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九章展布

    今晚是回不去了,李拴住便在火塘边烧起薯蓣,苏油调了些辣米油,花椒,盐粉,蘸着薯蓣,一边吃一边和李老汉李大栓聊井务。

    卓筒井是大眼在上,大眼中下套管隔绝淡水,然后小眼在下产卤。

    产卤的小眼经过岁月的流逝被卤水腐蚀,或者地层变迁,有时洞壁会垮塌,这叫“垮匡”。

    垮匡将导致岩石填塞卤眼,无法汲卤。

    有时一些工具掉在井里,或其它人为造成的堵塞,这叫“屙堆”,也会导致无法汲卤。

    现在几人讨论的,就是如何排除这些故障,以及修治深井,需要什么工艺和工具。

    李老汉越发相信苏油得到过盐官世家的传授,种种巧思令他每日思索的那些问题一一得到解答,逐渐连李大栓都已经说不上话,变成了李老汉提问,苏油解答。

    除了这个,还有很多的工艺。

    李老汉也将家传工艺列举出来,和苏油相互启发,参考。

    汲卤用的是单角车或者花车、连接卓筒,将卤水从井里汲出。

    苏东坡后来有记载“以竹之差小者出入井中为桶,无底而窍其上,悬熟皮数寸,出入水中,气自呼吸而启闭之,一筒致水数斗。”

    熟皮是竹筒底部一个单向阀门,置于筒中。入井时被井水冲开,卤水注入,提起时被筒内卤水压住,密封筒底,可以将卤水从地下几百米提取上来。

    不过大洪井和五龙井,都是自喷井,要用到这设备,需等到几百年后。现在只能作为技术储备,给今后开出的其它井用。

    井卤浑浊,一般浓度在七度到十度,这样的卤水咸度低,会导致燃料成本很高。

    为了把卤水浓度提高,就需要晒卤,设备包括支条架、晒坝等设施。

    晒坝一般长六十米,宽二十米。支条架一般长约三十米,高五米。结构如八字型,木质穿斗,支条架上铺满竹桠,顶端做有“天船”。

    天船长十米,高一米,宽十五米,天船安放在支条架顶端的中部,天船底部有伸向支条架两端的与支条架一样长的空竹筒,竹筒上钻有不规则的小眼。

    在支架的一侧做有筒车,筒车像一个等腰三角形的圆罩,高六米,直径五米,被一根横轴穿着。在腰底的外圈上依次安上竹筒,每个长约三十到五十厘米。并在腰底内圈安上木板,人在板上走动,促使园罩旋转,将晒坝船形坑中的第一次晒浓后的卤水通过罩上的小竹筒输送到天船里,再通过天船底部接出的长竹筒的小眼散流后,输入到滤缸过滤。

    不过筒车这个设备,被苏油抛弃了,改用提水筒。

    提水筒就是利用等距螺旋线设计出的车水装置,用皮革和竹筒做成,可以利用风力驱动,类似后世小水利工程常用的阿基米德筒,比筒车省力高效。

    滤缸将第一次提高浓度的卤水中所含泥砂、杂质滤掉澄清后,川中川西一带,就可以用这卤水煎盐了。

    不过为了进一步提升浓度,节约火力,苏油又创造性地引入了二次提浓工艺。

    “泼炉印灶”,流行于后世川东,就是通过泼印使卤水浸入盐灶的灶泥球内,通过蒸发提高浓度。

    “印”为四川方语,有浇灌和下渗的意思。

    这也是对热交换逃逸能量的科学应用,用灶为龙灶,有一个长长的灶膛,上边放五口盐锅,中间和两侧,还设置有装着土球的火膛和火道。

    当炉温升高到一定程度后,两边土球被烧得滚烫,盐工便一边熬盐,一边用卤水浇泼它们。

    土球中酥松的空隙,极大地增加了蒸发面积,炉内高温会使水分迅速蒸发,而盐分就留在土球内外。

    土球被堆成前高后矮状,以方便盐工提桶泼淋。

    经过一段时间后,土球内的盐分饱和,便形成盐土。

    饱含盐分的土球取出后,被加工锤细成小碎块,并倒入淋卤池的前池内,将从原卤池内引来的一次提浓卤水浇淋到盐土上,卤水吸收盐土内的盐分,浓度得到再次提高,制得接近饱和的浓卤。

