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叔常坐了下来,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平静了下来,心中则暗自思索着如何才能把诛仙古剑要回来。

    不错,诛仙剑的确是很危险,但是,即便是再危险,这也是青云门的家产,岂能送给别人?

    这就比如说是一个国家,尽管国家的领土内,有一个小岛屿孤悬海外,几乎没有什么价值,可是,这个国家会把这个小岛屿让给别人吗?

    本来,听到了武岩不肯把诛仙古剑交出来,曾叔常他们态度强硬,想要逼迫武岩把剑交出来的,可是,看武岩的态度也很轻易,曾叔常他们反而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毕竟他们很清楚,若是真的动起手来的话,自己这些人加起来也不一定是武岩的对手。

    好在正进退两难的时候,苏茹开口了,算是给了大家一个台阶下。

    不过,就因为这样,便放弃了拿回诛仙剑,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沉吟了片刻之后,曾叔常觉得既然来硬的是不行,那么就只能来软的了……

    “武岩先生,你对我青云门的大恩,我们青云门上下都铭记于心,按理说,你若是看中了任何青云门的宝物,我们都该拱手相让才对,只是,诛仙剑对我们而言,并非是单纯的一件武器那么简单,这是我们从青叶祖师那一辈,就一直流传下来的宝物,上面更承载了我们对祖先的思念……”,曾叔常开口,动情动理。

    曾叔常这番话,让青云门上下的人,都似乎受到了感染。

    的确,诛仙剑对青云门而言,已经不只是单纯的一件武器那么简单了,而是一种精神支柱和象征,如此说来,诛仙剑的确是不能丢啊。

    “这是硬的不行,准备来软的了吗?”,曾叔常的话,让武岩心中喃喃暗道。

    同时,也摇了摇头,道“你的话虽然没错,但是,在我看来,其实我拿走了诛仙剑,对你们而言同样有所裨益”。

    一言及此,武岩微微一顿,接着说道“诛仙剑留在你们的手中,只会让你们沉浸在先祖的荣光之中罢了,对你们反倒是有害无益,这荣光的确值得自豪,但是,却也是你们更进一步成长的障碍,今日诛仙剑不在你们手中,我希望你们能找到比诛仙剑更强的武器,亦或者是出现比青叶祖师更加风华绝代的强者”。

    “嗯,武岩先生所言,似乎也有理啊……”,武岩的这番话落,让青云门不少弟子仔细的品了品,暗自点头,觉得这番话似乎有理。

    青叶祖师很强,这的确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出现过超越青叶祖师的强者出现,这岂不是说明了青云门一直都在退步吗?

    “强词夺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水月大师却忍不住开口了,道“如你所言,那凡尘俗世之中的人,也不该继承父母的产业了?他们应该散尽家财,然后白手起家,创立一番比父亲祖辈们都要庞大的产业,这才算合理吗?”。

    “不错,武岩的话,简直是偷换概念啊……”,水月大师的这番话,让不少青云门的弟子反应过来了,暗自点头。

    不管怎么说,诛仙剑都是青云门的宝贝,更是青云门的信物,不管武岩说下大天来,这也不会错,哪有轻易送给别人的道理?

    就像是一个国家的传国玉玺一样,不管别人怎么说,会有人愿意把传国玉玺送给别人的吗?

    “这个……”,水月大师的话,怼得武岩神色有些尴尬。

    的确,刚刚武岩的话,也的确是有些强词夺理了,毕竟要用言语说得青云门的人愿意把诛仙剑交给自己?武岩自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相信就算是嘴遁技能已经点满了的漩涡鸣人也不一定做得到吧?

    “好吧,在你们看来,的确有理,可是在我的角度看来,这诛仙剑乃是我的战利品,不管是谁,也休想要过去!”。

    言语方面,自己没有办法舌辩群雄,武岩也就不想着和他们争辩了,脸色一正,神色坚定的说道,摆出一副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把诛仙剑交出去的架势。

    这……

    看武岩摆明了是一副软硬不吃的态度,青云门的诸位首座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也都没辙了。

    武岩的给人的感觉,此刻就像是一个刺猬似的,让人无从下嘴。

    难道?诛仙剑今天真的就要这么易主吗?

