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牧神记 天涯 牧神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余苍乞一路逃亡。

    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元神也负了伤,自身的大道也遭到重创。

    他呼呼喘着粗气,警惕的向身后张望。

    在他身后,一个修长的身影像是跗骨之蛆,总是难以甩脱。

    那是王沐然。

    延康曾经有一座无上圣地,被称作小玉京,是开皇天庭的碎片所化,那里的人自称仙人,而王沐然便是那些仙人的领袖,被称作王仙人。

    延康变法迄今,无论是当年的道门,大雷音寺还是天圣教,其功法神通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道门上有天庭道门,以及道祖的扶持,再加上精通术数,道士们在术数上的造诣越来越高,因此很得延秀帝的器重。

    大雷音寺也有佛界和大梵天王佛的支持,又有战空如来这位在佛心佛性上无双的大佛扶持,也愈发兴旺。

    天圣教则深入朝堂与乡野,再加上秦牧牧天尊便是延康国师,虽然天圣教的名声不显,很少再提这个教派,但其在暗中的影响力也愈发强大。

    只有当年的无上圣地小玉京,因为不愿依附于开皇时代,没有开皇时代的强者支持,所以渐渐落后。

    然而王仙人性格执拗,偏偏要走出一条不同的路来,他不仅要追上曾经的仇人江白圭,吊打江白圭,还要吊打虚生花,吊打秦牧。

    他将小玉京万千种功法融合,寻找自己的道路,虽然艰辛,但这些年他也是延康变法的领袖之一,获得了不菲的成就。

    琅轩神皇的转世身余苍乞这些年也在吸收延康变法的成果,他是十天尊,自身带着三十五重天宫的大天庭功法,又精通太初之道,但学习者始终是学习者。

    面对王仙人这样的走在前沿的人物,他便吃了大亏。

    无论他施展出改良后的大天庭功法,还是他施展出神元一指,都无法给王仙人造成伤害。

    他修炼的时间太短,还是天河境界,而这个王仙人已经从九狱台境界中走出,开始触摸到玉京境界。

    仅仅是法力,他便逊色良多,至于道法神通,他也相去颇远。

    余苍乞像是受伤的豹子,在崇山峻岭中潜行,躲避着王仙人。他更觉得自己像是王沐然的老鼠,而王沐然便是那只猫,饶有兴趣的拨弄他,等到玩腻的时候再将他一口吞掉。

    他来到涌江边,正欲洗掉身上的血迹,这时候,他又看到了那个王仙人。

    王沐然坐在江边,旁边有个钓鱼翁,这个百无聊赖的王仙人向鱼浮子飘起的江面抛着石子,每次都准确的砸在鱼浮子上。

    钓鱼翁敢怒不敢言,吹胡子瞪眼。

    余苍乞咬牙,折向。

    又过几日,他潜入延康的霸州城,还未来得及舒一口气,这时他又看到了王沐然。

    王沐然在街边喝着豆花,为人孤傲倔强,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他的气场古怪,坐在那里,豆花店铺没有其他客人。

    余苍乞大叫一声,冲向霸州的灵能对迁桥,他回头看去,王沐然放下豆花钱,慢吞吞的向灵能对迁桥走来。

    “只要我逃出延康,回到天庭,让这小子死出千百种花样!”

    余苍乞闯过盘查,钻入桥中。

    桥的另一端是澜沧天,一座南天的诸天。

    余苍乞飞速逃遁,冲向澜沧天的另一座灵能对迁桥,后面,王沐然还在跟着他,突然一掌拍来。

    余苍乞奋力抵挡,却挡不住,被打得喋血,连翻带滚,随即一跃而起,继续逃窜。

    他在南天的各座诸天中不断逃窜,过了不知多久,逃了不知多远,经过了几十座诸天。

    突然,他连翻带滚冲出一座灵能对迁桥中,只见前方一尊高大无比的神像耸立。

    那神像是火天尊的神像,巍峨壮观,神像脑后是高大万丈的火焰轮,正有不少神通者爬到火焰轮上,清洗火焰轮上的尘埃。

    ——这座神像曾经被秦牧烧毁,但后来又再度重建,比从前更加高大巍峨。

    余苍乞又惊又喜,躺在血泊中,嘶声叫道“我乃琅轩神皇!我乃琅轩神皇!被延康宵小追杀到此!炎崖子!炎崖子何在?快去通知火天尊!”

    这里是南天火天尊的火天宫,奢华无比,富丽堂皇,火天尊的大弟子炎崖子镇守这里,闻讯立刻赶来,听到余苍乞自报门户,不由脸色大变,高声喝道“来人,保护神皇!速速通知火天尊!”

