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牧神记 天涯 牧神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卵中太始声音带着哭腔,一边继续顶着蛋壳狂奔,一边试图修补蛋壳,然而外面太极星域传来的力量愈发浩瀚澎湃,将这颗圆卵打得裂痕越来越多,即便是修补也来不及。

    “我的蛋液要流出来了!”他哭出声来。

    随着蛋壳破裂,卵中的太始元液也开始顺着他的腿缝流失。

    太始欲哭无泪,长长吸气,将蛋壳中的所有元液一口气吸得一干二净!

    “一滴都不能浪费了!”

    他噙着泪,舔了舔嘴角的蛋液,抓起一块脱落的蛋壳,塞入口中,咔巴咔巴嚼了几口,仰头吞下。

    “牧天尊那坏胚,早就惦记着我的蛋壳,一块都不能留给他!”

    哗啦——

    蛋壳破碎,太始急忙四下抓去,将所有的蛋壳统统抓起抱在怀中,不断往嘴里塞去。

    两位太极古神气势汹汹杀来,刚追到跟前,便见一个胖男子青发青衣,蓬头垢面,腰间还缠绕着一圈蛋壳没有脱落,怀里正抱着一堆蛋壳狂啃猛吃。

    因为他吞掉了蛋中的元液,这些元液中积攒的能量无法完全炼化,只能积蓄在体内,而且又吃了这么多蛋壳,所以导致身体肥胖。

    并且,他还在变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圆滚滚起来。

    不过从样貌来说,倘若他能瘦下几圈,倒可以称得上是个丰神俊朗的美男子,怎奈他舍不得自己的太始元液和太始蛋壳,即便消化不了也要拼命的吃下去。

    “太始追随牧天尊太久,果然已经疯魔了,连自己的蛋壳都吃!”

    太阴娘娘冷笑一声,向这个穿着蛋壳裙的胖子痛下杀手“适才听你大道理说了一堆,还以为你是何等道貌岸然,没想到却是如此猥琐!”

    太极古神迟疑一下“一是做了,便只能做到底了!太始道兄冥顽不灵,只好将他杀了!当初我们兄妹要辅佐牧天尊,却被他拒绝,说我们二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既然没有做道友的可能,便只能做对手了!”

    他催动太极沙盘,两尊古神蛇尾纠缠,合力将太极沙盘催发到极致!

    呼——

    沙盘形成阴阳交泰之势,如同两条粗大的蛇尾相互纠缠旋转,绞碎一切!

    那抱着蛋壳的胖子手忙脚乱,怀中的蛋壳呼啦啦飞起,只见他从这些蛋壳中四处翻找,突然取出一面青铜色的镜子,探手将镜子放在脑后。

    轰!

    太极沙盘将那胖子淹没,两尊太极古神看得分明,只见太始脑后的青铜色的明镜迸发出清濛濛的光芒,照耀在他的身上,太极沙盘的威能竟然呼啸从他的身体里穿过,没能伤到他的分毫!

    两位太极古神心中一惊“这便是太始的伴生至宝?怎么这么古怪?”

    那面镜子并非是青铜所铸,只是颜色是青色,镜子背面看起来有许多古怪的花纹,镜光一照,让他们的神通便没有了威力。

    太始慌忙将其他蛋壳收起,抱在怀里,依旧拼命往嘴里塞去。

    两位太极古神既是好气又是好笑,心道“谁还能抢了你的不成?”

    他们欺身杀上前去,突然太始古神滚动一圈,向他们冲来,两人齐齐出手,一个纯阴神通一个纯阳神通,左右一封,便要将这胖子挡住。

    然而太始却从两人的神通中穿过,两人的神通威力是何等惊人?然而却仿佛没有触碰到他分毫。

    嘭嘭!

    太阴娘娘左脸中拳,太阳古神右脸中拳,两人又惊又怒,却见太始双手一左一右,形成牵引之势,将他二人牵引到一起,用的神通正是从太极之道中参悟出的神通!

    “用我们的本事来对付我们?”

