,我愿意接受军事处分!”

    得咧,这是把责任揽下来了,护犊子,护住手下。

    方纵看了眼狙击手队长,发现周鹏古铜色的脸,肌肉结实,但一身暗伤。虽然是个军人,但最多四十岁就打不动了。

    别的狙击手也差不多,严格训练,跌爬滚打,特别是手指,老了落点小毛病,可能连筷子都拿不动。

    这样训练有素,用青春和热血保家卫国的军人……“归队!”方纵直接命令,想了想,又道:“调你还有你的人,放三个月长假,去衫城杀鬼队的医疗后勤。”

    周鹏猛然一呆,还是昂首挺胸:“请首长下命令!”

    “八十天治疗暗伤。”

    “剩下的十天呢?”周鹏懵逼。

    “请你们大宝剑。”

    一群狙击手:“……”

    随后,方纵看向公孙恪。

    公孙恪是杀鬼队的人,也是东国的武将。方纵觉得很无辜啊,平白招惹了这么一个小心眼的仇敌,他真的不想得罪人啊。

    “你说让我怎么办?”方纵问古自在。

    “呵呵。”古自在觉得尴尬了。

    一个小心眼的敌人,还是有能耐的武将,论谁占了上风,肯定是杀了了事,以绝后患。

    但从身份上讲,又不能杀,方纵能怎么办?

    “不如,按照我刚才说的办?”古自在小心提议,膝盖晃晃悠悠的,好像要软。

    方纵瞪眼:“你逼我?”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古自在一脸的理所当然:“你把他的双腿接上,我做和事佬,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我努力控制他,让他以后不找你的麻烦,要是他敢找你的麻烦,我也有理由杀他不是?”

    “呵呵。”方纵冷笑,盯着古自在。

    古自在坚持自己的意见,但满脸冷汗。

    此时,方纵盯着他。

    他也盯着方纵。

    气氛逐渐尴尬起来,冷风好像都开始凝滞。

    良久,方纵摇头道:“我不会留下这个威胁。”

    “为什么?”

    “你不懂,还是装着不懂?”

    说着,方纵拿出公孙恪用盒子密封,冷冻的双腿,也不把盒子打开,摸出阴存木里所有的鬼气,一股脑的塞了进去。

    要是被鬼物伤害的话,东国能人无数,说不定有人可以接上公孙恪的双腿。

    但这种鬼气是他摸出来的,无比凝练,想要祛除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不!我的腿!”公孙恪惨叫了起来。

    古自在干脆膝盖一软,脖子上架子八把长刀,还是要下跪。

    他要用自己的名声保自己的人,要用自己的名声,逼迫方纵放过公孙恪!

    “翛然!”方纵突然道:“要是他下跪,直接杀了!咱们跑路!”

    “好!”李翛然果断答应。

    然后,古自在的膝盖突然硬了,打死不跪。“方纵……”叫一声,委屈巴巴的看了过来。

    方纵嘿嘿一乐。

    你有名声,我有大义。

    李翛然是什么人啊,八臂罗刹,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自己说被人给跪了就杀人,李翛然的刀就不会耽误上半个刹那。古自在要是继续下跪的话,就是逼走方纵,逼走李翛然,逼走薛诺。

    三个亚神级潜力的武将被逼到杀鬼队的对立面,杀了他,成为通缉犯?

    他死了都担不起这种罪名啊!

    五分钟后,救护车呜呜前来,把昏迷中的白素接走。

    方纵等人跟着走了,剩下古自在和九成九残废一辈子的公孙恪在风中凌乱。

    “我的腿,呜呜我的腿!”

    “我……方纵!”

    恨极,痛极,公孙恪没有话说,满腔的恨意化作一个充斥火焰的名字。

    古自在一愣,反手一巴掌摔了过去。

    “不会做人,就少出来丢人现眼!”

    古自在满脸怒火,对公孙恪拳打脚踢:“我把你带进华北分局时就说了,你不会做人,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被别人是谁!方纵是什么人啊?他是国家的武将,是杀鬼队的队友,是你的同袍!你逼进他的家里,对他的灵鬼动手,无视他父母的担忧和惧怕,你算什么同袍?!!!”

    “队友的爹就是你爹!队友的娘就是你娘!队友就是你的兄弟姐妹!公孙恪,你不只是不知道悔改,还一直敌视自己的队友,让队友担心你会对无辜的老父母出手,让队友恨不得杀你而后快!”

    “公孙恪,你就是老鼠屎里的一锅汤!”

    咋咋呼呼的,古自在疯狂怒骂,突然觉得有点不对,摇摇头,不管了。

    他拽着公孙恪就走,然后道:“慢慢想,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做个人!想不明白,你就一辈子给我爬着守水塘吧!”

    ……

    /

    览景想前欢,指神京,非雾非烟深处。

    在病房里醒来,白素看着雪白的墙壁,闻着医院里的消毒水味,还有些可爱的懵懵的。

    “救我的人呢?”她问护士。

    护士笑了笑,把白素安排好,出门,对把守的狙击手说了声,没多久,方纵就过来了。

    方纵看着白素,笑吟吟的。

    白素也看着方纵,大黑框眼睛没戴,头发也散落了,很美,有些傻白甜。

    “我的手机呢?”突然,白素问道。

    “要手机干嘛?”

    “不知道晕了多久,小说还没更新。”

    好吧,你敬业。

    方纵无语,把手机还给白素。

    他已经检查过手机,没什么异常,更没有‘阴阳路’那样的东西。

章节目录

一切异类都超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浪漫青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漫青蛙并收藏一切异类都超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