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牧神记 天涯 牧神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昊天尊与晓天尊微微一笑,迈步走入十万大山,昊天尊悠然道“牧天尊不在吗?为何不见他亲自来迎?”

    江云间道“义父不在。义父说嫱天妃已死,机会难得,他前去搭救凌天尊。”

    七位天尊心中凛然,昊天尊停步,看向火天尊、宫天尊,火天尊与宫天尊会意,转身离去。

    晓天尊沉吟一下,回头看了看两位太极古神,露出询问之色。

    两位太极古神这次寻到他,说要辅佐他,晓天尊自然是倒履相迎。毕竟他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身边没有什么高手,在面对昊天尊时很是吃亏。

    只是此次见太易,这两位古神也是先天五太,太极古神肯定是要留下的,而他也想见一见太易。

    只不过,营救凌天尊至关重要,一是凌天尊之死与他有关,二是格杀凌天尊的是太帝元神所化的天尊明方雨,明方雨所驾驭的肉身,正是天帝太初的真身!

    倘若秦牧前去营救凌天尊,那么这便干系到他的太初真身!

    太初真身,才是他能够战胜昊天尊等六位天尊的本钱!

    拥有真身,再掌握成道之法,谁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太阴娘娘看出他的疑虑,突然道“兄长留在这里,我去便是。”

    太阳古神道“妹妹带着咱们的伴生至宝,以备不测。”

    太阴娘娘带着太极沙盘离开。

    晓天尊松了口气,向江云间笑道“小哥儿丰神俊朗,年纪小小便修为不俗,不知师从何人?”

    昊天尊的目光也落在江云间身上,心中微动,江云间的修为不算高,但是功法却着实古怪,而且境界也十分古怪,连他们也看不出江云间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修炼到什么境界。

    江云间笑道“我师父正是太易。”

    众人脸色微变。

    祖神王、虚天尊等人对视一眼,祖神王突然笑道“太易教你本事,自然是极为厉害的。难怪你年纪轻轻便有这等修为实力。我听闻太易无所不知,你既然是他的高徒,那么我考一考你,看看你学了太易几分本事。”

    江云间跃跃欲试。

    祖神王微微一笑,摊开手掌,江云间不由自主落入他的掌心之中。

    “你放心,远来是客,我不会为难你。”

    祖神王看向掌心,笑道“只要你能破开我的天道苍穹,我便承认你学到了太易的本事。”

    江云间站在他掌心中,抬头看去,只见白云袅袅,天空蔚蓝,天道迢迢,化作一片诸天世界。

    诸位天尊停步,纷纷向祖神王掌心看去。

    祖神王乃是当今世上天道造诣的第一人,亲自以天道来考校他,在掌心中设下重重天道封印,倘若江云间果真是太易弟子,破去这些天道封印不难。

    而他们也可以从江云间破除封印的过程中,一睹太易的功法神通,从而推测出太易的实力。

    江云间抬头笑道“原来是天道封印,我当天尊的本事有多超凡脱俗,没想到是这等粗浅神通。”

    他径自向外走去,抬手轻轻一叩,天道苍穹这一招大神通的中枢,天纲封印顿时浮现,天纲封印浮现,其他四十八天道封印也纷纷浮现!

    祖神王掌心中天道交织交错,封印千变万化,令人目不暇接。

    江云间对其他封印不闻不问,径自将天纲封印破除,顿时所有天道变化止歇。

    江云间从容破除其他天道封印,从祖神王的手掌中走出,纵身跃下,落在地上,心道“惭愧,若非师父带着我去天海体悟天心,又引领着我在天海感悟天道,把天道讲得透彻,我根本无法破解祖神王的神通。”

    他的师父自然不是太易。

    太易从未收过弟子,也从未传授给他人功法神通,也从未传过道。

    江云间的师父蓝御田,而且是秦牧亲自要求蓝御田收他为徒,是入室弟子。

    蓝御田弟子虽多,但入室弟子只有江云间一个。

    江云间也是第一个,以及目前唯一一个修炼蓝御田开创的五太体系的人。

    延康年轻一辈中,就数他的实力最高,甚至比许多老一辈还要高明。

    秦牧选择他来迎客,也是这个原因。

    琅轩神皇咳嗽一声,道“小哥儿的本事不坏,的确得到了太易的几分本领。我也想试探试探你,不要见外。”

    他很是客气,然而一出手便是太初神通。

    晓天尊的眼角跳了跳,琅轩神皇所施展的太初神通虽然是靠他脑后的那枚道果,但却是极为精妙,让他看了也不禁暗赞一声孽子厉害。

    琅轩神皇施展的太初神通,是一种太初封印,是入道神通,除了有考验江云间的意思之外,也有向晓天尊炫耀的意味。

    晓天尊自然心知肚明。

    他也很想看看江云间这位太易传人,是否能够破解太初神通。

    江云间在神通中走来走去,笑道“你这是太初神通。破解起来有些吃力。不过,根据我师父叫我的太初之道来看,你这种神通不全是你自己的领悟,连你自己都是一知半解。”

    琅轩神皇忍不住笑道“大言不惭。”

    不久,他的脸色便不由变了。

    只见江云间竟然寻到他这门太初封印的弱点,将这种神通从容破解!

    琅轩神皇脸色阴晴不定,突然冷冷道“牧天尊,是你罢?你以为你化作这少年的样子便能瞒得过我吗?”

    江云间纳闷,笑道“你这天尊又在说什么昏话?牧天尊是我义父,怎么可能冒充我?”

    琅轩神皇闷哼一声,犹自怀疑江云间便是秦牧变化而成。

    “有意思!”

    虚天尊饶有趣味道“太易懂得我的幽都大道吗?”