    ……

    归墟大渊上空,两尊昊天尊站在一起,其中一尊昊天尊肉身破破烂烂,他是昊天尊的归墟之身,尚未成道。

    幽都之战时,他被灵玉上尊重创,逃入归墟,从空中坠落,狠狠砸在帝后别宫中,碎成一滩烂泥。

    那时,他的伤势极重,烂泥蠕动,刚刚重组成他的肉身,便随即又碎成一滩烂泥。

    万道天轮也被灵玉上尊打得破破烂烂,围绕这滩烂泥疯狂旋转,他炼化太素神女,得到太素的一身道法,以太素之道来修补万道天轮,让天轮渐渐完整。

    天轮炼化灵玉上尊这一击中蕴藏的太初之道的威能,过了许久,他才勉强镇压住伤势,心有余悸。

    在他打算回到幽都主掌战局时,归墟大渊中狂暴的光流向上冲去,潮汐爆发。

    他看到了红绳结扣。

    潮汐之中有五道红绳结成一种古怪的印法,不知在封锁什么东西,即便是归墟的潮汐也无法将之摧毁。

    并蒂双莲从大渊中冉冉升起,双莲花瓣旋转,绽放,里面传来帝后凄厉的叫声“牧天尊——”

    元姆夫人的叫声传来“姐姐,你叫破喉咙相好的也不会回来救你的。牧天尊的红绳结扣没有什么变化,只消你被我吞噬,我便可以成为归墟神女,挣脱他的红绳结扣!姐姐,你死一遭罢!”

    这时,昊天尊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自己必将君临宇宙洪荒,取得最终胜利,即便是父亲太初的武力如何强大,也反抗不了他。

    现在幽都之战已经过去了十多日,他的成道之身亲自前来,为的便是搭救他的母亲,元姆夫人。

    归墟潮汐再度爆发,红绳结扣在潮汐的光流中纹丝不动,只有并蒂双莲冉冉升起。

    “母后,孩儿听闻母后受难,前来搭救!”

    两尊昊天尊合二为一,噗通一声向双莲跪下,哽咽道“孩儿将要登基称帝,特来迎迓母后。今日,便是母后摆脱苦难的日子!”

    双莲中一片沉默。

    过了片刻,元姆夫人的声音传来,咯咯笑道“姐姐,我家昊儿来了,你现在没有任何念想了吧?你还有一条活路,那就是用轮回之道把自己藏起来,藏得越深越好,不要让我找到你!”

    帝后的声音消失,过了片刻,元姆夫人咯咯笑道“小贱人果然躲了起来,嘻嘻。昊儿,你解开红绳结扣,为娘便可以脱身了!”

    昊天尊沉默片刻,道“母后见谅,这红绳结扣我无法解开……”

    双莲中一片沉默。

    昊天尊试探道“适才母后不是说,可以挣脱红绳结扣吗?”

    元姆夫人嗔怒道“牧天尊的结扣乃是模仿弥罗宫主人的神通印法,我适才是骗姐姐的,哪里能解得开?”

    昊天尊眼珠子转动“那么母后可以承受住红绳结扣的威能吗?”

    元姆夫人顿时紧张起来,厉声道“你打算做什么?昊儿,我毕竟是你亲娘……”

    昊天尊的手掌已然落在红绳结扣上,将结扣的威力激发!

    结扣中,无数道纹崩现,那道纹是弥罗宫道纹,在并蒂双莲的上方组合,化作一只紫气弥漫的大手!

    这只手掌将归墟大渊完全塞满,这一刻,即便是昊天尊也感觉到令人心悸,令人绝望的气息!

    红绳结扣,并非是一个扣,而是一种印法!

    这是来自弥罗宫主人的印法,尽管秦牧领悟出的不多,但这一印施展出来,像是有一人站在时空的尽头,一掌印下!

    昊天尊的头发炸了起来,即便是他没有直面这一击,也感受到无以伦比的威胁力,更何况,元姆夫人就在印下的并蒂双莲之中!

    她将独自承受这可怕的威能!

    “这根本不是牧天尊所能施展出的神通!”昊天尊失声道。

    “这的确不是牧天尊所能施展的神通!因为这神通,是弥罗宫主人开创的!”

    大渊中传来元姆夫人的尖叫“牧天尊的这一手印法,没有任何变化!昊儿,我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不要用归墟神通!这印法对归墟神通有着莫大的压制!”

    昊天尊立刻腾空而起,呼啸向下坠去,追上那只大手,奋尽一切力量,向这只大手攻去!

    他乃是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存在,攻击力是何等惊人?但是无论他多少道攻击落下,也未能撼动掌形印法!

    “要遭……”

    他额头冒出冷汗,这印法已经压在并蒂双莲上,掌印下的元姆夫人发出刺耳的尖叫,双莲几乎被拍平,一片片莲叶纷飞,被打得脱落!

    尽管此时正值归墟潮汐爆发,但这一印竟然压着并蒂双莲轰向归墟的无底深渊!

    昊天尊突然心中微动“这道纹组成的印法,的确没有多少变化,这或许是唯一的生机!”

    他奋尽一切力量,抓起掌印的一根指头,奋力向上掰去。

    倘若这一式印法是完整的神通,便会千变万化,仅凭蛮力无法掰开,但是因为秦牧的红绳结扣没有任何变化,所以给了他可趁之机。

    轰隆!

    昊天尊头顶天空裂开,一炁大罗天浮现,道树无数根须纷纷探出,缠绕着这一根指头,终于将指头掰开。

    “母后,就趁现在!”昊天尊高声喝道。

    元姆不见动静。

    他向下看去,只见元姆夫人被压得趴在并蒂双莲中,半个身子被打得血肉模糊,动弹不得。

    昊天尊怒声咆哮,头顶道树枝条翻飞,卷起元姆,将她生生拉了出来!

    ————实在抱歉,回来的有点晚,更新迟了!

    。

百度搜索 牧神记 天涯 牧神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牧神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宅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宅猪并收藏牧神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