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七章扇翅膀

    有脑残粉就是好,至少石薇就跟在后边吃吃笑“小油哥哥,我相信你!虽然铜盆子比丝杠更好看!”

    苏油乐了“算了不说那个了,鸡鸭怎么样?”

    石薇喜滋滋地点头“挺好的,三嫂带人在孵化第二批了,这次孵得可多,鸡鸭都有上百。小油哥哥你不喜欢小鸡小鸭?”

    苏油笑道“喜欢啊,不过我受不了小鸭子那味道,得等我发明了猪鼻口罩再进去。”

    诸事顺遂,苏油的生活终于闲散了下来,接下来的时间里除了学习,就是画画机械图纸,将自己记忆中那些经典的机械结构标注下来,还有就是写了本《紧固件螺栓、螺钉、螺柱及螺母尺寸代号和标注》的手册。

    至于钢珠和弹簧标准,他都懒得去管了,有了标准的写法示范,其余自由石家父子根据经验自行确定。

    开玩笑,眼看着就要过年,忙了这么久,也该歇歇了。

    沼泽外围的肥田已经围了起来,县令大人非常满意,三圈肥田,最下一圈三十亩,第二圈六十亩,第三圈一百二十亩!

    两百亩出头,不多,可都是上田,沼泽的肥泥收集到平底船里,然后通过等距螺旋圆筒,一层一层传递到上层,在续上浅水,就等着来年春天开播。

    沼泽也因此开出了好些泥沟,增加了深度,苏油将出水口出修成了闸口,用石板作为匣门,一块块放下去,拦截部分水源。

    明年的计划,水沟养鱼,沟上种水生经济植物,同时还要搭建鸭棚养鹅鸭,这里会成为立体小农业示范点。

    再往上的荒山,会修出矮梯级,用来种茶树,龙脑樟,成为苏家重要的经济来源。

    苏油现在相当有钱了,铁坊,瓷坊,每月三成份子,就是上百贯的收益,自己的酒坊也还是零星出货,每月也近百贯,三百多斤赤铜器,变成了四百多斤精美的黄白铜镶嵌铜器,还有带螺纹圈口的密封水壶,酒壶。第一批发放出去就挣了三百多贯,堪称抢钱。

    铜器是试验品,试验成功后,石家祖孙俩眼珠子都红了,缠着苏油一定要弄出造铜皮的机器出来。

    有了车床和尺寸标准,精密工件成了可能的事情,冷轧机其实不难。

    三架水车作为动力源,通过大型齿轮箱将动力联传,驱动一根大钆辊进行滚动。

    下边同样是一根大钆辊,通过齿轮与上轴进行相切运动,并可以通过丝杠调整钆辊间的间隙。

    这东西非常有用,稍加改造,还可以制造成卷板机,辊压碎料机。

    烧红的铜件经过锻床捶打,变成板料,然后经过一次次厚度不同的辊轧,越变越薄,最后成为合用的铜皮。

    上下辊轧有不同的型号,带滚刀的,可以切片料,各带半圆形槽口的,可以将方条辊轧成细圆柱体,其实就是盘条。

    盘条逐渐变细,细到能够被带棘轮的大型拉丝圆盘拉过圆孔钢板的时候,冷拔机的工艺也就跟着相应成型了。

    这方法可以得到冷拔金属丝。除了生产铜丝用作镶嵌外,还能够得到冷拔低碳铁丝,放入渗碳箱内渗碳,和相应热处理正火工艺,还可以得到硬度和延展性不同的钢丝。

    热轧得到的金属,强度高,延展性能差些,而冷轧后正火的金属,延展性能得到极大的提升,各有不同的用途。

    有了铁丝和冲压床,制作铁钉又是顺利成章的事情了。

    先将铁丝用带圆槽的长铁方夹紧,只留一点余量在外面,就能用水平冲压冲出钉头,在释放一段出来截断,送去用砂轮磨出钉子尖,两三个人配合形成流水线,那速度叫一个快。

    每一项小小的科技进步,带来的产品都是非常繁多的。

    苏油常常看写一大摊子副产品出神,其实人家只是想做一个精准些的母床而已啊……

    现在的铁料还是非常精贵,每次加工完毕,石富都要将铁屑边角料回收起来,重新熔炼。

    现在炉温和隔离冶金解决了,铁水中的含碳量控制可以达到精准的程度,一个简单的热空气吹入,便能将炭氧化掉。

    两间教室的前边,多了一个操场,边上一圈,设置了单杠,双杠,石锁,杠铃,绳梯……

    说起这个就不好意思,土地庙的娃子们都是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拴住张藻几个大哥哥不说了,已经开始长腱子肉,就连苏小妹的力气都比他大,这一圈器械都是他知耻而后勇,给自己置办的。

    屋檐下还有一个兵器架,上边插了小哨棒,小红缨枪,小弓,小藤牌,短剑,短刀……那些是石薇的家伙事儿。

    石薇天生好动,每天早上便将苏油拉起来,两人到操场上习练,不过苏油太懒,又笨,事情还多,五禽戏一套鹤戏,石薇教了好久都还做不好。

    今天又是这样,苏油练着练着,便向操场沙坑边的石锁摸了过去,不是想操练,是想坐上面休息一会儿。

    石薇一腿将石锁蹬开,苏油“哎哟”一声,一屁股坐到了沙里“薇儿你石头都敢踢,不要脚趾头了!”

