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一声痛苦的呻吟,感觉身的骨头软化,整个人像是一摊软泥,周围是密封的空间,并且非常狭小拥挤。

    “什么地方?”

    突然有亮光传来,并不刺眼却让他看到厌烦,有水流淌到他干燥的嘴唇边上。

    这水带着浓浓的铁锈味以及挥之不去的甜腻气息,但他浑身细胞都渴望着这股水流,他不断吸吮着。

    阴离感觉身体内部有无数气泡炸开,舒爽得让人想哼出声来。

    勉强睁开眼睛,阴离看到哈鲁那张惨白的面庞,尽管他的脸本就苍白,但是阴离还是从中看到深深地虚弱以及疲惫。

    割开的手腕正放置在阴离嘴边,他意识到刚才所喝的正是吸血鬼的血液,难怪有这么强的治愈效果。

    胸口被剜去的那一块血肉已经恢复正常,少了黑羊眼的寄生阴离莫名感觉一阵心安,黑羊眼的能力虽然强大诡异,但是阴离绝不敢在人前使用。

    他一直对这份馈赠存有疑虑,毕竟其中牵扯的存在太过于伟大和诡异。

    阴离躺在一个充满腐土的石质棺材中,他虚弱的支起身子,一位斗笠人正站在棺材前。

    “你醒了!”

    斗笠人开口说道,同时扔过来一样东西。

    “黑羊眼,这不是…”

    阴离惊疑不定的看着扔在他面前的眼珠,黑羊眼上的眼梗不断抽动,像触手一般无意识的伸着。

    “拜你所赐,我被那位选中。”

    斗笠人摘下自己的斗笠,额头上慢慢长出一根黑色独角。

    “原来我应该杀了你,不过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

    “你是想找个人分担压力吧!”

    阴离虚弱的说着,同时拿起那颗黑羊眼,感知着对它的掌控,精神链接依然存在。

    黑羊眼上的灵性视野和羊肠迷宫还在,但潘的注视呈现灰色。

    “这么说也行,邪神太过于敏感,多一个人的确可以分担部分注意力,所以我和那位做了交易。

    你可以继续持有这位神奇物品,但是你必须听从我的号令。”

    阴离注视着手中的黑羊眼良久,“如你所愿,第六天魔大人!”

    斗笠人听到自己想要的回复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只丢下一句话,“取得天魔之位后,前往纳溪群岛等待我的指令!”

    第六天魔走后,阴离靠在背后的石棺上,“哈鲁,说说我昏迷后的事情。”

    一旁沉默的哈鲁疲惫的站起来,“当时我和您逃出来后,你已经陷入昏迷,后来听说珊瑚港的立场防护罩失效,整个海底珊瑚港被海水淹没。

    神秘防卫司的人介入了此次事件,不过因为整个珊瑚港已经被摧毁,听说调查也没有取得什么突破性进展。”

    “你的孩子没事吧?”阴离突然想起来哈鲁的儿子还生活在珊瑚港中。

    “那小子精着呢!吸血鬼的体质无须呼吸。加上自备的潜水装置,他在海水摧毁珊瑚港的时候已经逃出来了。”

    “那就好!”

    阴离放心的说道,如果这次事件失去他的儿子,阴离真的难以心安。

    不过珊瑚港的覆灭让他心中微沉,要说其中没有第六天魔的手笔阴离定然是不信的。

    “枭雄!”阴离脑海中只想到这个词。

    不过这一次对第四天魔的谋划让它看清自己的本质,鬼魅伎俩终究上不了台面,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太过脆弱了。

    阴离修养了几天,身体机能大概恢复了之后便回到洪象山大学。

    一回到洪象山大学,便看到神色匆匆的阴崖学员,他们面色焦急的往望海所涌去。

    黑海榜上有大量的通缉犯正在撤销,阴离面色一变,不过他的贡献积分依旧高高置顶,毕竟他几乎将高积分的通缉犯已经狩猎一空,剩下要么是积分少的可怜,要么是实力极端强大。

    阴离将剩下的那几颗腌制的头颅也兑换,积分榜单上阴离的名字一下子变得血红。

    “兑换天魔之证!”

    “请跟我来。”望海所的接待人员请道。

    接待人员将阴离带到内厅,一位中年男人正坐在里面品着茶。

    阴离在洪象山官网上见过这人,正是洪象山的两位副校长之一,负责阴崖的刘刚副校长,也是一位虚空探索者。

    “三位天魔死亡,原本我以为等到接替他们的人还需要一些时日,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一位学员凑足贡献积分。”

    阴离第一反应就是试探,毕竟三位天魔死亡过于蹊跷,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了,不过是时不待我,有些事情不得不做。

    阴离迅速调转好心态,僵硬的面庞上微微露出一丝不屑,给人以倨傲之感。

    “就算他们不死,天魔的位子也是我的囊中之物。”

    “倒也是,能够猎杀如此多的帝国罪犯,并且其中排名前十的就是三四位之多,天魔之位你绰绰有余!”

    中年男子并未过多试探,阴崖三位天魔的损失以及现在阴崖与阳崖的战争让他伤透了脑筋,他巴不得有人尽快替补天魔的位子。

    他直接从怀中拿出三枚金色徽章,三枚徽章分别标志着数字三四五。

    “我听说每一枚天魔之证都可以继承上一任天魔的遗产。”

    刘刚副校长点了点头,“的确!”

    “那我能够了解遗产中具体的东西吗?”

    “可以!”刘刚副校长颇为和蔼的笑了笑,他对一旁的校职人员拍了拍手。

    “第三天魔洪元的遗产如下:七色矛箭一套、爆破弓弩三副、灵石一十一枚深海蚌珠五颗、深潜舱两座、信用点四十三万,另外还有养元药散六副、密武两本、炁功一本。”

    “第四天魔薇瑟尔的遗产如下:未完成的海兽傀儡一头、灵性蜡烛三根、魔石一十三枚、深海蚌珠十颗、深潜舱三座、各类巫术理论书籍共七本、施法材料若干、信用点五十一万。”

    “第五天魔罗沙的遗产如下:阴煞结晶三颗、灵石十枚、养元药散五副、水蠕虫一十五只、深海蚌珠五颗、潜水舱两座、极道密武一本、炁功两本、信用点四十四万。”

    三位天魔中阴离最在意的并不是身家丰厚的第四天魔薇瑟尔,毕竟大多数施法材料他都用不上,第三天魔洪元的家底大多数埋葬在珊瑚港,比如那把类灵器赤色弓。

    第五天魔罗沙的极道密武让他颇为在意,当日罗沙凝聚的巨神像竟让他有种同根同源的感觉。

    三阴煞风掌已经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在往前推演的话,以阴离的武学素养很难达到。

    “第五天魔罗沙!”

章节目录

大灵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雾都巨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都巨人并收藏大灵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