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在轻声呢喃,体内道种世界,却有着剧烈的波动。

    血海之中,有万丈海浪滔滔而起。

    似有幽冥幻境要显化在阳间。

    剧烈的颤抖之中,一道流光自西北莫测之地飞出,化作虚幻法旨,将幽冥世界的震动压下。

    那是龙君法相在出手,镇压幽冥的渴望。

    昆仑仙山之上,道宫的门户罕见的开启。

    龙君沧桑的双眸似是可以洞穿四方界壁,看到了苏幕遮眼中所能看到的景象。

    “百鬼……经纶……”

    那是很古老的传说,仿佛和岁月一样的古老。

    无算道经的只言片语都曾经提及过那样诡谲的光景。

    开天于子,劈地于丑。

    是故,子丑之时,有百鬼夜行。

    那是极古老的天与地,孕育着众生,孕育着诸古老大神,孕育着百位鬼尊。

    那是莽荒的时代,白天属于诸生,而夜晚属于百鬼。

    他们呼啸着,夜光是他们的法衣,天地是他们的道场。

    百鬼以脚步丈量世间八极,带走所有阳寿已尽的人,然后在日出之前,消弭在天地之间。

    如是万古岁月,直到岁月长河开始缓缓流淌,直到天地动荡,诞生幽冥。

    百鬼入冥府,化青铜门户,守护着阴阳两界唯一的门户,他们演化的道场,被称之为酆都。

    但是曾经百鬼丈量阳世,却永恒的在天与地之间刻下了永恒的烙印。

    那是岁月都无法消弭的道则,属于岁月初始的痕迹。

    而传闻,青铜门户之上百鬼的痕迹,则是那些永恒道则的外相显化。

    在《百鬼经纶》的记载之中,三古时代的诸修,曾经亲眼得见那尊古老的青铜门户。

    阴冥的道则将那位古老修士的神魂牵引入了百鬼昔年的道场。

    他体悟着百鬼的身形,感悟着永恒的道则,最后得悟真经,是故有了《百鬼经纶》。

    ……

    玄姹地宫之内。

    苏幕遮几乎已经失去了自我的意识,恍若只剩本能一般。

    他的身躯在颤抖,悸动让他落泪,泪水已经模糊了苏幕遮的视线,让他无法看清百鬼的浮雕。

    颤栗之中,苏幕遮跪倒在青铜门户之前。

    他抚摸着浮雕,颤抖的双手让他有着拥抱归宿的错觉。

    恍若开启这扇门户,迎来的将会是苏幕遮的故乡。

    体内岁月之炁在这一瞬间悄然运转。

    那是福至心灵的体悟。

    夺宙之术再次施展开来。

    灰色的岁月之炁将这扇青铜门户笼罩、包裹。

    唰——!

    那一瞬间古老道则的反馈,让苏幕遮几乎昏厥。

    他紧闭着双眸,不曾施展法力,身躯却腾空而起。

    身前的古老门户,却恍若在岁月之炁的包裹下融化。

    褪去了外相。

    那是百鬼夜行的永恒道则烙印。

    虚空都在苏幕遮的面前坍塌。

    恍若这是不容于阳世的道则,在与大道征伐。

    这样诡谲的变化只持续的瞬息的时间。

    那百鬼的烙印便化作一道流光,沿着岁月散逸的痕迹,没入苏幕遮的道躯之内。

    ……

    道种世界。

    龙君的法旨镇压了幽冥世界,但是随着百鬼的烙印在天与地之间显化,冥府之中一百零八尊冥皇却自血海之中呼啸而出。

    他们在嘶吼,在轻声呢喃。

    这一瞬,诸冥皇恍若失去了自我意识,在凭借着本能行事。

    那吼叫中古怪的声音,高低起伏,恍若百鬼昔年的语言。

    那像是天地激荡地火的场景。

    冥皇飞入烙印之中。

    砰!砰!砰!

