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也行,也太牛逼了!”

    丁一无语。

    丁一对纤清歌这女人的侦查能力佩服的五体投地!

    以后哪个男人娶了她,绝不敢出轨。

    不然分分钟被她看出来!

    丁一眼珠转动,计上心来道,“清歌,很可能是邪典没有杀到我们,气急败坏,就滥杀无辜,屠杀范家满门!”

    丁一就是要趁机赶紧把屎盆子扣邪典身上!

    反正邪典死了,无法对证!

    “没那么简单,邪典的眼骨上有伤痕,死之前应该是被鹰爪功抓瞎双目!”

    纤清歌继续分析。

    “垃圾,什么鹰爪功,明明是丁爷的小银!”

    丁一心中暗笑。

    我就是凶手,有种抓我呀!

    陈三当然偏袒丁一说话,胡编乱造道。

    “纤局长,很可能是邪典杀人在先,恰巧一位身怀劈山棍法、鹰爪功的高手路过于此,看不下去,就杀死邪典,为民除害!”

    “卧槽,这剧情好,有始有终,有理有据!”

    丁一对陈三的借口十分满意。

    真不愧是大局长,就是会吹牛逼!

    “哎,我也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

    纤清歌虽然不服气,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灰头土脸回家。

    因为心情不爽,纤清歌只是草草扒几口饭就返回房间。

    丁石和刘春风当然不舍得看到他们的宝贝儿媳妇不高兴,赶紧让丁一进屋去哄。

    丁一推门进屋,道,“亲爱的,你进屋干什么,快出来吃饭呀!”

    奇怪,纤清歌并没在屋内!

    “我在窗帘后面,刚才去现场沾了一身灰,脏死了,我在洗身子,你先去吃吧。”

    窗帘后面,传来纤清歌动听的声音。

    只是有些奇怪,身上脏了洗澡,明明是很普通的事情,纤清歌的声音却有些颤抖!

    好像是心虚……

    “洗澡?”

    听到这个颇具诱惑性的字眼,丁一也顾不得纤清歌声音的异样了,坏笑道。

    “我身上也有灰,要不我陪你一起洗?”

    “不用了。”

    纤清歌果断拒绝,“你要是敢进来,我就杀了你。”

    “别激动,我不进去不就行了。”

    丁一马上服软。

    这丫头虎头虎脑的,丁一还真有些害怕!

    “桌子上有瓶红酒,你可以尝尝,记住,但不准偷看我洗澡!”纤清歌冷道。

    丁一故作正义道,“哼,偷看别人洗澡,我像那种人么?丁爷我平身最看重的就是君子之风。”

    话虽这么说,丁一早就被窗帘后面的水声勾引的心驰神往。

    透过窗帘,能隐约看到纤清歌玲珑的躯体。

    摇曳的美臀,还有一股子扑鼻的如兰似麝的幽香。

    太美妙了!

    不知不觉,丁一小腹欲火横生,马上想到纤清歌刚才好像说有红酒!

    正好用来压火!

    “这酒看模样还挺不错。”

    丁一瞅了瞅纤清歌让自己喝的红酒,色泽干红,酒香芬芳。

    “咕噜……”

    丁一拿起玻璃杯,也没什么顾虑,张口就喝了下去。

    丁一感觉滋味确实不错,又对着瓶口喝下去好几大口。

    “奇怪,怎么突然好困……”

    丁一无力晃了晃脑袋,躺在床上,冲正在洗澡的纤清歌道。

    “我有点困先睡了,你洗完澡后给爸妈说一声我不吃饭了。”

    纤清歌回答,“好的,你放心睡吧,我会转达的。”

    迷迷糊糊中,丁一察觉一道人影从窗帘后出来。

    应该是纤清歌。

    “纤大警官……你的酒真好喝……”

    丁一说话声很小,有种梦呓的味道,依旧闭着眼。

    困到睁不开!

    “只是喝完感觉脑袋好晕……身体好热…对,你的身子凉爽……快让我抱抱……”

    说着,丁一搂住纤清歌的纤腰。

    时不时在纤清歌水嫩的软肉上捏一捏。

    甚至还故意用胳膊肘戳纤清歌胸前的馒头。

    “你……你怎么还能动……”

    纤清歌完全不敢相信。

    自己应该没下错药呀!

    喝了被下药的红酒,丁一应该昏迷才对!

    如果不昏迷,纤清歌接下来的询问也没法进行!

    实际纤清歌一直怀疑范家灭门案就是丁一所为,但一直找不到证据,就想到了下迷药询问。

    之前的洗澡、红酒等都是纤清歌故意为之!

    “应该是药效太小,我要增加药效才行。”

    纤清歌想从丁一的拥抱中挣脱,再次下药。

    可丁一的手就跟钢筋似地禁锢住,让纤清歌动弹不得。

    “真是奇怪,这家伙力气怎么还如此大!”

    想着自己不停被占便宜,纤清歌终于有些不耐烦,眼里闪过一丝厉色。

    “好,你不放是吧,既然中了‘药’都不能彻底昏迷,那我就再给你下一点‘无敌软筋散’,让人全身肌肉松成一坨屎,看你还有没有力气使坏!”

    说着,纤清歌从口袋中取出一个普通的黑色小瓷器。

    指甲油瓶大小。

    纤清歌把瓶口的塞子拔掉,然后靠近丁一的鼻孔!

    只需要让丁一闻到气味,保证瞬间无力!

    “哼!这下没力气了吧!”

    纤清歌心满意足拿回小黑瓶,盖上塞子,放回口袋。

    这一点药量,能轻松搞定一头大象,对待丁一简直易如反掌!

    “嗯?!”

    当纤清歌以为一切都搞定时,却忽然发现丁一依旧牢牢地抓紧她。

    依旧还在恬不知耻的砰她的胸!

    “什么情况,这不科学!”

    纤清歌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低头望向趴在床上的丁一,却是猛然一怔!

    因为……

    此时此刻丁一竟面带深意地抬起头来,对纤清歌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

    “亲爱的,你可真狠心!我一直很相信你,而你却三番两次对我下毒!!”

    《万古经》是绝世功法,无论任何异物进入丁一体内都能被轻松炼化!

    百毒不侵!

    你这一点小小的迷药根本不足为虑!

    “不……不可能的……”

    纤清歌因惊吓而失神地微微摇头。

    “怎么,我不中毒,你好像很失望。”

    丁一邪邪一笑,“那我来安慰安慰你。”

    话音一落,纤清歌就感到身子一轻,竟是被丁一轻松地一抬,在空中旋了个身后,直接扔到了大床上!

    “你……”

    还不等纤清歌反抗,丁一就已经整个人扑她身上,两手一抓,双腿则用下盘死死抵住!

    两人面对面,四目相对。

    呼吸交汇在一起,湿热温润。

    “被我压着,我看你还怎么毒我!”

    丁一紧紧压住纤清歌。

    后者刚洗完身子,肌肤格外细滑,每一寸都感到格外的柔软。

    只是奇怪的是,纤清歌的躯体是凉的。

    像是覆盖了一层凉凉的冰山!

章节目录

我在天庭幼儿园当园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策马渡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策马渡崖并收藏我在天庭幼儿园当园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