    两尊古神不禁大怒“你只不过学到了皮毛,便敢在我们面前耍威风,太小觑我们了!”

    突然太始变招,阴阳太极化作太素之道,将两位古神打得措手不及。

    只见他双手一扣,混沌之气弥漫,围绕两尊古神化作一个巨大的花苞。

    太素忽开混沌苞!

    这是秦牧的神通,竟然被这胖子施展出来,毫无滞碍,宛如已经演练过千百遍一般。

    两位古神叱咤一声,催动太极沙盘,将混沌轰破,便见那圆滚滚的年轻人躬身向他们一拜一推。

    一炁混元道同游!

    同样是秦牧的神通!

    轰!

    太阳太阴二人吐血,倒飞而去,两尊古神几乎分开,心知不妙,急忙在倒飞途中双尾纠缠,免得被迫分开。

    倘若分开,他们便会被太始逐个击破。

    他们终于稳住身形,便见太始飞速向前滚动,大呼小叫“你们以为我这些年在蛋里面只吃元液吗?实不相瞒,牧天尊的一切神通,都瞒不过我的感知!他的一身本事,我能学便学,学不会便不理会!他去啃开皇,啃月天尊,啃阆涴,啃虚天尊,我只需要抱着他啃便要什么有什么!”

    后方的那面半生明镜高悬,镜光照耀,让他们二人的任何神通都无法击中太始的本体,径自从其体内穿过。

    两尊古神束手束脚,一边战斗一边后退,对太始这种打法恨得牙根痒痒,却无可奈何。

    太始围绕他们滚来滚去,怒道“我还打算一直啃他啃到成道,等我一出世便是成道的高人,却被你们坏了好事!我现在出世了,还怎么回到他的神藏中啃他?我拉不下这脸!”

    “先对付他的伴生至宝!”

    太阴娘娘立刻看出关键,喝道“是他那面镜子的作用!镜光只要照到他,便无法攻击到他!须得先拿下他的至宝,才能攻击到他的本体!”

    两人立刻合力催动太极沙盘,他们二人的肉身在沙盘中旋转,合体化作一尊牛首人身的土伯,三只眼睛喷出浓烈无比的幽都魔火,一拳轰向那面青铜色镜子。

    太始刚刚出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镜子有什么功用,只管祭起,催动其威能,此刻见到太极古神化作土伯攻来,便有些手忙脚乱。

    两尊古神一拳轰在青色镜子上,拳头从镜子中穿过,像是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突然镜子轰隆震动,镜子翻转,一只拳头弥漫着幽都之道,轰隆一声轰在两尊古神所化的土伯脸上。

    土伯仰面向后倒去,肉身崩塌,星沙四散,太阴、太阳嘴角溢血,露出不解之色。

    太始顿时胆气大增,将秦牧的各种神通施展开来,端的是出神入化,身形又滑不留手。

    两尊太极古神连连躲避,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心中暗暗叫苦“这个太始一副无赖打法,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赖的先天五太?不当礽子!”

    两人忍无可忍,对视一眼,突然齐声长啸,催动各自参悟出的太极之道的道境神通,顿时太极沙盘演化宇宙洪荒,如同天地初辟之时,洪荒未辟,四极未立,一片苍茫。

    这幅景象极为恐怖,多达二十六重洪荒宇宙重叠,形成二十六重太极图案,太极宇宙叠加在一起!

    太始落入神通之中,正欲故技重施,却警觉的察觉到危险,立刻变招,圆滚滚的身躯中传来一声爆喝!

    他脑后的青冥镜旋转升起,镜光一照,也有多达二十六重青冥宇宙重叠在一起!

    双方怒喝,轰然碰撞!

