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易不耐烦了,他一低头,瞪着眼问“所以呢,你也想像王鑫一样直接说你辞职了,不跟老子干了是吧,那行,那你有没有自己麻溜的滚蛋,我操,我还找不到个人了!”

    约翰浑身一抖,他不是这个意思啊,就有点支支吾吾的说“老大,我没想辞职,我只是说,你这任务比较艰巨,我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

    这是请求升职加薪呢,陆易笑了。

    “那要不你跟王鑫换过来,你当帮派老大,他当你的心腹,如何?”

    两个人对视一眼,直接苦了脸,这有他妈什么差别吗?

    不是被暗杀的,就是躺雷的,一样有生命危险,好吗?

    “行了行了,多奖励你们一点钱,这可以了吧,也尽量不让你们出现在危险的场合,这种可以了吧。”

    陆易直接空口套白狼,说的话这么好听,那一点钱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至于危险的地方,根据黑狼帮异军突起的速度来说是树敌颇多也不为过,怎么可能没有危险的场合,估计躺自己家里睡着床上都很有可能在睡梦中被人给一刀捅死。

    陆易直接打包了两个混蛋,专项齐凝儿问“情况怎么样?”

    齐凝儿去了有一阵子了,正站在旁边看他们两个耍宝,现在听陆易要步入正题,就赶紧说“我安排的人查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你看。”

    齐凝儿手里直接递出了一沓照片,那照片里全是深色背景的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吴省道。

    “我的人发现他最近行踪有点诡异,神情也是慌张的,你看这一张,吴省道他单独从公司离开到这个咖啡馆,但他在咖啡馆里坐了一整个下午,竟没有人出现,也没有见他离开,而他反而是一直都慌慌张张的样子。”

    “我的人躲在暗处,一直等着他等待的那个人出现,可最后他接了一个电话,脸色一变,就又急匆匆的走了。”

    齐凝儿说这话,在陆易面前摆开了几个连拍的照片,正好神还原了当时的情景。

    照片上的吴省道,脸色确实难看,那模样似乎在惧怕着什么。

    吴省道他到底在惧怕什么呢?陆易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他在怕谁?他在等谁?”

    齐凝儿有点迟疑的说“这个还没有查清楚,但是。”

    齐凝儿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呢,陆易就直接截过话头“吴省道,他家里的人口怎么样?”

    齐凝儿眼神一闪,直接脱口而出“吴省道他有一个儿子,在洛杉矶上大学。”

    陆易心里一动,直接说道“派人去洛杉矶看看,看看他儿子还在不在学校。”

    齐凝儿别又让着急着说“可是,关于公司正在推进的项目就在这几天就要进行投标竞标了。”

    她怕的是时间来不及,可陆易握紧拳头,硬是压下了一口气说“先去看看,一定要尽快去。其他的,你不用担心。”

    齐凝儿点头转身就走,她现在在争分夺秒,但是就派了自己得力干将阿强做他的私人飞机,飞跃到洛杉矶,直接奔向了洛杉矶的大学,寻找吴省道儿子的行踪。

    陆易双手搭成塔状,抵着自己下颌,跟对面的田诗诗商量。

    我们的策划已经交上去了,按理来说,不会落标才对,可如果对手是吴家,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尤其是现在,吴省道很明显的在躲着他们,更不愿意为他忽然的改变主意,作出解释,田诗诗都不明白他们到底哪儿招惹这位圈内有名的大佬。

    陆易跟田诗诗怎么苦思冥想?表情焦虑,就冷笑着解释“不是我们得罪了他,而是我们得罪了别人。”

    “啊?”

    田诗诗质疑“可是吴省道他在圈内是最有名的,不会轻易给人面子,他是对事不对人,如果吴家真像以前那样靠卖面子让他妥协的话,应该不至于,如果他不是为了卖别人面子,而是为了救命呢?”

    田诗诗望着陆易,眼神惊异,远在另外一边高伟从几乎要拆除的危房里走出来,背后跟着独眼龙和刘振宇。

    高伟站定脚步,回头望向高楼,眼里闪过不明的意味。

    “老大,我觉得阿凯他真的有点奇怪。”

    独眼龙不够刘振宇的眼神示意,坚持说出自己的感想,高伟似笑非笑瞟了他一眼,转身抬步就走着。

    “他不是第一天有古怪,不管他,凭他也翻不起什么浪,光着让他去对付黑狼帮的老大,就够他费精力。”

    “振宇,那边的情况如何?”

    刘振宇推了推眼镜,跟在高伟的身后坐上副驾驶,随即转过头说“那边的情况一直控制的很好,没有任何机会让那个大少爷返回国内。”

    高伟透过车窗望向窗外“那就好,绝对不能把人给放了,一定要死死地控制住,不然跟我家那边不好交代。”

    吴家老四来找他的时候,带来了一笔可观的现金,这正是他想要的。

    他最近急需一批货,更急需一笔钱,有了这笔钱,就可以维护帮派好一阵的运营,更能与大道组比拼。

    现在正是群雄争锋的时候,大高伟一心想要争个高低,扩大版图,叶总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只要搭上吴家的这条船,以后有的是机会崛起。

    他脑子里控制不住的想着以后美好的未来,相信他自己能够手刃敌人,最后达到怎样的高峰,比如说像当年的梁天川那样,成为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梁大少!

