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六章例题

    “有了氯气和盐酸,通过搭架玻璃试验器材,我发现,可以将白金附近得到的矿泥加热,产生部分溶解。”

    “然后燃烧的焦炭通入水汽,能够得到一种刺眼刺鼻的气体,这种气体可以让清澈的盐酸白金溶液产生沉淀,再将这种沉淀用坩埚炉窑熔化,啊不,按照你的说法应该叫还原,呵呵呵,就得到这个了。”

    苏油都听傻了:“呵呵,呵呵呵……二氧化锰加盐酸得到氯气,焦炭水蒸气法得到氨气……加上溶液萃取法提取铂族……呵呵呵……兄长你咋还没上天呢……你知道诺贝尔不?”

    张象中感觉很奇怪:“洛贝儿?听起来很像是名妓的艺名啊。哥哥我醉心丹道,岂能被寻常女子夺去道心?发现新物质的快感,不比女人差分毫啊!嗨你还是小孩子,跟你说不着这个……”

    苏油摸着脑门上的冷汗:“不意兄长恐怖如斯,那啥,给我打个戒指呗……”

    张象中点燃一个酒精喷灯:“戒指有屁用,为兄给你看个戏法。”

    喷灯呼呼燃起来,张象中取过一个细丝罩子盖了上去,金属丝立刻发出强烈耀眼的白光。

    张象中取过一个玻璃保护灯罩笼上,满意地看着苏油见鬼一般的表情:“为了不让贤弟专美于前,为兄也设计了一盏喷灯,不用每次替换石棉纱罩,也不易破损,比你的喷灯经久耐用,还美观,怎么样?”

    苏油不愿意承认自己输给了古人:“不不不,你这灯太贵了,我的便宜。”

    张象中嗤之以鼻:“每晚烧得起半斤酒精的人家,你觉得他们会在乎这个?反正我是不在乎的……”

    “再说了,这东西大家都当白银,比你那石棉纱网便宜多了。”

    苏油继续否定:“你这金属提炼困难……”

    张象中说道:“其实用天然铂金熔炼拉丝也是一样的,我之所以要那么麻烦,只是为了提纯金属,研究而已。而且我经过二十多次过滤后,发现前中后三批沉淀,得到的金属密度不同,搞不好是两种以上的不同金属,还在研究,嗯,还在研究……”

    苏油终于投降了:“别的不要,这金属丝网,有多少我收多少,白银价格是吧?我出两倍,不,三倍!”

    张象中呵呵笑道:“你觉得为兄像差钱的人?”

    说完将酒精灯灭掉:“一具窥天镜,一两铂金。”

    苏油跳了起来:“你敲我竹杠!你这东西就是捡的!”

    张象中点头:“对呀,可是我有你没有啊。你卖永春露给我们的时候,不是教育我不能扰乱市场吗?说什么即使是一脚踢出来的金子,那也是金子,不能按黄铜的价格出售吗?”

    “靠……”苏油伸出两根手指:“二两!”

    张象中笑道:“成交!”

    两只狐狸心里都在暗自得意。

    张象中想的是,天师道创道千年,为了秘银之术,收集了不少这些东西,用这些无用之物,二两换一个窥天镜,天师道拿着窥天镜去各大道观刷声望,那是平趟!

    苏油想的是,这道兄还是傻,我的酒精喷灯用石棉网,你就用铂金网,殊不知只需要一个铂金细弹簧灯丝就可以了,这么搞纯属浪费。

    一两铂金丝,可以弄出好多好多的白炽灯哦……

    两人都很满意,对视一眼,相互礼敬,兄友弟恭,基情满满。

    从内室出来,苏油才说道:“兄长智慧究天,愚弟只能叹服。今后有何需要自管提出,愚弟就算不能解决,大家一起切磋一番,也是进益。”

    张象中稽首道:“自得贤弟之助,不少事情,如云雾拨散,蹊径别开。如今同道们正在研究列子之说,钦天监也在抓紧观测,或者不久便可有发现。”

    苏油笑道:“不以望远镜是妖物就好。”

    张象中笑道:“道理解析得通透明白,还有图示,看不懂的,那叫傻子,不是我大道精英,钦天高人。”

    苏油躬身:“我是用来观测水面船只的,你们要拿去看星星看月亮,以后争得狗脑子打出来,都不关我的事。”

    张象中忍俊不禁:“你呀,果真人如其名!”