    那是黑色的雾气,蕴含着莫名道则,将所有的冥皇包裹在其中,连带着那道永恒的阴冥烙印,便是龙君的双眸,也无法穿透这些黑雾。

    有黑茧显化。

    造化的气息笼罩着整个黑茧。

    有着古老而阴冷的存在从黑茧中孕育。

    噗——!

    那是黑茧破碎的声音。

    有甚么古老的存在要从黑茧之中孕育而出了。

    那是一道道诡谲的流光。

    蕴含着阴冥气息的存在化作一道道流光,自黑茧之中挣扎而出,飞向天地中央的混沌果树。

    这是瞬息之间的变化,蕴含着苏幕遮无法明悟的造化蕴意,那是大道更为高深的体现与变化,远超苏幕遮的认识。

    一百零八尊冥皇在用不可名状的手段和法门与那永恒的阴冥烙印所融合,化去了外相,要借助混沌果树的造化之力,重新演化身形,与这一方道种世界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混沌果树无风自动。

    一百零八枚青果在瞬息之间成长。

    他们不再青涩。

    有着成熟的迹象。

    其上密布着不尽相同的阴冥道纹,远远的望去,仿佛是一道道袖珍画像,呈现着昔年百鬼的真容。

    而那破开的诡谲黑茧,也不曾因此而烟消云散。

    随着冥皇的离去,依旧有造化的气息在其中存余,甚至混沌果树察觉到了黑茧的变化,有一道粗壮的树根自虚空摄取来混沌之炁,缓缓的没入黑茧之中。

    黑茧逐渐变换着颜色与外相,最后凝结成一灰色的玉册。

    玉册之上,有道纹天成,那一瞬间,这玉册恍若承载起道种世界的部分道则。

    它身上的气息越发缥缈而不可测。

    良久之后,其上的道纹凝聚,化作三字——

    生死簿!

    旋即,生死簿化作一道灰光,没入血海之中,不见了踪影。

    ……

    体内的动荡说来冗长,实则在电光石火之间结束。

    再次回归清明之后,苏幕遮重新站立在道宫之中。

    那面古老的青铜门户已经消散在苏幕遮的道法之中,门扉之后,昔年玄姹圣地真正的底蕴彻底展现在了苏幕遮的面前。

    这是世间任何笔触都无法描绘其万一的浩瀚。

    满目的琳琅珍馐,遍地的天材地宝,那耀眼的光芒如太古星海一般璀璨,几乎让苏幕遮失神。

    遍地仙珍,被玄姹圣地昔年的大能以无上阵法守护在其中,最大限度减弱了岁月之力的侵蚀,纵然是到了今日,这些仙珍依旧蕴含着强大的本源灵韵。

    如先前道宫门扉之上的禁制一般,守护仙珍的大能阵法,同样在岁月的销蚀之中不堪一击,被苏幕遮随手破去。

    挥手之间,施展着袖里乾坤的法术,苏幕遮将这些仙珍尽数搬运入了体内道种世界,登时间,诸般仙珍化作流光,飞向这方世界的天地各处。

    仙珍有灵,有的渗入地脉之中,皆灵髓地脉温养自身,有的飞入罡风之中,皆清灵之炁洗炼自身。

    来日再见的时候,或许这将会是无上的造化。

    仙珍不曾波动苏幕遮太多的道心,真正吸引着苏幕遮目光的,则是道宫石壁旁摆放的诸多灵木书架。

    那是以古兽的皮囊为载体,记载着昔年玄姹圣地的诸多秘法,许多甚至是孤本,甚至绝迹于天地之间。

    在苏幕遮的眼中,这些才是此行所得的无上瑰宝。

    压下心中的悸动,苏幕遮缓步上前,取出一卷兽皮书,其上书就的古篆大字,却让苏幕遮几乎失神。

    《贪吞还阳阴灵经》

章节目录

幽冥仙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孤星入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星入梦并收藏幽冥仙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