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玄鬼宗内一共有十大少主,每一位少主级人物都各有神通,或修为奇高,或天赋惊人,要么算计深沉,而眼前这一位看似粗鲁的黝黑男子,竟也是玄鬼宗少主之一。

    小七一直想要看透这位男子,她眼中流转神光,蹙眉道:“修为不低,天赋不错,可若是为玄鬼宗少主却显得稀松平常了一点,不知强在何处。”

    小七低头思索,暮洛却指了指这男子身后那站着一动不动的八位道袍巫人,这八位巫人气息诡异,有一种死寂的气息,并非像是正常的生灵。

    如果说玄鬼宗的十位少主皆有手段,那这一位少主真正厉害的地方,一定不是他自己。

    “麾下的强者才是他的底牌。”

    暮洛轻声细语,却好似被那男子听见,只见这玄鬼宗少主看暮洛的眼神愈发喜欢了,直叫小七一阵蹙眉,可暮洛说的确实很对,这位少主背后八人皆气息诡异,看不出深浅。

    即使是幽帝也在蹙眉,他也感受到了一股不安,他乃是巫人族的王者,对自己的种族最为了解,可这八人貌似超脱巫人之外,却又身具巫人族的体态特征,十分奇怪。

    “族长,我愿意出战!”

    一位巫人族大汉从幽帝身后走出,他面如黑炭,耳垂盘旋着一条红色小蛇,暮洛感受此人气息,便好似看见了一片黑色的巍峨山脉,令人生出敬畏与难以撼动的压力。

    这大汉乃是巫人族种一位不可多得的高手,身怀数种秘术只听得他一声咆哮,让大地龟裂,从破碎的缝隙中涌现黑色的气流,这气流缭绕在大地之上,这巫人族大汉的气势倒是更加强盛了几分。

    这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高手,远方玄鬼宗少主微微点头,眼神深处又泛起一抹亮光,这片大地真不错值得招揽的高手一个个出现,却见这男子轻轻拍手,一位身穿道袍的巫人从他身后走出。

    说是巫人,因为此人的确有着巫人族的皮肤与气息,可此人出现后,幽帝却忍不住皱眉,一族之人他必定心有血脉联系,可从这位巫人身上,他感受不到同族的波动,好似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在躯壳之下的本体,并非真正的巫人。

    这并非小事,一族之人一旦有了篡夺者,影响的是整个部落,乃至种族的气运与未来,幽帝双眼深邃,此时此刻两位巫人已是交战在了一起。

    天地震动,巫人族的大汉每一次出手都好似能撕裂日月星辰,远方山林深处有凶兽咆哮,它们被一股恐怖的威势所惊吓,只见幽帝面容微微赞誉,这是他所传下的道与修行之术,能有这种威力,已是让这位王者心生傲意。

    “的确不错。”

    远山震动,嗡嗡作响,天穹之上的乌云都在不断聚拢,这是被那巫人族大汉的气势所震,而那身穿道袍的诡异巫人并不敢正面迎敌,他不断闪躲,原本速度并非巫人族的擅长,可此人步伐之中却好似蕴含着一种奇妙的韵律,幽帝麾下的巫人族小族长虽然厉害非凡,一拳一脚能打碎星辰,可始终难以真正摸到这道袍巫人的身上,。

    甚至别说打中,连靠近这诡异巫人周身三寸都显得尤为困难,暮洛聚精会神,他看出了一些端倪,却不便多言,小七亦是微微点头,对这位祥瑞而言,只是在欣赏这种奇妙的步法,唯有幽帝一人不断蹙眉,到了后来,这位巫人族王者气息阴沉,犹如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

    幽帝在愤怒,作为巫人族的王者,幽暗大地之上绝对的霸主之一,他很难接受巫人族会有异端的存在,这位兽皮男子气息收敛,悄然踏出一步,却被暮洛轻轻拉扯住。

    这位圣师微微摇头。

    幽帝沉吟再三,还是后退了少许。

    “巫人族教化功德皆归圣师,还望圣师明察秋毫,莫让一些奇种异族玷污了巫人族的道路。”

    幽帝沉声开口,暮洛并不作答,这位少年从那道袍巫人身上看出了很多东西,不知为何,暮洛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悲怆,他凝望这一身破烂道袍的巫人男子,眼角微微泛红。