    出来和白胡子公公告辞,约好改天欣赏他的慢吞吞剑法和三七配出的药粉,苏油领着薇儿出得玉局观的门来。

    薛忠一直守在门口,送两人上车。

    穿过青羊肆,进了城门,马车朝内城行去。

    苏油撩开车帘,和石薇趴在窗口上边看热闹边说话。

    成都城内城为正方形,外城为八卦型,建城之人先是张仪,后是诸葛亮。两位都是与道家大有关系的人物,整座城池修得充满了哲学韵味。

    成都一直就闲适,热闹归热闹,但是就连叫卖的小贩声音里边都充满了一种慵懒的味道。

    不少贵人豪强,坐在一张床板一样的东西上,四角立着柱子,挂着帐幔,由人抬着逛街。

    苏油看得稀奇:“薇儿薇儿,那是什么古怪?”

    石薇说道:“就是,好古怪,听说叫遨床。是贵人出行乘坐的。”

    薛忠笑道:“这东西商号也有,比这个精美多了,恩公要是喜欢,明天我就命人弄好,给恩公和仙卿小娘子游玩。”

    苏油想着自己和薇儿睡在一张床上,然后被四个人抬着游街,四周人好奇围观,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别别别,给我们备两匹马就行。”

    薛忠笑道:“成都人喜欢这个,等四月八号你看吧,到时候张学士的大遨床领头,后边是副使,通判,再后面无数士绅的小遨床跟着。一路争奇斗艳行到江边,那才叫一个热闹,这叫遨游。”

    苏油就有些晕菜——这词的出处要是在这里,那就不是什么好词了。

    来到转运司衙前,薛忠上前通报,知客领着三人进门。

    衙门占地倒是宽广,就是房屋破败,当官不修衙,看来从现在就开始了。

    来到书房,就听里边在谈笑,似乎是在评说试卷。

    就听一个声音笑道:“我就说巴蜀自古多高贤奇士,今独乏也?勿谓蜀无人,蜀有人焉!哈哈哈哈……明允,汝家二子,非池中之物啊。”

    就听苏洵说道:“明公言重了,或有可观,也得请明公督促一二。”

    那声音就是张方平:“天才,都是天才!长者明敏尤可爱。然少者谨重,今后的成就嘛,或者比长者尤高。”

    苏油进来,见到苏轼和苏洵站在一边战战兢兢,苏洵和一位常服老者则坐着说话。

    那老者面容瘦削,身量长大,穿着一身绛纱袍常服,头戴方纱冠,见苏油进来:“这就是你家那位‘可待而自出者’?”

    苏洵笑道:“明公见笑,这位就是幼弟苏油。旁边那位是石家小娘子。”

    苏油领着石薇上前:“苏油携石薇,见过明公,来迟勿怪。”

    老者正是张方平,闻言笑道:“不怪不怪,桌上有一张试卷,你去做了吧。”

    “啊?”

    张方平呵呵笑道:“故意来这么晚,怕是打着躲考校的心思,真当老夫不明白?”

    苏轼偷偷比了个三的手势,这是叔侄三人家庭考试里边用老了的招数,意思是三等难度。

    三等难度就不得了了,苏家三等,那就是中解试的水平。

    苏油只好硬着头皮过去,一看试题,不由得哈的一声笑了出来,拱手道:“明公,还请另行出题。”

    张方平有些惊异:“哦?这题对你很简单?”

    苏油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是土地庙小学里边平日讲解的题型,我将之称为——例题,主要是启发大家兴趣用的,特点就是计算非常简单,主要用于分析思路。”

    这是一道古题。

    今有物不知其数,

    三三数之二,

    五五数之三,

    七七数之二,

    问物几何?

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苏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二子从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子从周并收藏苏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