    浓卤通过缺口或孔洞流入后池。后池同时也是二次过滤沉淀池,之后的卤水,再通过管道进入大型浓卤池内储存。

    苏油准备用蜂窝煤熬盐,蜂窝煤烧剩下的煤渣体,具备最合理的蒸发结构,连做土球的功夫也省了。

    待到淋完卤后,煤渣经过清水冲泡,还可以变成耐火砖的材料。总之一物多用,没有一点浪费。

    煎盐的地方叫灶房,俗名叫“场火”。灶房一般长二十五米,宽十五米,结构为木质穿斗的小青瓦房。

    灶房前部便是煎盐的龙灶,两灶并排,一共十口大锅,前边八口是盐锅,后面两口是温水锅。

    温水锅用于温卤,进一步提高卤水浓度,盐锅用于煎煮成盐。

    龙灶温度前高后低,将浓卤送到温水锅提高浓度后,随盐分的提高顺次将卤水移至前锅,直至入火门处第一口盐锅内熬煮成盐,可以将火力运用到极致。

    卤水在盐锅中经高温逐渐成盐。为了使盐洁白,颗粒晶莹,还要经历除杂工序,就是在煎盐中加皂角、豆浆。去杂的同时提胆,胆粑可用来制作豆花,豆腐,处理皮革。

    后半程很多类似这样的工序,就是连李老汉都不知道的了。

    温水锅后面是盐炕,盐炕长方形,用板石砌成,长约八米,宽两米。

    待盐坑中的盐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灶匠将有水分的盐舀入盐仓中,过滤掉多余水分后,再把仓中的盐撮到龙灶后方的水平分散式烟道上方的炕上,利用排烟携带的剩余热量将水分全部炕干,即成食盐。

    如此方将燃料利用率提高到了极致。

    因煎盐方法不同,新盐井的盐品又分为花盐和巴盐两种。

    花盐是随结晶、随捞出、随洗涤,再晾干而成的散粒盐;属于雪盐中的精品。

    巴盐则是熬干锅内卤水而成的块状盐,但是即使如此,因为经过了除杂工艺,品质也比宁夏青盐还要高。

    花盐受宋人欢迎,巴盐受二林部欢迎,因为携带方便。

    至此,单井制盐工艺才告完成。

    但是有个问题,很多井口开在荒僻之地,分散运送柴煤,又会增加运输成本,因此不如大规模集中作业。

    解决办法就是排布输卤笕道。

    笕道,就是输送卤水的竹筒管道,被连接如同过山车一般,最长的可以连绵近十里,从各个井口将卤水集中输送到炼盐场,统一进行熬炼。

    这个盐场,可以说是集后世诸多古人智慧之大成,等到规模起来之后,会有上万人在这片地区劳作,几乎就是一个近代意义上的大型工业基地,可以算作机器革命之前最高的工业成就之一。

    而这些人,差不多就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批规模化产业基地中的技术工人。

    无人可以想见,一个大工业基地的展布蓝图,便是在这间粗陋的竹墙茅屋内,就着明灭的火塘,一老一小,一边啃着粗粝的薯蓣,一边闲聊,慢慢地勾画成型的。

    夜已经深了,苏油和衣躺在竹床上,沉沉睡去。

    李老汉将家中仅有的一条被子给他盖上,爷仨打算就在火塘边熬一夜。

    李大栓看着苏油“小少爷胸中,装着多大的心?这不是一家一族的产业,这是……这是涵盖整个川峡四路之地的大手笔啊。”

    李拴住看着火塘“小少爷时常给我们念叨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还说取乎上,得乎中,取乎中,得乎下。”

    李老汉轻声问道“乖娃,少爷这话什么意思?”

    。

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苏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二子从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子从周并收藏苏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