    阆涴从渡世金船上飞身而起,立刻前去营救月天尊,火天尊正欲将月天尊炼死,突然头脑中浑浑噩噩,心知不妙,急忙闪身后退,右手叉开,向前用力一抓。

    阆涴险些落入他的掌心,身形隐匿虚空之中,只见五根如同火焰般的手持穿破一重重虚空,从她身形四周抓过,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道灼烧过的痕迹。

    月天尊得此机会,从火天尊的束缚中脱身。

    阆涴挥手,飘带飞出,化作一道虹桥,将她接引过来。

    火天尊停下脚步,目光穿过虚空,落在两人身上。

    月天尊惊魂甫定,低声道“怎么脱身的?”

    “圣婴的金船救我脱身。”

    阆涴目光向金船看去,只见那艘金船穿过幽都,向正在攻击秦凤青的虚天尊撞去。

    虚天尊抬手挡去,立刻感觉到金船势不可挡,急忙躲避,金船呼啸冲过,一道金光从船上洒落下来,卷起秦凤青。

    下一刻,秦凤青便落在船头。

    虚天尊向船上攻去,却见那金光一重又一重,将她的攻击挡下,不过这金光挡不住她多少时间,只怕便被她攻破。

    这时,凌天尊走来,金光洒下,凌天尊落在船头。

    虚天尊心头一跳,额头冒出冷汗,即便她现在攻上金船只怕便要面对凌天尊和秦凤青的攻击!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土伯的肉身收了!神器御天尊!”

    她舍弃金船,元神飞腾而起,向土伯肉身抓去。

    与此同时,幽都深处,无边的黑暗之中,突然有火光亮起,熊熊魔火飞速蔓延开来,将一尊浑身黝黑的神器御天尊照亮。

    那尊神器御天尊额头火焰熊熊,化作两根长角,腾空而起,压向金船!

    此时,土伯肉身的头颅已经崩塌到额头处,坍塌的眉心大殿中,突然一尊神器御天尊冲天而起,从虚天尊的元神指缝中向天外飞去!

    “晓天尊的神器御天尊!”

    虚天尊心中一惊,立刻认出那尊神器御天尊,正是晓天尊的那尊神器御天尊。当初晓天尊被月天尊流放,神器御天尊破破烂烂,被幽天尊收走。

    那尊神器原本已经不可用,但秦牧与元姆夫人做交易,让元姆夫人修复了那尊神器。

    “糟糕,这神器是幽天尊拿了去,用来对付祖神王的!幽天尊的肉身弱,但神器肉身强,这尊神器,足以弥补他的弱点,让他的最强元神有了用武之地!”

    虚天尊虽然猜出幽天尊拿走这尊神器的用途,但也没有前去支援祖神王的打算,心道“还是土伯肉身要紧!”

    她元神抓向土伯的头颅,刚刚触碰到,突然土伯头颅崩塌,一块块有如诸天世界般大小的碎片脱落下来。

    虚天尊怔了怔,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土伯的身躯,竟然是一个空壳!

    她的目光向下看去,只见那无比庞大的土伯肉身,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层外壳!

    “土伯的血肉,哪里去了?”

    她不禁抓狂,随即看到土伯体内无数业火熊熊燃烧,汇聚成一个巨大的业火金球,业火中,一个身影在火中燃烧。

    她微微一怔,看向那业火中的男子,那是阿丑土伯。

    她的目光移开,落在土伯的脚下,那里是玉锁关。

    玉锁关中的阿丑,与土伯体内的阿丑,是同一人,只是被力扭曲了幽都的空间,导致看起来有两个阿丑而已。

    另一边,秦牧已经来到土伯脚下,迈步走入玉锁关。

    玉锁关中,琅轩神皇坐在一块业火功德碑,双手放在屁股下撑着,晃着自己两条腿,悠然自得的看着他走入关中。

    “牧天尊,你是来寻阿丑土伯,还是来寻天公转世?”

    琅轩神皇微微一笑,悠然道“你来迟了。我弟昊天尊,早已算到你会来这里,也早已算到土伯的计谋,天公的计谋。他对你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夜猫这几天一直催我求月票,我总是忘记了,现在双倍月票只剩下最后十二小时了,泪求月票!兄弟们别留了!

    。

百度搜索 牧神记 天涯 牧神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牧神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宅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宅猪并收藏牧神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