    这位道袍男子面容苍白且僵硬,若不是依稀能感受到他那平静的呼吸,暮洛几乎都要以为这是一具尸体,借尸还魂,顾名思义,如今这位巫人外在上看的确是巫人,可在这具躯壳之下却换了另外一个魂魄,若是暮洛想的对,那这应是昔日李家的一位高手。

    幽暗大地之下,乃是昔日一脉极致辉煌的奇门世家,就算是如今在暮洛看来有着诸多奇门手段的李中缘,在当初的李家之中也只是无名小卒罢了。

    前三百年的李家有诸多奇门天才,不可一世,照耀了西方修行界的一寸大地。

    后百年只剩下一位李中缘的小道人,孤苦伶仃,孑然一身的支撑着李家最后的荣耀。

    若非李嫣然侥幸活了下来,当初的李家早已断了真正的传承,一直到暮洛看见了这位道袍巫人,他心中才真正感受到了一股悲哀。

    幽帝见到暮洛脸色深沉,心中疑惑更甚,可这位巫人族的王者并非愚钝之辈,他低吼一声,似在向那大战的巫人族长传递讯息,果然,在这一声低吼之后,那巫人大汉大发神威,将道袍巫人逼迫的连连后退,到了后来,这位大汉猛然挥出双拳,朝着这道人胸膛打去,这是绝对的必杀之招,一旦被打中将会飞灰湮灭,显然这道人并非死尸,那冷漠到死寂的眸子一转,在如此凶悍的攻势下,他的求生欲被催发了,只见这道袍巫人连连甩动步伐,竟是在眨眼之间后退七步,每一步皆玄妙无比,从抬起到落地都好似算计了千百回,当第一步落下时,便已经脱离了这巫人族大汉的攻击范围,第二步,第三步,一直到第七步,则是彻底拉开了距离。

    可这一切似乎都在这位巫人强者的预料之中,他一阵冷笑,陡然张开了嘴巴,猛然吸了一口天地精气。

    其实,这个距离刚刚好。

    巫人强大狂笑一声,这笑声除却了不屑,更有一种摧毁一切的庞大杀机,似绵延不断的海潮,欲将那道袍巫人彻底吞没!

    一直到了这一刻那道袍五人才渐渐恢复了一丝生灵该有神采,玄鬼宗少主微微一笑,因为这正是他愿意看见的结果。

    “不错,好手段,若是我还活着,一定与你好好交手一番。”

    天地寂寥,这位道袍巫人想平静低语却显得如此清晰,最终,他被无边音波给覆盖了,毁灭杀机之下,一切都将荡然无存,漫天烟尘中这位巫人族大汉仰天长啸犹如野兽在激烈的丛林厮杀中获取了胜利,可当尘埃落地一切散尽,眼前景象却让所有人为之一愣。

    那位道袍巫人依旧平静的站在原地,他乃是一位中年男子的模样面容苍白,却有一种不凡的气息,只见这位男子面露一丝隐晦傲然。

    此时此刻,他脚下竟泛起星辰之光,之前的七次步伐竟在轻描淡写间勾勒出一种奇妙的阵法,这阵法化为一柄勺子,自上而下,映入天穹之上。

    “在下奇门李家李风雷,北斗七星步,区区小术,诸位见笑了。”

    这道袍巫人一甩长袖,风度翩翩,竟是如玉公子,他声音儒雅,显然恢复了一点人族该有的生机。

    “这位异族朋友手段高明,我认输。”

    下一刻,这位男子并不与巫人族的高手对抗,他淡淡开口,却将目光落到了身后的玄鬼宗少主身上。

    “我不知该谢你,还是该杀你。”

    这位道人开口,这一刻玄鬼宗少主身后七位道袍巫人皆有所感他们似乎要从某种桎梏中苏醒,却始终难以如愿。

    玄鬼宗少主面对质疑,倒是显得无所谓他微微一笑,道:“借尸还魂你们李家才有未来,当年我并不在宗门之内,此路惨剧,乃是玄鬼宗他人所为。”

    “蛇虎一窝罢了,无非你想卖给我李家一个人情,当初才故意听之任之吧。”

    这位道人并不认账,他默默推演,开口言辞犹如雷霆嗡鸣,倒是让那玄鬼宗少主尴尬的摸了摸下巴。

    这男子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冲着剩下那七位道袍巫人玩味道:“那总好过你们一直死着。”

章节目录

十万九千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蜕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蜕茧并收藏十万九千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