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岩记得,深海大监狱当中,克洛克达尔的确是被关押在这里的,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和他同一个牢房,这倒也算是一个缘分了。

    末世爆发之前,武岩也恰好刚刚高中毕业的程度,那个年龄段,武岩和大多数人一样,喜欢炫酷类的电影,还有一些火爆全球的动漫。

    比如火影,死神,海贼和妖尾等等,而海贼作为人气最高的动漫,武岩自然是颇有了解。

    “武岩?你的名字我没听说过,你是如何被抓进来的?”,沙鳄鱼很奇怪的看着武岩,开口问道。

    能被关进这里面的人,无一不是威震大海的强者和大人物,偏偏武岩的名字自己从来没听说过。

    “我怎么被抓进来的?赤犬、黄猿和卡普三人联手,我打不过,就被抓紧来了……”,武岩一副闲聊的模样,语气不悲不喜,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

    武岩的话,让沙鳄鱼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道“你确定?两位海军大将,再加上海军英雄卡普联手?就为了对付你?你以为你是海贼王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情况就是这样的……”,被关在牢房里面也没什么事情,若是可以的话,武岩倒也愿意和沙鳄鱼聊聊天。

    不信!

    是的,对于武岩所说的话,沙鳄鱼是真的不相信的。

    海军大将是什么样的存在?那可是海军本部最高战力了,随便出现一个,就足以让大海都为之震动。

    而卡普更是传说中抓住了海贼王的海军。

    他们联手,却只是为了对付这个家伙?怎么想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或许,沙鳄鱼也难得有个人聊天了,因此,尽管觉得武岩可能是在撒谎和吹牛,但难得有个人进来,他也想说说话。

    而且,武岩能被关押到推进城最低层,本身也就证明了他的危险程度。

    因此,沉默了片刻之后,沙鳄鱼跟着说道“那么,你是海贼吗?”。

    “并不是”,武岩摇了摇头答道。

    “那你不是海贼,为什么会被关进来的?”,武岩的回答,让沙鳄鱼更加诧异了。

    “也没什么大事吧?就是在香波地群岛的时候,看不惯一条狂吠的狗,所以顺手宰了而已,对了,那条狗似乎很名贵呢,叫天龙人来着”,武岩开口回答说道。

    “你杀了天龙人!?”,武岩的这个话,让沙鳄鱼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他。

    难以置信,天龙人意味着什么,他自然是明白,虽然天下间的人没有谁看天龙人是顺眼的,可是,敢对天龙人出手的,屈指可数,武岩不但出手了,甚至还杀了天龙人?

    疯狂,沙鳄鱼自己就是个野心家,自认为各种疯狂的事情,也算是见识过了,可是听到武岩杀了天龙人,沙鳄鱼依旧对武岩的疯狂行为觉得震撼。

    不过,想到刚刚武岩所说的话,卡普和两位大将联手对付他,沙鳄鱼心中的震撼又变得平缓了许多。

    “呵呵呵……”,沙鳄鱼的嘴里,突然笑了起来,道“没想到啊,堂堂深海大监狱的最底层,居然会关进来你这么个有意思的家伙,你这说谎的能力,真的是信手拈来啊”。

    是的,沙鳄鱼觉得武岩所说的这番话,完全是在吹牛了。

    杀了天龙人?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做的,而且,卡普和两位大将联手对付他?这更加不可能。

    最主要的是,自己被关进来并没有太久,在此之前,完全没听说过武岩这号人物。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沙鳄鱼的话,武岩也没有去争辩的意思,只是平静的对沙鳄鱼说道。

    “哦?说说看”,听到武岩突然准备和自己讲故事,沙鳄鱼眉头微微挑了挑,不置可否的说道。

    “嗯,这个故事很有啊,叫做坐井观天,从前啊,有一只青蛙,待在一口井中……”,武岩开口,将坐井观天的这个故事,仔细的给沙鳄鱼给讲述了一遍。

    “混账,你居然嘲讽我是一直青蛙!”,武岩的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沙鳄鱼当然能听得出来,听到坐进观天的这个故事,沙鳄鱼的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开口叫道。

    “好了,别生气,俗话说得好,忠言逆耳,再说了,你现在戴着海楼石手铐,一身能力都发挥不出来,就别装腔作势了”,看着暴怒的沙鳄鱼,武岩摆了摆手,并没有丝毫忌惮的样子。

