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这事儿真不赖我,都是那帮孙子设局坑我,害得我输了三百块钱,我没钱给他们,他们就把我那俩儿子给抢去了,我也是受害者啊!”霍长生哭咧咧的说道。

    韩明秀一听霍长生竟然把儿子给输了,顿时气得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了!。

    这个畜生!

    他不光气死了自己的老爹,卖了自己的妹子,把家弄得倾家荡产,现在竟然连亲儿子都给输了!这世上,还有啥缺德事儿是他干不出来的呢?

    “霍长生,你还是不是人了?竟然连儿子都输了,你这种人,就不配有儿子!孩子托生到你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韩明秀指着霍长生的鼻子尖,真恨不得给他两个大嘴巴子,只是,这种人下三滥生气太不值得了,韩明秀骂完,干脆一转身,继续走她的路去了。

    “哎,嫂子,你别走啊,你走了我那俩儿子可咋办啊?”霍长生一看韩明秀要走,急忙拔腿追了上去,他千里迢迢来到首都,又费尽周折的找到韩明秀,岂能让她就这么走了?

    韩明秀边走边冷冷说:“该咋办你自己想办法,孩子是你的,也是你输出去的,跟我无关……”

    “嫂子,你可不能这么说啊!一笔写不出两个霍字儿,我那俩儿子都是你侄儿,你可不能不管啊……哎,嫂子,你慢点,等等我……”

    霍长生一看韩明秀加快了脚步,急忙一溜小跑地跟上去,嘴里还不停的哀求着,说得可怜巴巴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这一招,要是他用来对付霍大娘的话,肯定百发百中,可惜,他面对的是韩明秀,韩明秀可不是他妈,更不会惯着他,他越是在韩明秀跟前卖惨装可怜,韩明秀就越讨厌他,越看不起他。

    “既然你知道一笔写不出俩霍字,那为啥还要卖自己的亲妹妹,连你亲爹都叫你给气死了,他们可都跟你一样姓霍,跟你的身上还淌着一样的血呢!”韩明秀不客气的嘲讽道。

    霍长生狡辩说,“嫂子,我爹是病死的,不是我气死的,你别听小秋瞎说,那死丫头从打我回来就不待见我,她那是故意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呢……”

    韩明秀睃了他一眼,冷冷的说,“既然不是你气死的,那大爷发丧你为啥不回来?还有,为啥要把小秋嫁给贾大棒子,贾大棒子是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你是小秋的亲哥哥,不照顾妹子都够呛了,你还把妹子往火坑里推,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你还是人吗?”

    “嫂子,我爹没的时候我也不在家啊?上哪知道他老人家死的消息啊?后来我知道后,整整哭了三天三夜呢,直到现在,我还未我爹伤心难受呢,你看我瘦的,就是想我爹想的,连饭都吃不下去了。”霍长生撸起袖子,向韩明秀展示他麻杆似的瘦胳膊。

    韩明秀才懒得看他呢,都怕闹眼睛,她目不斜视的说,“那小秋的亲事呢?你怎么解释小秋被你卖给贾大棒子那事儿?”

    “我还不是气她往我身上泼脏水?我爹明明就是病死的,可现在屯子的人都知道我爹是被我气死的了,都是她往外瞎嘚嘚的,这事儿要搁在谁身上谁不生气啊?她把事儿都给做绝了,能怪我报复她吗?”霍长生继续狡辩道。

    韩明秀冷笑说,“嘴长在你身上,你想咋说就咋说你吧,不过,公道自在人心,到底是咋回事儿大伙都心明镜似的,不是谁嘴巴一歪歪想咋说就咋是的……算了,我也懒得跟你呛呛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罢。”

    “别,别呀嫂子。”霍长生一听韩明秀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慌了,急忙小跑几步拦在了韩明秀的面前,伸开胳膊拦住了韩明秀的去路。

    “嫂子,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往后我保证不会再做错事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嫂子,你跟哥现在都发达了,三百块钱对于你们来说也不算很多,你就帮我这一把吧,我跟你发誓,我往后再也不赌了,我要是再赌的话就叫我妻离子散,横尸街头……”

    韩明秀的去路被挡住了,她十分不悦,顿住脚步皱起眉头,冷斥说:“滚开,好狗不挡道!”

