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九章几本书不如二十字

    冬天的天气,江边其实挺冷的,不过水是最清最静的时候。

    水体真如同一大块绿水晶,包裹着江底绿草,柔柔地招摇着。

    天中的云朵倒映其中,几只水鸟在天光云影间掠过,造出一种在玻璃空间里飞翔的奇异的幻景。

    想着这江的名字,苏油还在好奇,大宋到底有没有玻璃?

    嗯,不管有没有,很快就有了,玻璃江,总会让你名副其实。

    沿着江边踱步,看到一丛丛枯黄的南荻,苏油这才想起,自己搜集的漂材已经能用了。

    现在工具齐备,可以制作长尾浮漂了。

    转回家中,从库房里寻找漂材。

    东西不值钱,但是选起来是真的讲究。

    每年二三月,在连续几个晴天之后,在被风向阳的山凹里,选择去年就成熟的荻材。

    这些地方生长的南荻直、挺、圆,壮。而当风口的南荻,圆度就不能够保证。

    在连续晴天选取,是为了得到足够干燥的物料。

    取花节长度在半米以上的健康南荻,切下第二、三节使用。再往下南荻皮就太厚不合用了。

    然后选出颜色浅黄,带光泽,无霉变,通体圆润,纹路笔直,荻节能够承受一定的压力,内絮饱满,纤维细白,无中孔,无虫蛀的材料。

    采集后截成小臂长度的长段,每几十根扎捆在一起,将其放置干燥通风的地方,一来继续去除水分,二来有个最大的好处,可以用这种方式对南荻杆进行自然矫直。

    再等过一个夏天之后,就可以制作浮标了。

    浮标的制作关键在于去掉南荻多余的部分,让上边剩余四个尖齿,可以拼合成一个短弧形圆锥,下边两个长尖齿,可以拼合成一个长弧型圆锥。

    这个全靠手法精巧,还涉及到平面几何到立体几何的转换,还有要用到极薄的刀片和砂纸。

    这玩意儿是后世一位漆艺大师教他的。

    当年他求大师传他两招,大师微微一笑,递给他一支浮标“你能把这东西造好,说明你是可造之才,到时候我再传你别的。”

    小小一支浮标,集中了漆艺的很多手法和工艺,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拭漆,就是纯用手指肚抹拭,用手指感受漆面的均匀程度和厚薄程度,一支浮标需要反复上漆打磨十几次。

    大师每年都会选取荻材,制作上百支浮标,以时刻训练手感,这一制就是五十多年。

    即便成为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后,仍然日行不掇,当然到这个时候,从他手底下出来的小小浮标,都已经成为钓友们竞相追捧的精品,一支售价几百到上千元不等。

    苏油对这种精神叹服备至,手底下也切过上千支浮标,因此手法还算熟练。

    浮标切好,还要制作标杆。

    这个用竹签就能制得,不过要保证竹签的圆度,需要夹在磨床上旋转,左手牵引竹签,减少晃动,右手折叠砂纸,夹着竹签进行打磨。

    竹签制好,打通南荻中心,将竹签插进去,检查同心度,合适之后用圆锥状的铜管套上去,用酒精灯火烤定型。

    定型后去掉铜管,南荻会重新弹开一个小口,正好涂抹鱼胶,绕上丝线固定。

    最后取来一根细铜丝,截下一小段对折,和漂脚粘在一起,漂脚底部就得到极小极小一个铜圈,然后用在贴了铜丝的漂脚上缠裹丝线,涂上胶水加固。

    用夹子夹住漂尾挂在室内阴干,这个需要一整天时间,今天的工序到此结束。

    苏油忙活了大半天,搞了大大小小几十只浮漂挂在屋里,切废选废的南荻杆,却丢了整整一大缸子。

    村口的人声渐渐传来,进城赶集的乡亲们回来了。

    苏油步出小院,果然就见乡亲们喜笑颜开地簇拥着骡车,正朝这边行来。

    八公坐在车上,两大车年货满满当当。

    周围则是背着背篓挑着挑子的乡亲,还有土地庙过来的孩子们,中间还有一个高胖的大孩子——苏轼。

    八公跳下车来,开心地喊道“别慌别慌,一家家的来。拴住糟娃先带屠子去赶猪,狗剩你带着弟弟妹妹去菜园摘菜,准备做饭,小油快过来帮忙分东西,各家的都有字条,这得你来念!”