    眼神立刻变得狠厉,高伟一双深蓝的眼睛微微眯起,落在身侧的手忽然捏得死紧,用力到青筋暴突。

    刘振宇明显感觉到不同,立刻闭了嘴,推了推眼镜与独眼龙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忽然,乌漆嘛黑的空无一人的街道两边同时亮起了两道灯光,而灯光也变得越来越近,马达声轰轰的响车人儿,车里的四个人同时一惊。

    高伟坐正身子,往前后一看说“什么情况?”

    刘振宇往前一看,通过他们的车灯看到对方,只见前灯照耀出的并不是轿车,而是一辆机车。

    机车上的人戴着红色的安全帽,骑车骑的飞快呼啸着,立刻就靠近了。

    而且他的手里拿着东西,也渐渐让刘振宇看着清楚,那是一根铁棍。

    在车前灯的照耀下,闪烁出诡异的光泽,骑车的人为什么要拿铁棍?

    刘振宇立刻感觉出不对,从怀里掏出手枪。

    紧急的大吼“都小心……”

    话音刚落,机车已经骑到他们两侧,而那个人高高的扬起手里的铁管,“啪嚓”一声直接将他们的玻璃给敲碎了,碎片溅了他们车内满地,落了他们满身。

    巨响响起的同时,他们已经条件反射的抬起手臂,护住了他们的脸蛋和胸口。

    一前一后两辆汽车分别从左右两边敲碎了他们的玻璃,并且迅速的往里面丢了什么东西,那东西正好滚到了刘振宇的脚边。

    刘振宇低头一看,心里立刻吓得拔凉,他不顾一切的伸手将那东西抓起来往窗外丢,可却迟了一步。

    那东西正往外拐外冒出滚滚的浓烟,不一会儿就充斥着整个车厢。

    那司机看了那的一样的东西,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再加上烟雾的刺鼻,他已经被熏的眼泪涕泗横流,手底下一个不稳,方向盘就打了几个圈。

    整个车子失去了控制,犹如脱缰的野马直接滚到了道路的旁边,撞上了旁边的大树,整个车子竖立了起来。

    随即枪声响起,是跟在他们身后的小弟们终于反应了过来,拔出手枪与对方交战,可是骑车的人根本不欲停留。

    丢了东西,砸了车窗,一溜烟儿就跑了。

    除了空气中渐行渐远的马达声,他们的人根本就追不上对方的身影。

    砰的一声,车窗被一脚踢开,独眼龙圈住高尾的胳膊,将他从车子里拉出来。

    刘振宇也正好爬出,司机则挂在方向盘上,陷入了昏迷,一整张脸上全是血。

    刘振宇后怕的瘫在马路边,他的额角被撞伤,正往下汩汩流血。

    他按住伤口,有点刺痛,拿下来看见一手的鲜红,心里不禁心有余悸。

    他想到刚刚那人丢进来的东西,如果不是而是的话,他们现在估计已经尸骨无存了。

    “王八蛋!”

    高伟咳嗽数声,一把擦了把眼泪大骂,但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这么熊心豹子胆,敢害他们撞车还丢,熏了他的眼睛。

    刘振宇却惨白着一张脸,后怕的说“老大,或许这就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提醒我们不要嚣张后面半句话,刘振宇没有说出口,他害怕直接进入了高位,但是高伟又怎么会不明白,他们今天才差点绞杀了黑龙帮的成员,没想到才没过几个小时,他们就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其间的意思不言而喻。

    “不就是宣战吗?老子还能怕了他们!”

    高伟迅速的站起身,额角青筋暴突。

    “黑狼帮!老子记住你了,从明天开始。”

    高伟迅速一转身,直接对刘振宇他们下令“咱们寸土不让,一定要把失地收复过来,再把黑龙帮的成员一网打尽,遇到个人都给我宰了,别给我手下留情!”

    刘振宇动了动嘴唇,没说出话来。

    骑着机车的人到了喧闹的集市,直接将车子停进某一个巷道,里面的人脱了身上的衣服,迅速的伪装成普通的人,混入了人群。

    一边走一边打电话“老大,任务完美完成。”

    陆易躺在床上,浑身被冷汗浸湿,听到这话却还有力气笑出来说“很好,做的很棒,你们现在赶紧回来,不要暴露行踪。”

    说完挂断电话,陆易哈哈笑出来,旁边那几位师兄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你都这个德行了,还有心情笑!”

    陆易评了撇嘴说“感动我的人,老子要不是因为身上不利落,早就亲自动手了,能这么便宜了他们,不让他们少缺胳膊少腿,都是我大发仁慈。”

    忽然一阵剧痛袭来,让陆易整个蜷缩成一团,他立刻爬起身盘腿而坐,运功护住丹田,拼尽全力的忍耐剧痛,绝不让那些东西侵蚀到他的内府,让他变异成那个怪物一般的模样。

    现在三个师兄在他身边护法,他更不愿意让至亲看到自己懦弱的一面。

    不消一会儿工夫,他浑身已像被从水里捞出来,湿透了数十程,而汗珠还在不要命似的往外冒,沿着他身上的皮肤往下掉落。

章节目录

总裁老婆赖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吃鸡大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鸡大哥并收藏总裁老婆赖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