    “武岩先生,言之有理……”。

    只是,就在青云门的这些人,一时间都没辙了,气氛变得诡异的安静了下来的时候,旁边的萧逸才这个时候开口了,走上前了几步,目光落在武岩的身上,道“站在我们青云门的立场上我们所言有理,同样的,站在武岩先生的立场上,你所言同样有理,但诛仙剑毕竟只有一柄”。

    “那么,新的掌门人,你是什么样的说法呢?”,听到萧逸才的话,武岩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开口问道。

    “天下皆知,武岩先生与我青云门相交莫逆,否则,正魔大战也不会如此拼尽全力的帮我们了,这份情义,天下皆知!”。

    一言及此,萧逸才微微一顿,接着说道“但若是武岩先生大战时候,将诛仙剑据为己有,天下人岂不是说你和我们青云门的交情,是冲着诛仙剑而来?平白玷污了你与我青云门之间的情义”。

    “所以,我觉得诛仙剑固然可以赠于武岩先生,但武岩先生的成名法宝,也该回赠于我们青云门,如此一来,互赠法宝,千年之后,相信也是一桩美谈!”,最后,萧逸才的目光落在武岩的身上,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用诛仙剑,换我的黄沙之手?”,听得萧逸才的这番话,武岩微微一怔,没想到他居然会提出这个要求来。

    仔细想了想,黄沙之手550的晶点数增幅的确不少,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越来越强,这件武器的增幅会越来越鸡肋。

    此刻有了诛仙剑在手的话,黄沙之手拿出去,也的确没有什么影响。

    本来,武岩的心中还觉得诛仙剑自己留着,黄沙之手可以留着,说不定等小萌,或者是更久远的将来,裴玉风她们晶点数提升到了2000的时候可以送给她们。

    不过,萧逸才的话,却也有些道理。

    再说了,要等她们提升到2000晶点数的程度,指不定到时候自己的诛仙剑又淘汰了呢?

    “也好,既然如此的话,那这黄沙之手便给你了,算作交换吧”,沉吟了片刻,武岩的目光落在萧逸才的身上。

    看着他高达2600的晶点数,的确是快追上田不易这些峰脉的首座了,手在虚空之中一样,黄沙之手这件兵器拿了出来,有些不舍的的看了一眼之后,旋即抛给了萧逸才。

    武岩还记得之前得到了黄沙之手的时候,自己盼星星盼月亮的努力修炼,力求晶点数突破2000的时候,能够装备上这件兵器,却没想到,这件兵器自己还没用多久,就要送出去了,心中也的确是有些不舍。

    当然,有了诛仙剑在手的话,即便留着,以后几乎也没有使用的机会了,还不如将它交出去。

    “好剑!这剑不止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竟然还自带剑招!”,将黄沙之手握住了之后,萧逸才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黄沙之手的力量,脸上带着欢喜的神色说道。

    虽然黄沙之手的力量比诛仙剑要差一截,可是,却没有诛仙剑那么危险,再加上黄沙之手居然本身就带着一个能够控制对手的招数。

    如此看来,这次的交换,对青云门而言,即便是吃亏,也没有多少啊。

    “这,似乎是最好的结局了”,看着萧逸才得到了武岩的黄沙之手,青云门的诸位首座们,心里也好受了不少。

    虽然对于诛仙剑依旧有些肉疼,但是,能够把武岩的宝剑要来,这也不错啊。

    以武岩的实力,他随身携带的宝剑,品质也定然不凡。

    一番交易之后,也算是皆大欢喜了,而且双方也都维持着表面上的情义没有撕破,再好不过了。

    然后,双方又是气氛融洽的聊了聊一些关于青云门重建的事情之后,大家也算是忙了一个晚上没怎么休息了,武岩转身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去休息了。

    “赌桌上有句话说得好,输少当赢,诛仙剑注定是拿不回来了,能够把武岩的剑拿到手,也算是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补偿吧”。

    随着武岩离开之后,曾叔常开口说道,面带笑意的看着萧逸才,对于他这个刚继任的掌门人,还是觉得满意的。

    “这柄剑,同样不只是一件武器而已,也是我们青云门和武岩先生只见情义的见证,有了它,只要武岩先生还活着一天,都没人敢对我们青云门动手,要说起来,这次交易,我们青云门并未吃亏!毕竟,武岩先生的威慑力,可不是一柄诛仙剑能比的”,脸上带着笑意,萧逸才开口说道。

    “不错,掌门所言有理!”,这番话,让大殿上许多人都赞同的点点头。

    如此看来,这次交易,似乎还赚了?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