    苏轼举手“我也来我也来,赶紧分完做饭是正经!”

    苏油看着苏轼就好笑“你还真来了?腊月二十七还不着家?!”

    苏轼说道“明天一早我就回去,耽误不了,你看!”

    苏油一看,骡车后边还挂着苏轼心爱的那头小毛驴,不由得摇头“为了这顿吃的,你也太拼了!”

    乡亲们也好玩,进城前不知道买啥,进城之后又啥都想买来着。

    红纸,鞭炮,纸钱,香烛,布料。

    有狠人竟然买了瓷器!还有几家狠人进了一匹绢来合分!

    大多数人家还是实在,油茶米麦盐,各种豆子,农具,还有就是铸铁锅。

    尝过炒菜的滋味后,铸铁锅在可龙里大受欢迎,好不容易今年手里宽泛,赶紧买一口,以后传家!

    这想法其实没有毛病,就算二十一世纪初期,农村里木桶瓷碗传家也是普遍现象。

    不过石通一个铸铁锅卖多少钱来着,怎么乡亲们都买得起了?

    这事情现在也不好打听,苏油只能先叫号,让各家把自家东西先搬回去。

    一通热闹完毕,两只大猪也杀翻了,丢给屠子两百文钱“辛苦辛苦。”

    屠子怪不好意思的“这钱不敢收,以后小油你们家的猪,我和小屠子包了!满村子就数你们最晚了,少见的大肥猪!走了走了!”

    苏油只好拎过一块条子肉“那行,钱就不给了,这块肉你拿回去尝尝,味道好的话,翻年来学挑花。”

    屠子推却不过,满脸笑容地去了。

    苏油转身过来,喜滋滋地道“刨猪汤,走起!”

    娃子们来得多,事情就做得快,苏油插不上手,便领着苏轼乱转。

    待得转到书房,苏轼见到桌上的字画,不由得眼神一亮“明润你还会绘画?”

    苏油赶紧就想收起来“哎哟我这画见不得人的……”

    苏轼一把拉住“别别别我再看看,不错啊!能以书道入画,已经登堂入室了……咦?凤叶镌寒石,龙根透碧苔。性成香自蕴,非待解人来——你写的?”

    苏油搓着手,在大文豪,即使是大文豪·开发版的面前,也一点不敢装逼,忐忑道“我……我胡乱写着玩的……”

    苏轼细细将兰石图卷起来,又取来一张宣纸卷上“不错,这幅画我要带走,去眉山城给你扬名。”

    苏油讶异道“我还不够出名吗?这半年来,我还觉得搞出来的东西太多了呢。”

    苏轼鄙夷地撇了撇嘴,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半年来,可有士大夫造访过你吗?”

    苏油抠了抠脑门“呃……还真没有。”

    苏轼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地道“明润啊,浙江鄞县出了个神童,叫汪洙……”

    苏油手扶脑门“大宋这神童也未免太多了点……”

    苏轼挥挥手“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刚做了首诗你得听听——‘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看看人家怎么玩的?从小将诗词酬唱于士大夫间,无数人争着传唱扬名,再看看你,一天到晚沉迷于百工杂艺,奔忙于孩童衣食,还真应了你诗中这句了——‘性成香自蕴,非待解人来。’”

    “淡泊固然是好事情,可你既然能写这样的诗,为什么还要藏着?早拿出来啊!”

    苏油再次一脑门子黑线,我做了那么多事情你们都看不到的吗?仅仅因为这二十个字就认定我淡泊了?

    苏轼还在自顾自给苏油洗脑“你就算发明成千上百,造福几乡一府,什么几何初步物理初步化学初步,那些东西出一百本,都比不上这二十个字你信不信?”

    苏油怒了“这才真没道理……”

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苏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二子从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子从周并收藏苏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