    别说他现在戴着海楼石手铐了,就算是自由之身,武岩也不怕他。

    沙鳄鱼的晶点数,也不过是2600罢了,并不值得忌惮。

    武岩的话虽然让人生气,但戴着海楼石手铐,自己也的确做不到什么,沙鳄鱼压下了自己心头的怒火,瞥了一眼武岩手上同样戴着的海楼石手铐,反讽道“哼,你自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你似乎误会了什么,我的情况和你可不一样,这手铐,我随时可以挣脱”,对于沙鳄鱼的反讽,武岩开口纠正着说道。

    “哼,撒谎越来越奇怪了”,对于武岩的话,沙鳄鱼撇了撇嘴。

    既然戴上了海楼石手铐,说明他就是恶魔果实能力者,自己还从来没听说过哪个恶魔果实能力者能挣脱海楼石手铐的,自然,沙鳄鱼的心中,认定了武岩就是个会撒谎的人。

    “别吹牛了,你歇息一会儿吧,若是你真的能随意挣脱的话,你还待在这里干嘛?你为什么不想办法越狱出去?”,沙鳄鱼没好气的说道,摆了摆手,似乎没有了再和武岩这个吹牛者继续聊下去的兴致了。

    “区区这么个监牢,如何能困得住我?只要我想走的话,随时都能走”,武岩开口说道。

    “呵,既然你随时都能走的话,为什么不走?”。

    “我是自己想留在这里的不行吗?”。

    “这深海大监狱怎么回事?你这种家伙,也能也能被关到这里来,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

    “嘿,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你之所以不相信,因为你是井底之蛙罢了,以后你别叫沙鳄鱼了,我觉得沙青蛙这个称呼更适合你”。

    ……

    待在牢房之中,有特定的守卫盯着自己,武岩又不知道艾斯被关在什么地方,所以,并没有轻举妄动,在这监牢中,似乎也就只能撩拨撩拨沙鳄鱼,以此来打发时间。

    对于武岩的话,沙鳄鱼自然是不相信的,虽然武岩总是强调了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可是,在沙鳄鱼看来,武岩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吹牛的。

    看看他进入监牢之后,前前后后说了些什么?

    他说他杀了天龙人,他说是卡普和两位海军大将联手才把他抓进来的,他还说海楼石手铐对他没有作用,自己想走随时都能离开……

    就算是海贼王哥尔d?罗杰复生,也做不到这些吧?这不是吹牛是什么?

    沙鳄鱼,本来独自一人被关在牢房中的,一个人的孤寂感自然非常难受,刚开始看到有人进来了,沙鳄鱼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虽然不知道进来的是什么人,但能有人陪自己聊聊天,解解闷还是不错的。

    可是,和武岩对话了一番之后,沙鳄鱼是被气得三尸神暴跳。

    武岩嘴里喋喋不休的,甚至嘲讽自己为“沙青蛙”,这让沙鳄鱼反又是愤怒,又是无奈。

    这个时候,鲨鱼的心中似乎觉得自己一个人被关着,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这样,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武岩这三天喋喋不休的话,让沙鳄鱼的精神似乎遭遇了不小的摧残,双眼都有些黑眼圈了,终于,监牢的门再度被打开了,深海大监狱的副署长汉拔尼再次出现了。

    “你这是要给武岩换一个牢房了吗?”,看着走进来的汉拔尼,沙鳄鱼开口问道,觉得这家伙第一次这么顺眼的样子。

    看了一眼沙鳄鱼双眼沉重的黑眼圈的模样,汉拔尼愣了愣,不过,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把目光放在武岩的身上,道“武岩,走吧,你杀了天龙人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今天就要在海军总部,公开处刑你”。

    “这一天终于到了吗?走吧”,听到汉拔尼的话,武岩站起身来,有些急不可耐的样子说道。

    武岩的这个反应,让汉拔尼傻眼了,楞了一下,道“你是不是会错意了?我说带你去公开处刑,可不是说要放了你”。

    “我知道啊,快走吧”,武岩当真是急不可耐的样子,一马当先的已经走出了牢房了。

    “这家伙,真是奇怪”,愣了许久,汉拔尼无奈的摇了摇头,跟上了武岩的脚步。

    虽然不知道武岩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但只要把他交接给海军的话,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随着武岩和汉拔尼他们离开,牢房被重新关上了,可是沙鳄鱼却有些傻眼的模样,看着武岩的身形消失在黑暗之中。

    刚刚汉拔尼说他杀了天龙人?

    “难道?那家伙说的话,真的都是事实吗?”,沙鳄鱼的嘴里,低声呢喃着说道。

    不知为何,被摧残了三天,沙鳄鱼都恨不得武岩赶紧消失,可真的消失了,牢房重新恢复了一片死寂,这又让沙鳄鱼觉得有些不适应了……

    。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