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张小凡已经是到了绝境般了,能够找的人,似乎只有武岩了。

    旁边的碧瑶没听过武岩的名头,所以好奇的打听了一番,得知武岩是来自海外仙山的修士,非常强大,碧瑶的心中也有些期待。

    沉吟了片刻之后,碧瑶还是决定陪张小凡一起去青云门找武岩求援。

    两人躲过了炼血堂的人的追杀,朝着青云门这边进发过来,赶路一番之后,很快就来到了青云山附近。

    悄然无息的,张小凡和碧瑶两人朝着青云门中潜入进来,到底也在青云门生活了这么多年了,对于青云门的事情还是很熟悉的,张小凡带着碧瑶,驾轻就熟的绕过了青云门的守卫。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几道强大而至刚至阳的气息划过,却是天音寺四大神僧之一的普空大师,带着天音寺的几位高手过来了,应道玄掌门之邀,前来商议共同对抗魔道的事情。

    “嗯?有邪恶的气息!”,普空在青云山上空划过,突然,心有所感的停了下来,同时,强大的心神铺开,很快感受到了气息的来源之地。

    抬起手来,青云山下好几株大树被拔了起来,露出了下面的碧瑶和张小凡两人。

    “魔道中人,鬼鬼祟祟,一定不怀好意!”,看着下面的碧瑶和张小凡两个人,普空大师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嘴里断声喝道。

    说话间,普空大师手掌一抬,一个钵盂出现了,黄蒙蒙的光芒从钵盂之中摄了出来。

    然后,惊叫声中,碧瑶和张小凡两人被普空大师的钵盂吸了进去。

    掌门大殿当中,道玄自然是亲自接见了普空大师了,只是焚香谷虽然回信了,但是人还没有到来,因此,道玄和普空大师之间只是简单的闲聊了几句而已,并没有谈论如何对付魔道的具体事宜。

    “对了,道玄掌门,贫僧有一事相询”,闲聊了一会儿,双方倒也算是气氛融洽,突然,普空大师仿佛漫不经心的样子,开口对道玄问道。

    “哦?普空大师想知道什么?”,闻言,道玄的脸上同样不动神色,但是心中却暗自打起了精神。

    他知道,普空大师想问的东西,一定和张小凡和普智大师的事情有关了,这件事情的真相和来龙去脉自己已经弄清楚了,却并没有告诉天音寺。

    “当年草庙村惨案,我普智师弟丧命,听闻林惊羽和张小凡两个遗孤,被你们青云门收下了,不知道这两个孩子,过得可还算好?”,普空大师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开口对道玄问道。

    “哦?普空大师居然会对这两个孩子的事情这么在意?”,并没有急着回答普空大师话语的意思,道玄反而是意有所指的看着普空大师问道。

    当年的真相虽然从武岩的嘴里已经知道了,但看普空大师的模样,他似乎也知道当年事情的一些真相,这让道玄心中暗自的打探,看看他知道什么,他知道多少。

    “嗯,我佛慈悲,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来了,老衲我也就随口一问罢了”,普空大师低眉垂目,神色平静的说道,仿佛真的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我信你个鬼!”。

    普空大师的话,让道玄真人心中暗自腹诽“草庙村惨案,存活下来的可不只是林惊羽和张小凡这两个孩子罢了,还有那王二叔也活着啊,只不过是疯了而已,为什么只关心两个孩子,却不关心那王二叔呢?”。

    心中暗自腹诽,道玄跟着沉吟了片刻之后,旋即开口回答说道“原来如此,大师果然是慈悲为怀,但可惜的是,就在前些日子,他们两人已经下了青云山而去,不知所踪了”。

    “哦?他们两个孩子已经离开了青云门?张小凡也是吗?”,乍然间听到这个消息,普空大师微微一怔,诧异的开口问道。

    “果然,相对而言,普空的心思更关注的还是张小凡!”。

    看普空大师几乎是反射性说出来的话语,道玄真人的心中微微一凝,对于武岩当初所说的真相,似乎更加坚信了。

    “不错,两个孩子,全都离开了青云门,大师你可想知道他们为什么离开了青云门?”,点了点头之后,旋即,道玄的目光又深深的看了普空一眼,开口问道。

    道玄的神色和话语,让普空感觉到了不对劲,心中暗自一凛,他莫非知道了什么吗?

