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初秋为这清晨带来了些许凉意。

    没有现代污染的异界空气如此的沁人心脾,让铭天感觉……这是个逛窑子的好日子。

    “喂,你怎么回事?”

    只是这个好天气,还是被肯尼斯给破坏了。

    黄土地上,只见远处走过来的肯尼斯,脑袋很不自然的歪着,而且鼻歪嘴斜,面露苦色,像是中风了一样。

    “别提了,大师,昨晚睡觉落枕了。”

    “呃不是,你落枕怎么会把脑袋都落歪九十度的?话说你为什么会流口水?不是我胡说,你是不是中风了?”

    “哎,老毛病了。”

    肯尼斯摆摆手,苦笑道:“总之,大师,今天就由我来带你参观我们侦查营吧。”

    铭天想了想。

    马蹄铁骑士团是圣桑坦斯唯一的治安力量,和他们打好关系,是非常有必要的。

    所以,损失三天生意什么的,是完全有必要的。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圣桑坦斯唯一合法武装力量的构造吧。

    摆正了心态后,铭天反而对这个马蹄铁骑士团充满了信心和好奇。

    一路上,因为铭天的恩情,肯尼斯也很热情的向铭天介绍了马蹄铁骑士团的基本构造。

    他虽然中风……呃不是,落枕了,嘴角的口水也有点不受控制,但基本说话还没什么问题。

    圣桑坦斯位于圣王教国的东边境,圣王教国当年攻下这里,就是为了把圣桑坦斯作为东前哨站。

    毕竟,公理议会有六成的兵力,都集中在东边。

    故而,马蹄铁骑士团的建立初衷,就是为了给圣王教国做侦查。

    可以说,侦查,就是马蹄铁骑士团的本职工作,故而侦查营拥有全团最大的规模和最充裕的资金。

    “少谓个侦卡,就系需要冻芦妥吐呃灵敏,还呕耳听八慌呃洞插力。”

    【所谓的侦查,就是需要动如脱兔的灵敏,还有耳听八方的洞察力。】

    肯尼斯说话一边流着口水,俩眼睛还像变色龙一样往两边翻,像极了痴呆。

    铭天盯着他,微微有些心疼。

    讲真,我感觉你这不是落枕,是真的中风了啊,快去医院查查可好?用我的病例卡。

    “没系没系。”

    肯尼斯笑着,把铭天带到了一个巨大的道场前:“森为骑屎,介点小病,早就吸以为常了。”

    铭天看着他那歪成九十度的脖子。

    讲真,你该不会晚上睡觉被人打闷棍了吧?

    这是一个很大的道场。

    位于骑士团总部东边,占据了巨大总部十分之一的面积。

    道场啊。

    铭天有点向往。

    毕竟平时也看网文,谁不向往玄幻小说里,大家集中在一个学院,潜心修炼,争取成为强者,寻找永生之道的境遇呢?

    这里,就是马蹄铁骑士团侦查营训教道场。

    还没开门,铭天就已经幻想接下来看到的画面。

    侦查营。

    想必大家,一定都在里面刻苦训教吧?

    攀爬,潜行,伪装,话术,打领带等等……

    铭天甚至幻想,开门后会不会出来一个人,穿着西装,彬彬有礼的欢迎自己。

    【嗨,我叫邦德,杰士邦邦德。】

    嗯?等下?好像有哪里不对?

    然而……

    咚咚咚。

    随着肯尼斯敲响大门。

    生锈的铁门伴随着常年不上油的嘎嘎声打开。

    在看到训教道场内部的一刹那。

    什么间谍,什么攀岩,什么玄幻小说里的幻想,瞬间被击破。

    只见偌大的道场内部,摆着一百多张八仙桌。

    六百多名侦查营士兵,正在嚷嚷着……

    打麻将。

    四百多人打麻将,还有一百大几十个人,在桌子间穿梭飞苍蝇。

    是的,异界也有麻将,而且规则和现代差不多,也能够飞苍蝇。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

    “喂,这里不是侦查营吗?”铭天的两只眼,变成了两个很标准的等于号。

    肯尼斯笑道:“偶索过咯,侦查,系要耳听八慌呃洞插力。”

    说着,他拉开靠门一张桌子。

    两个士兵见状,很是识相的坐上了桌。

    加上肯尼斯,立马成了一副三缺一的模样。

    “大屎,类要木要玩?”

    玩个屁啊!!

    你们不是骑士吗?!

    你们成立的初衷不是侦查吗?

    合着实现你们初衷的方式就是打麻将?!

    你们这些骑士平时上班的内容难道就是打麻将吗?

    他妈的,我好羡慕啊!我也想在这里上班啊!工资多少啊?!

    业余!太业余了!

    铭天感觉,一分钟前对于这个骑士团抱有巨大希望的自己简直就是个。

    回去!

    我要回去!

    在这里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

    “哎呀,肯尼斯副团长你也太欺负人了。”

    就在铭天准备转身就走的时候。

    突然,肯尼斯三缺一的桌上,陪玩的士兵开口了。

    “就是,大师日理万机,你邀请他打麻将,不是欺负人家吗?”

    肯尼斯一听,哈哈笑道:“也系,大屎应该木会大麻将。”

    旁边一个准备飞苍蝇的士兵还插嘴道:“没办法,肯尼斯副团长除了剑鬼以外,可是被称为圣桑坦斯雀魔的高手,麻将上无人能敌,大师会怕也是应该的。”

    嘎嘣!

    铭天心里的一根弦,断了。

    这些士兵并不是在侮辱自己。

    这是激将法。

    意图就是希望铭天能够接受挑衅,上桌一起打麻将。

    这种挑衅,在麻将圈其实里是一种友好的邀请。

    这点铭天还是懂的。

    要知道,铭天也是个老麻将了。

    但是……

    问题是……

    铭天看了一眼肯尼斯歪成九十度的脖子。

    都他妈中风了还要打麻将。

    打就打了。

    关键飞苍蝇的那个士兵说的话,铭天真的不能装作没听到。

    “hoho?这可是你们说的。”

    噗通。

    随着铭天的入座,三缺一被补齐。

    坐在东风位的铭天,瞪圆了眼,看着对面西风位的肯尼斯。

    “雀魔是吗?很嚣张啊?”

    肯尼斯一听,立马露出了一个带着三分痴呆相的挑衅微笑:“麻将桑,偶有嚣张呃资本。”

    哗啦。

    他推翻牌山,笑道:“大屎,想领教领教?”

    “行啊,来啊。”

    铭天自信一笑,伸手摸向麻将。

    一桌子,八只手,开始洗牌。

    “喂!肯尼斯副团长要用麻将挑战大师!”

    “什么?在哪?我飞个苍蝇!”

    “我也去看看。”

    一天时间,铭天已经成了骑士团的名人。

    听说要和肯尼斯打麻将,全场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所以说,你们这个骑士团到底是干嘛的?

    不管那么多。

    码牌山的时候,铭天盯着肯尼斯。

    肯尼斯也在挑衅的盯着自己。

    他说道:“大屎,偶们来的很大呃,一番一银币,十银币一台,类钱带够没?”

    啪!

    铭天将一袋金币拍在桌上,扔出骰子。

    “钱不是问题,第一把先来个开门红,我就用这一袋金币赌你第一把。”

    肯尼斯一愣:“赌森么?”

    铭天笑着,抓起第一码牌:

    “你信不信我一把牌治好你的落枕,如果治不好,不管输赢,这袋六十金币全是你的,怎么样?”

    ……………………

章节目录

贪食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万华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华葬并收藏贪食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