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章危机与对策

    李拴住往火塘中添了一根细柴,火光映红了他的脸“少爷说这是圣人的话,意思是理想要高远,朝那个方向努力,可能会得到中等的回报。如果一来就把理想设定成中等,那成就可能只能流于下等了。”

    李老汉伸出手摸了摸李拴住的头顶“乖娃真厉害,连圣人的话都知道了,跟着少爷好好学吧。少爷从来没有看不起我们,我们也要对得起他的期望。”

    李拴住脸上就泛起一些苦恼之色“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跟不上少爷的脚步,跟着跟着,半路上就跟丢了……”

    清晨起来,苏油同李家人告别,由石通护送着去了眉山城。

    进城后与石通分手,苏油便去了程家。

    程文应正在书局查看账务,见苏油过来不禁大喜“贤侄来了?井上那边的问题解决了?”

    苏油说道“其实就算我不去,井上也没问题。姻伯,能不能去后院,辟一间静室,苏油有话要说。”

    程文应对苏油有求必应,放下手中的鹅毛笔,又对程三交代了几句,两人一起步入后堂书房之内。

    苏油扶程文应坐到椅上,关上房门,二话不说,撩起衣袍跪下,恭恭敬敬对程文应叩了一个头。

    程文应吓得跳了起来,一把将苏油扶起“小油你为什么要这样?赶紧起来说话。这是有什么难处吗?还是你堂哥欺负你了?你说出来,说出来姻伯替你做主!”

    苏油将程文应扶回椅子上做好,对程文应拱手道“苏油得蒙姻伯错爱,半年来亲如父子。今日苏油有话,希望姻伯把我当成一个大人。”

    程文应叹气“江卿世家,没人还敢将你当小孩。”

    苏油拱手道“今日的话,姻伯可能会认为不是为江卿着想,但是苏油自问,完全是为了江卿考量,此番心意,可表天日。”

    程文应严肃了起来“事涉江卿,还不止一家?”

    苏油说道“姻伯,你知道五龙井和大洪井,一日能产多少盐吗?”

    程文应笑了“听闻两井奔涌如洪,具体产量尚未知晓,不过这回报太丰厚了,你统计出来了?”

    苏油拱手道“姻伯,侄儿根据水量,浓度,做了个预估,两口深井所产之盐,一日将达万斤!以汴京盐价铜钱三十五文一斤计,日入将达三百贯有奇!”

    程文应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满脸喜色“日进三百贯?!两井产量,日进三四百贯?”

    苏油一脸沉重“姻伯,先别高兴太早,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程文应有点懵,不知道苏油这句话什么意思。

    苏油叹了一口气“听太守说过,皇宋去年概入四千万贯,平均到三百军州,也不过十三万贯而已。这两口井,几乎能抵一州赋税!”

    “这是真正的价值连城!姻伯,此乃我眉山江卿,即将面临的最大危机!”

    “姻伯,根据这两口盐泉推断,陵井周围,有一片地下大盐池,就算两口井不显,以后增加到几十口呢?上百口呢?”

    程文应悚然而惊,一屁股坐回到了椅子上“富可敌国!”

    苏油拱手道“我传授孩子们的理工教材上,有一条定律,叫能量守恒,运动的状态,最终变为平衡。”

    “江卿世家,就如同一口平静的池塘,如今这盐井,就如同涌入池塘的一股洪流,虽然池塘经过起伏之后,会重新归于平静。然而这一涨一落之间,将会带来无数的动荡!”

    “如今盐井已经探明,工艺已经完备,有心人如要夺取,那是轻而易举。姻伯,举手得来的东西,举手就能失去,这是自然之理。”

    “朝廷定下扑费五千贯,如今看来,明显过低,不过两井半月产出而已,剩下的,那就是暴利!”

    “吃亏的是谁?是朝廷,是国家!官家和朝廷诸公,会放任此事不理?会任由江卿夺此敌国之富?”

    “如果我们理所当然地吞下这两口井,可以料见,接下来四川官场,必定会掀起一场惊涛骇浪,张学士一定会以失察误国,与江卿勾结侵吞国利之罪调离四路。”

    “然后呢?朝廷肯定会另派大员,尽废张公之政,重行官榷。”

    “第一步便是收回新井,然后将新井丰厚的利益算作榷政的功劳,之后这所谓‘善政’必定会被一步步推广到茶,酒……”

    “如此一来,四川商务繁盛的场景,将一去不返,眉山刚刚开始繁盛的局面,也将荡然无存!”

    “江卿世家,必将被残酷打压,被迫背上贪妄之名,几家子弟,以后再无立足朝堂的资格!”

    “姻伯,为世家着想,这利不但得让,还得让得非常有技巧才行!”

    “盐务乃四家共举,如果大家认为我说的有理,苏油必定殚精竭智,为世家谋划。”

    “如果三家不听,苏油一样会殚精竭智。不过苏家将退出盐务,之前苏家所占份额,就当平分赠与三家,以后的井盐暴利,苏家也将分文不要。”

    程文应就有些麻爪“贤侄啊,怎么就一步步走到现在这样了?当初世家插手盐务,不就是为了增加点钞币,方便大家行商而已吗?这这这……这不变成猫抓糍粑,脱不出爪爪了?”

    老人家急得俚语都出来了,苏油不禁笑道“要脱爪爪很容易啊,送给朝廷不就可以了?”

    程文应脸上肥肉直跳“那怎么行,这话出口,老史都能提着刀跟我们叔侄拼命信不信?”

    苏油笑道“而且朝廷还不一定答应,朝令夕改,与民争利的名声,人家还不一定想背呢。现在的江卿,就像是去年我养那四只小猪娃,把猪慢慢养着,等到差不多的时候——”

    说完做了一个下刀的手势“简单粗暴,不费脑子不费力!”

    程文应吓得一个哆嗦“小油你别闹,这比喻怎么能往自己身上划拉。你赶紧说说,怎么破这个局?”

    苏油说道“这事情要解破,只有一个办法,利益合理分配。将受益者从小池塘变成大湖,方能容纳如此巨量的洪水。”

    程文应摸了摸下巴“什么意思?”

    苏油说道“首先,要让开出的新井,成为张公四川新政的功劳,如此就能得到转运司的配合支持。”

    “张公新政的核心是什么?化榷为税,因此我建议,由姻伯游说官府,关扑之法过于简单,世家开井所得之盐,最好当做地方物产,如我们曲房的成例,行坐税之法,按产量缴税,而且这税收不妨稍高一点,能抵补过新井的榷额。”

    “陵井的情形姻伯你也见过了,官井的管理手段,那是惨不忍睹,靡耗太多。因此我们的井改行税法后,朝廷收入就算略低于官榷,但是省了他们管理的成本,均输的麻烦,算下来其实净收入不减反增。这就成了张公新政的政绩。”

    “第一步做到朝廷有利后,那我们继续开井,便会成为值得朝廷鼓励的行为。”

    “一口井所赚利润虽然暴减,但是更加趋于合理,今后规模起来之后,收益一样丰厚,而且细水长流,这是百年之计。”

    “规模起来之后,便需要大量招揽人工。诸多隐户,流民,甚至夔州流散官户,淯井逃散盐户,都是招揽对象。眉州人口会出现长足的增长,即使只是从隐户变回到纸面上,这也是眉州地方官府实打实的政绩。”

    “盐务起来之后,商务,港务,仓务,甚至餐饮住宿,必将跟着兴盛,诸业并行,惠及的是整个眉山百姓。”

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苏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二子从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子从周并收藏苏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