    虽然有些不安,可是,关于张小凡的事情,普空却非常的关心,因此,尽管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普空还是不能拒绝的点了点头,道“他们两个孩子为何离开了青云门,还是请道玄掌门明言”。

    “他们是知道了当初草庙村惨案的真相了,一时间有些受不了,所以离开了青云门”。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不该隐瞒的事情,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道玄开口对普空大师说道“关于当年草庙村惨案的事情,你们天音寺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们已经知道了吗?”,普空大师暗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道玄说道。

    事已至此,普空大师也看得出道玄他们已经知道真相了,再抵赖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看道玄的神色,显然是在等着自己把话说完,普空大师也没有再迟疑,道“当年,我普智师弟身受重创之际,心神被嗜血珠影响,犯下了大错,最后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回到了天音寺,痛哭流涕,把当年的事情告诉了我们,所以,当年草庙村惨案的事情,我们天音寺的确是愧对草庙村所有的人”。

    低着头,普空大师的脸上带着羞愧的神色,对于当年普智大师所犯下的罪孽,并没有抵赖的意思。

    “果然如此……”,普空大师的话,算是彻底的证实了武岩的话了,这也让道玄心中更加明白武岩的测算能力,的确是惊天动地。

    既然普空大师坦白了,道玄想了想,也没有再藏着的意思。

    “其实,这个真相我们已经知道了,除此之外,你们可还知道些其他的事情?”,道玄看着普空,开口问道。

    “其他的事情?”,普空神色有些愕然,微微摇头,一脸茫然之色,不明白道玄所谓的其他事情,是指什么。

    “当年普智大师之所以会被嗜血珠侵蚀心神,主要还是和黑衣神秘人的战斗受伤,那黑衣人的身份,你们可曾知晓?”,道玄心中暗叹了一声,跟着开口说道。

    关于草庙村的事情,天音寺觉得愧对草庙村,也愧对青云门。

    可是现在,道玄却觉得其实是青云门愧对普智,愧对天音寺了,个中的恩怨纠缠,让人理不清。

    “哦?莫非道玄掌门,你们知道那黑衣人的身份?”,道玄的话是什么意思,普空大师自然听出来了,这让他神色一动,认真的问道。

    “不错,要说起这件事情,是我们青云门愧对普智神僧了,那黑衣人的身份,正是我苍松师弟”,脸上带着愧疚之色,道玄开口坦言说道。

    “什么!?竟然是苍松道友!?”,乍然间得知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普空的脸上带着吃惊之色,道“竟然真的是你们青云门的人!”。

    当初普智大师和苍松真人之间的战斗,苍松真人使用了神剑御雷真诀,这个重要的线索,普智大师临死之前自然是告诉了天音寺的人。

    可是,能和普智相斗,又懂得神剑御雷真诀,这人的身份一定是青云门七大峰脉首座的身份,这让天音寺的人摇头,觉得不信,甚至怀疑这是魔道中人故意陷害。

    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是青云门七大峰脉的首座之一。

    “惭愧呀,真是惭愧呀……”,低着头,道玄真人的脸色也有些尴尬的说道。

    普空大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完全可以说自己普智师弟是死在青云门的手底下了,普空大师心情能好得了才怪了。

    只是,这件事情恩怨情仇,的确是纠缠太多,谁是谁非,一时间还真说不清楚。

    深吸了一口气,普空大师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开口道“难怪前几日听说苍松真人遭受了雷火之刑,为何受刑却闭口不言,原来事实的真相是这么回事啊”。

    “事已至此,草庙村一事我觉得还是押后再行商议吧?此刻我们还是以对付魔道的事情首当其冲”,看普空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道玄心中暗自感慨他的心性修为,同时开口建议说道。

    微微沉默了片刻,的确现在也不是天音寺和青云门之间算账的时候,普空点了点头,道“可以,现在,我们还是以对付魔道之事为主,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议吧”。

    一言及此,普空手掌一翻,将自己的钵盂拿了出来,紧接着,钵盂晃了晃,黄蒙蒙的光芒射出来。

    紧接着,张小凡和碧瑶两个人从钵盂当中掉了出来。

    “道玄掌门,我来青云山的时候,看到这两人鬼鬼祟祟的,所以将他们拿下了,现在交给你来处置”。

    “张小凡!?”。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