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有短暂沉默。

    虽然沉默,但是柳知秋脸上却没有什么大波动的表情,淡淡的,很平静,也很冷静。

    “二哥?”柳玉笙皱眉,一时看不透自己二哥在想什么。

    “如果不治疗,她就永远没办法生孩子?”柳知秋问。

    “不是永远,她的身体现在没有调养完。如果部调理好了,也是有几率能怀孕的。只是究竟是什么时候,我也说不准,或许一两年,或许八年十年,也可能一辈子都好不。”

    “我知道了。”柳知秋点头,应道。

    “就这样?”柳玉笙有些傻,她以为二哥就算不会多激动,至少也会有些难过吧。

    他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其实心思细腻得很。

    看着女子傻样,柳知秋探手揉揉她脑袋,好笑,“这幅样子做什么,你二哥正常得很,没毛病。”

    “二哥,你到底……爱不爱慕秋?”柳玉笙突然问。

    倘若爱,她不明白为什么二哥会这么冷静。

    易地而处,如果是她没办法怀孕,为了这件事情彷徨痛苦,那么风青柏会比她更痛苦,因为心疼。

    柳知秋笑笑,又揉了下她脑袋,离开了。

    看着男子背影,柳玉笙只觉头疼,她突然有些看不明白二哥了。

    如果不爱慕秋,他不会娶她。

    可是如果爱,怎么这么大的事情,二哥却似一点反应没有?

    离了柳玉笙房间,柳知秋在庭院里站了很久,转步往自己房间走去。

    在门口停了下来。

    里面,是极为压抑的哭声,流泻出来的细碎尾音,都透着能压垮人脊梁的痛苦。

    整整小半个时辰,她哭了多久,他便站了多久。

    没有进去劝慰,只是听着。

    在庭院外传来家里老太太招呼吃早饭的吆喝声,才悄无声息离开。

    前院大厅很是热闹。

    都说三个女人一条街,屋里有四个女人。

    热闹程度能超过一条街。

    “太后,奶奶,大伯娘,娘,你们在聊什么呢,大老远听跟吵架似的。”走进去,柳知秋一如既往大大咧咧的神情。

    杜鹃嗔他一眼,“还能聊什么,你看看家里,年轻辈的你们兄妹仨,你大哥跟妹妹都有娃儿了,你这个排行第二的,成亲最晚,生娃儿也最晚,你什么时候才能让娘也抱上大孙子?我现在天天的只有羡慕你大伯娘的份!”

    “这有啥好羡慕的,你想要大孙子,直接把毛豆巴豆红豆抱过来就行了,不也一样是你孙子孙女啊?”

    “你这混小子,还跟你娘玩字眼!就算把仨豆儿一齐抱过来,你也得生吧?你自己绝后就算了,你不能让你爹这一脉绝后啊!”

    “我爹怎么会绝后呢!娘您现在也不算老,再跟我爹生一两个,来个老树开花,我爹铁定不能绝后。”

    杜鹃怒了,毛发一张,“嘿你这混小子,说来说去你这是不想生咋滴?老娘千盼万盼好容易盼到你成亲,为的就是要抱大孙子,不然老娘管你去死啊!你简直要气死你娘!”

    柳知秋摸摸鼻子,悄咪往后退。

    那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荐阅读:

    头柳老婆子跟陈秀兰两个已经各自给杜鹃递上武器,支持她暴力教子。

    苗头不对,柳知秋拔脚想溜,却听另一个老妇人大喊,“秦啸,把他抓住,跟自己娘亲顶嘴驳舌,成何体统!得教!”

    柳知秋,“……”他今天犯太岁啊?

    后头团扇、鞋底子一齐往身上招呼,大厅里热闹程度瞬间赛过两条街。

    被教训了一场,柳知秋吃早饭都没了胃口,席间最后出来的柳慕秋看到自家男人被揍得鼻青脸肿模样,心疼得眼眶发红。

    把头靠在女子单薄瘦削肩头,柳知秋没个正行,“小白莲,只有你最疼我啊。”

    柳慕秋闻言笑笑,笑容里隐含苦涩。

    男子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

    晌午后,又是能出去浪的时间,柳知秋兴冲冲的拉了一匹马出来,拍拍马脖子,“来那天风青柏跟秦将军还有薛青莲三个是骑马来的,可羡慕死我了,男人骑马特血性!”

    说罢又朝风青柏跟薛青莲邀战,“你们俩也去把马拉出来,咱赛马去!”

    薛青莲当即嗤之以鼻,“就你那骑马技术,别丢人现眼了,跟你赛马没难度,不玩。”

    风青柏也道,“你自己玩吧,我是当爹的人了,太幼稚的东西,不玩。”

    “行,行,你们都是高人,不屑玩这些,爷自己玩去还不行?”说罢柳知秋翻身上马,“我出去溜两圈就回来,待会再找你们。”

    “知秋哥哥,骏马性子烈,你小心些!”柳慕秋在后头看着担心得不得了。

    以前在家的时候柳知秋也骑过家里的马,但是那是家里养熟了的,不像今天他骑的这匹,是秦将军带来的战马,战马性烈。

    男子在马背上朝她挤了挤了眼睛,“你男人的技术你还不知道?放心,没事儿,我一会儿就回来。”

    话毕双腿一夹马肚,“驾!”

    骏马嘶鸣一声,往外疾驰而去。

    不知为何,柳慕秋就觉得心里闷,揪心得紧,那种担忧迟迟下不去。

    一旁杜鹃看她这副神色,笑道,“这小子有分寸的,出不了什么事,用不着担心,走,跟娘到后山看暖泉去。”

    别庄后头有一处暖泉,可以沐浴,听说对身体还很有好处,来的第一天杜鹃几个就想去看看了。

    几个妇人伙同皇太后,说去就去,硬是把柳慕秋一并拉走了。

    浑不知刚才他们嘴里那个出不了事的人,正在自己找事。

    骏马一路疾驰到别庄一处山坡才停下,马背上,柳知秋拍拍马脖子,“兄弟,这次要让你受累了,没办法,谁让你不会说话不是?你就吃了这回委屈吧,回头我给你多喂几把嫩草,让风青柏再把你养出一层膘。”

    眼睛往旁边的斜坡看了眼,找寻合适的位置。

    计算一番后,柳知秋长叹一声,直接从马背上翻身而下,往斜坡滚。

    滑落过程可谓火花带闪电,坡上的石头、树根把柳知秋撞得眼睛冒金星,气血翻涌。

    他发誓,这次之后,这辈子都不会再找这种罪受!

    熬了个通宵,月票更加更完毕,小妖精们,橙子要睡觉觉去了,六点了,早安TT

    (本章完)

章节目录

农女福妃,别太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橙子澄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橙子澄澄并收藏农女福妃,别太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