    霍长生可怜兮兮地说:“嫂子,我也不想烦你,可是,我真的是没法子了,但凡有点法子,我也不会来打搅你的,你看,我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你就发发善心,帮我这一回吧,就当是兄弟求你了……”

    说着,霍长生竟然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韩明秀的面前。

    韩明秀被吓了一跳,赶忙退后了一步,呵斥道:“霍长生,你还要不要脸了?为了点钱,你连自尊都不要了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霍长生揉着干巴巴的眼睛,带着哭腔说:“嫂子,我知道我不是人,我不该去赌,更不该把孩子给输了!我已经后悔了,悔得肠子都青了,我想改,往后我指定好好干活,好好挣钱,好好养儿子,你就给我一次机会,救救你那两个可怜的侄儿吧……”

    “嫂子,就算我不是人,你不看我的面子,可你也好歹看看奶奶和我爹的面子吧?他们要是在天有灵,看到咱们老霍家的血脉流落到别人家去,而你明明能帮上忙却不肯帮,你想想,他们得多伤心啊?难道你忍心让他们在地下不得安宁吗?”

    韩明秀说,“有你这么个不肖子孙,他们想安宁也安宁不了,不过,既然你都提到奶奶和霍大爷了,我就帮你一把,记住了,这可是唯一的一次,再没有下次了!”

    霍长生一看韩明秀松口了,顿时乐坏了,一个劲的给韩明秀作揖,“谢谢嫂子,谢谢嫂子,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们的,嫂子你可真是个好人啊……”

    韩明秀一抬手,止住了他拍马屁,“打住,我说帮你,可不是给你钱,你不是说孩子叫人家给抢走了吗?谁抢的,我负责给你找公安局的人帮你要回来,并保证他们不敢再抢你孩子了!”

    霍长生在听到韩明秀说帮他的时候,还以为韩明秀要给他钱呢,都乐坏了,没成想乐到一半,突然说不给他钱,帮他找公安局的人要孩子,霍长生笑道一半的脸僵住了。

    他哪是真的要拿钱赎孩子啊?俩孩子早被他给卖了,卖孩子的钱也早就被他挥霍完了,现在他属于是求借无门,又不乐意自己干活养活自己,这才动了找霍建峰和韩明秀骗钱的歪脑筋。

    他也知道自己不受人待见,也知道要是说自己用钱韩明秀和霍建峰肯定不能借他,所以才挖空心思的想了这么个借口。

    本以为韩明秀他们两口子心软,一提孩子就会就范呢,没成想这个死女人这么顽固,说啥也不给钱,还要给他找公安局的人。

    找公安局的人干啥啊?要是找了公安局的人,他赌博、卖孩子的事儿不都得露馅吗?他虽然没念过几天书,但是也知道赌博和贩卖儿童犯法,要是公安局的人来‘帮他’了,他还不擎等着得进去吗?

    “嫂子,找公安局的人没用的,公安局的人又不会天天跟着我,保护我,还是把钱还给人家稳妥,无债一身轻,把饥荒还完了,我跟孩子们也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啊。”

    韩明秀干笑着说,“你大概不知道吧,咱们国家法律有规定,赌博欠下的帐可以不用还的,再说,你自己不也说了吗,是那伙人设计你,害得你输钱的,既然是被骗了,干嘛还非要给他们钱呢?你又没钱,有那老些钱留着干点啥不好啊?为啥给他们啊?”

    “说吧,那些人是哪的,叫啥名,总共骗了你多少钱,你说出来,回头我让霍建峰给当地公安局打电话,保证能帮你把孩子要回来……”

    霍长生一看韩明秀这么坚持,心里暗道不好,这死女人要是坚持报警的话,那他还咋骗钱啊?不光骗不到钱,整不好连他都得跟着下大牢!

    “嫂子,还是别惊动警方了,就私了吧!”霍长生坚持道。

    韩明秀盯着霍长生的脸,似笑非笑的说,“为啥要私了呢,我就纳了闷了,明明报警就可以解决的事儿,你为啥非要给人家钱呢?难不成……你儿子根本就没被输掉,你是故意来骗我钱的?”

    “我才没有呢!”霍长生被窥破了心思,顿时恼羞成怒起来,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差点跳起来。

    磨叽了折磨半天,他也看出在韩明秀这捞不到啥好处了,干脆就把主意转移到了他几个妹子的身上。

    “算了嫂子,既然你不方便,那我再想别的法子就我儿子吧,对了,小秋她们现在在哪呢?我都好久没看见她们几个了,怪惦记的,听说她们跟你在首都呢,嫂子你把她们的地址告诉我呗!”

    韩明秀说,“那可不行,当初你要把小秋嫁给贾大棒子后,小秋怨上你了,来首都后就跟我说,要跟你断绝兄妹关系,小四合小五也是这么说的,所以,她们现在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想见她们,我可不能随便答应,得等我问过她们,她们答应见你了我才能让你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五女幺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女幺儿并收藏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