    石薇双手叉腰“这是蹬法,不是踢!小油哥哥!你又想偷懒!”

    苏油摆着手“不行了不行了,再不喘口气,小油哥哥就要完蛋了……”

    八公出来,见着苏油的惫懒样子,对石薇招手“薇儿过来。”

    石薇走了过去“八公早!”

    八公转身从祠堂排位前取下光亮的黄荆棍儿“呵呵呵,这小子太惫懒,这个给你,他要是敢不听话,你就代八公执法!”

    苏油跳起来就跑“八公你要不得!你这是偏心!”

    八公骂道“满可龙里就数你懒!薇儿每天习武,风雨不拉,我看你翻一本书都在摸鱼,这样下去那还得了!”

    苏油远远在操场对面转过身来“我是合理利用碎片时间!我的功课嫂嫂都夸扎实!算了不跟你说,我去三嫂五嫂那里教他们做芽菜榨菜去了!”

    后世芽菜,榨菜,大头菜,都是川南一代著名的配菜和调味品。

    都是芥菜做成,不过做芽菜的芥菜叫二平桩,做榨菜的芥菜叫鹅公包,做大头菜的,呃,就叫大头菜。

    以往可龙里的做法,都是将芥菜风到半干,留着慢慢食用,现在苏油说话能管事儿了,首先便是指导乡亲们做这个。

    根据菜的老嫩不同,最嫩的做法是榨菜,其次是芽菜,最后是大头菜。

    现在正是做这些东西的好季节,二平桩的嫩茎划成食筷一样宽的丝,晒干到每一百斤收成十三斤,置桶内分层撒盐踩紧腌制;另熬红糖糖液至挑起成丝的程度,叫漏水糖。将漏水糖与腌得的菜条边抖边混,并加香料粉,再装坛以盐菜叶扎紧,草瓣子筑口封紧存放。

    榨菜则要悬纤维少、肉质脆嫩的鹅公包,剥除基部老皮、撕去硬筋。菜头切成两三块,,使菜块的大小基本均匀。然后穿成串上架晾晒,称“风脱水”。

    脱水后,分二次盐腌,第一次将风干菜块加食盐,拌匀、搓揉,分层入池压紧。待大量菜汁渗出时,用菜汁淘洗菜块、沥干。再加食盐,进行第二次盐腌。

    之后将菜块装入麻袋,压上石板,绑上木杠,将水分榨出来,榨菜的名称,也由此而来。

    有了丝杠,苏油直接上了压榨机,三嫂五嫂推着长杆子转圈,螺纹将铁件慢慢向下送去,抵住木板产生压力,木板下麻布包里的菜汁很快就从周围渗了出来。

    五嫂一边推一边大呼小叫“这东西太好用了!有了它还要男人做啥?!”

    三嫂就偷笑这接嘴“男人留着自家用呗!”

    榨干之后的菜块,再加食盐、花椒和香料粉,拌匀后装入坛中,层层压实、装满,坛口菜面撒一层食盐与香料的混合料,紧封坛口,在阴晾干燥处保存。

    大头菜则一般经选料、初晒、拌料、复晒、加料、密封和腌制等工序加工而成,加工后的大头菜只有原重量的四成左右。存放越久味越香。

    三种咸菜做法差不多,不过都耐存放,风味独特而迥异。

    都可以生吃,其中芽菜还能做烧白,做馅料;榨菜做汤,做炒菜;大头菜除了炒菜,凉拌,还可以做红烧肉,都是非常著名的菜品。

    大规模制作这几道菜,背后其实还有很多深意,和铜器是一个道理。

    朝廷的榷政发展百年,其实对商业流通形成了一定的阻碍,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这点,但是苦于没有更好的办法改变——或者说保守因循,不思变通,或者因为利益重大,阻力重重。

    苏油想通过酱油,咸菜,舶来铜器,美酒,利用四路目前的特区优势,先行试探一下,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冲击一下盐政,铜政,酒政,至少先小范围内改善一下经济环境。

    一点一点蚂蚁啃大象,最后用丰富的商品供给,巨额的货币需求,高昂的税收收益,冲击制度倒逼财税改革。

    这才是他如此急迫搞出这么多事情来的根本目的!

    当然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风都起于青萍之末,什么都要小心翼翼试着来。

    如今他就如同一个小小的苍蝇,躲在眉山城这个小池塘里,藏在几大家族庇护之下,一边苦读诗书,一边不妨碍他琢磨着这张看似周密的大网,有事儿没事儿偷偷地扇动一下自己又嫩又小的翅膀。

    。

百度搜索 苏厨 天涯 苏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苏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二子从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子从周并收藏苏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