    江云间向她看去,只见她头顶少了一根角,像是被人砍断,笑道“你是虚天尊?你头顶的角哪里去了?”

    虚天尊哼了一声,对这小子没有半点好感,直接施展一式魔道大神通,淡淡道“被你义父砍断的。你认不出我角上的剑伤吗?”

    “我没有跟义父学过剑法。”江云间小心翼翼道。

    他观察虚天尊的神通,过了片刻,也将这门神通破去。

    虚天尊赞道“教你的那人,果真厉害无比!”

    突然,太阳古神道“我也想试探一二。”

    众人各自施展神通,来考验江云间,然而无一例外都被江云间破去,即便是昊天尊和晓天尊亲自考验,也没能难倒他,几位天尊和古神这才心悦诚服。

    “太易的弟子,理当有这等本事。”他们心中再无怀疑。

    江云间瞥了瞥天色,突然道“你们考验我这么久,那么我也考验考验你们,看看你们这些天尊的成色如何!”

    众人失笑。

    祖神王笑道“也就因为你是太易的弟子,倘若换做他人对我这么说话,早就被我打死了!”

    江云间冷笑道“所谓天尊,也不敢接受考验吗?我用来考验你们的,是我师尊画的一个道纹阵列,我被难倒了,你们若是能解开,我自然向你们磕头赔罪!你们若是有胆子,便随我来!”

    几位天尊心中微动“太易画的道纹阵列?这倒不容错过!”

    他们跟着江云间来到十万黑山的一片断崖前,只见那崖壁上绘刻着一些道纹,组成阵列,果真是玄妙无比!

    昊天尊和晓天尊的目光落在那阵列上,不由得脸色微变,心道“太易的神通,果然莫测高深。这道纹阵列,我一时间也看不懂!”

    诸位天尊和古神苦思冥想,他们的目光只要落在那道纹上,便不由自主的被其中的神妙所吸引,越陷越深,只觉其中有着无穷神妙,无尽变化,让人陶醉其中。

    太素从中看到了太素之道,太阳古神从中看到了太极之道,其他人等,也各自看到自己的道法,越是细看,便越是沉迷。

    江云间松了口气,心道“义父让我带他们来到这里,利用崖壁上的道纹阵列拖住他们,拖到傍晚,看来是可以成功了。奇怪,这些道纹阵列到底是什么?为何连天尊都会被其难住?”

    崖壁上的道纹阵列,是秦牧亲自刻在上面的,秦牧吩咐他不要看,等到太阳快落山时,再唤醒诸位天尊,引他们前往世界树下。

    因此这崖壁上的道纹阵列到底是什么,他也不太明白。

    不过他师父蓝御田来过这里,看过崖壁上的道纹阵列,对他说是鸿蒙元气符文的变种,也嘱咐他不要去看,否则便会沉迷其中。

    过了不知多久,江云间瞥见夕阳西下,连忙咳嗽一声,高声道“列位天尊,你们解开这道纹阵列的奥妙了吗?”

    昊天尊、晓天尊等人纷纷醒来,只见日沉西天,他们站在这里,竟然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大半日时间!

    晓天尊赞叹道“太易道兄果然非同小可,这道纹阵列,我不曾看懂,不禁对太易道兄心存敬畏。”

    江云间冷笑道“你们平白无故考验我,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快点走吧,你们来见我师父的,却磨磨蹭蹭,耽误了这么久,让我师父等你们,不当礽子!”

    祖神王大怒,心道“这小鬼牙尖嘴利,真不是牧天尊假扮的?”

    众人跟着江云间向世界树赶去,只见前方世界树越来越近,越发显得那株宝树的伟岸无双。

    “这株树,像是牧天尊神藏中的那株!”

    诸位天尊古神看向那株树,赞叹连连,心道“但是比牧天尊那株大得太多了。这株树是爷爷,牧天尊的那株是孙子!”

    他们来到树下,西天的太阳渐渐沉入山下,围绕世界树运转的那轮太阳也渐渐失去了亮光,黯淡下来。

    就在此时,突然天崩地裂的巨响传来,震得诸位天尊站不稳身形!

    众人脸色大变,却见这股震动从十万黑山的外面传来,他们向外看去,只见十万黑山外如同宇宙湮灭一般!

    诸天万界崩溃坍塌,一切荡然无存!

    众人脸色唰的一声变得无比苍白,这一幕太震撼,同时又让人摸不清头脑,贸然间还以为整个宇宙真的毁灭了一般。

    他们回过神来,突然,道音缭绕,从天上传来。

    众人纷纷抬头看去,却见终极虚空从天空中浮现,一株道树千枝万条出现在他们的上方,若隐若现。

    那道树郁郁葱葱,充满了活力,比他们在玉京城中所见的道树更加茁壮,道树上有一枚混元道果,令他们望而生畏!

    就在他们的目光落在那道果之上时,突然下方金光缭绕,一座金灿灿的大殿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金殿的殿门轰然开启,殿中混沌之气涌动,飘摇,隐约可见一个身影坐在殿中。

    昊天尊凝聚目力,试图看清那个身影,只勉强能看得出来是个老者,低声道“姑姑,那是太易吗?”

    太素神女道“我上次见他时,是个女子。”

    太阳古神道“易者,千变万化也。太易可男可女,可幻化众生,可化作万物。这才是莫测高深的成道者啊!”

    说罢,他向殿内长揖到地“太极,拜见道兄!”

    “免礼。”

    殿内的秦牧口中发出苍老的声音“你们来见我,所为何事?”

    。

百度搜索 牧神记 天涯 牧神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牧神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宅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宅猪并收藏牧神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