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姬虽说是魔道中人,对于正道人士并没有什么善意,可是倒也不是见到正道人士就一定要动手的,否则的话,天下那么多正道人士,哪里杀得干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是了,她带着碧瑶在这破庙里坐了下来,好好的休息着。

    林惊羽生性好强,这破庙是自己两人先到的,岂能被几个魔道中人吓走?因此,他带着张小凡也在这破庙之中坐了下来,当然,双方各自警惕,是不可避免的。

    “喂,你叫张小凡是吧?你们不好好的待在青云门,是来干嘛的?”,只是碧瑶对这两个所谓名门正派的弟子很感兴趣的样子,凑近了过来一些,对张小凡问道。

    “我和惊羽两人,已经离开了青云门了,现在下了山,也不知道去哪里”,闻言,张小凡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茫然之色,摇头说道。

    是啊,天地虽大,可是一朝离开了青云门之后,张小凡一时半会儿的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了。

    “哦?原来你们两个已经离开了青云门啊?你们是为什么离开的?你们离开了,青云门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们吗?”,听到张小凡的话,碧瑶似乎更来了兴趣了,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开口问道。

    “小凡……”,看张小凡和碧瑶之间有来有往的聊着天,旁边的林惊羽拉了他一把,对他摇摇头,之后目光落在碧瑶的身上,道“虽然我们兄弟两个已经离开了青云门,可是,却也不会和魔道中人为伍的,我劝你还是别把主意打在我们身上,否则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了”。

    “哼,名门正派的弟子又怎么样?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碧瑶到底也是鬼王之女,生性同样好强,对于林惊羽这同样自傲的对手,哪里会认怂,不客气的说道。

    看碧瑶和林惊羽之间要动手,旁边的幽姬黛眉微蹙,想要阻拦。

    不过想了想,年轻人之间的切磋,倒也无伤大雅,而且,自己也好趁机看看,这出身青云门的弟子,修为究竟如何。

    碧瑶手掌一抬,一朵白色的小花出现了,一片片花瓣,朝着林惊羽这边袭来,正是碧瑶的法宝伤心花,空气之中,似乎还弥漫着阵阵奇异的香味。

    林惊羽手掌一抬,宝剑出现在手中,几剑挑过了伤心花的花瓣,林惊羽速度极快的朝着碧瑶冲了过去,整个人的气势非常的凌厉。

    只是,碧瑶到底是鬼王之女,一身修为丝毫不弱于林惊羽,纤纤玉指法诀一捏,伤心花的花瓣,在这一刻变得更加密集了,仿佛呼啸的风雪一般朝着林惊羽席卷而去。

    密密麻麻的花瓣,让人根本难以抵挡,长剑挑了几剑之后,这些花瓣瞬间便将林惊羽淹没了。

    “惊羽!”,看着林惊羽的身形被吞没,张小凡站了起来,准备动手帮忙了。

    不过,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中,林惊羽的身形砰的一声,化作一截木桩掉落在地,木桩破破烂烂的,显然已经被伤心花的花瓣给射烂了。

    “呃?这是什么法术?”,眼看着林惊羽的身形竟然化作一截木桩,碧瑶和幽姬都是微微一怔。

    这样的能力,她们可真是闻所未闻。

    “这是替身术?用得好啊!”,张小凡看到这一幕,心中暗惊之余,也暗自的赞叹。

    武岩前辈所传授的道术,果然是非常的神奇啊,刚刚可真是把自己都骗过了。

    就在幽姬和碧瑶都愣神的这个时候,林惊羽的身形再度出现了在碧瑶的身后,手中的长剑一抖,毒蛇吐信般的朝着碧瑶这边刺了过来。

    碧瑶的反应速度也很快,莲足轻点,盈盈一握的腰身一扭,躲过了这一剑,只是,身上的衣裙却被划了一道小小的口子。

    伤心花重新落在碧瑶的手中,俏脸含怒的盯着林惊羽,对于林惊羽的能力,她是又惊又怒。

    “好啦,切磋一下也就算了”,旁边的幽姬这个时候开口,对碧瑶说道。

    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刚刚林惊羽动手的时候,时机的把握非常的合理,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们两个年轻人要动起手来,后果难料。

    说话间,幽姬的目光也有些诧异的看着林惊羽,道“刚刚的法术是你们青云门最近新创的法术吗?之前可从未听说过”。

    “幽姨!”,听到幽姬的话,自觉吃了个小亏的碧瑶,心中很是不爽。

    “你忘了我们出来的目的了?这个时候若是受了伤的话,那我们只能回去了”,看碧瑶有些不依不挠的模样,幽姬开口提醒说道。

    这番话,让碧瑶想起来自己的目的,是趁着父亲离开了鬼王宗以后有事才跑出来的。

    碧瑶压下心中的一些不爽,对林惊羽道“哼,早晚有一天,本小姐要和你分个胜负出来”

    “随时候教!”,林惊羽也知道这两个人不好对付,也没有不依不挠的样子,将剑归鞘之后,神色傲然的说道。

    青云门的人,和鬼王宗的人,在这破庙之中相遇了,至少双方都比较克制,并没有狠下杀手的意思,果然,很快夜空之中响起了阵阵惊雷,紧接着,滂沱大雨倾泻而下。

    只是,在这破庙的周围,一个人影在雨水之中,却仿佛鬼魅般的悄然离开了

    “青云门的人,居然和鬼王宗的人搞在一起了?不行了,这件事情要赶紧去通知年老大才行”。

    ……

    哗啦啦的雨落下,大竹峰中,武岩的屋子里,道玄真人和武岩两人各自坐在沙发上。

    看了看窗外的雨,道玄也不急着离开的模样,在他的面前,一瓶大大的可乐,已经只剩下空瓶子了。

    “对了,之前听武岩先生所言,我青云山的太极玄清道和天音寺的大梵般若都是出自天书?是其中的两卷?”,将手中空着的杯子放在茶几上,道玄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说道。

    “不错,天音寺有一块无字玉璧,上面记载的就是一卷天书,当初天音寺的高僧在无字玉璧前,参悟天书而创造出了大梵般若的神功,而青云门的至宝诛仙剑,同样是其中一卷天书,太极玄清道就是当初青叶祖师参悟诛仙剑,从而创造出来的,所以说,这两门功法,都各自从天书之中演化而来”,武岩点了点头,回答说道。

    “那么,请问天书共有几卷?”,听到武岩的话,诛仙剑也是一卷天书,道玄的脸色认真了许多,开口问道。

    “据我所知,天书共分为五卷”,并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武岩坦然的回答说道。

    “那么,还有另外三卷天书在何地?”,没想到,天书竟然有足足五卷之多,这让道玄更加严肃了,追问道。

    “除了天音寺的无字玉璧和青云门的诛仙剑之外,还有一卷天书,在空桑山滴血洞,据我所知,此刻炼血堂的残存余孽盘踞在滴血洞之中,另外一卷天书,在鬼王宗之内,这两卷天书都有魔道中人镇守着,想要得到并不容易”,武岩开口回答说道。

    “空桑山?鬼王宗?”,听得武岩的话,道玄的神色暗自沉吟了起来,也不知道心中到底在打着什么样的计算。

    “对了,天书不是有五卷吗?那还有最后一卷呢?”,沉吟了片刻之后,道玄又跟着对武岩问道。

    “最后一卷,深藏于天帝宝库之中,而天帝宝库想要进去,可不容易”,武岩开口,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感觉。

    “天书啊?”,道玄的心中,一个野望慢慢的滋生了出来。

    一卷天书能造就天音寺和青云门,也不知道集齐了五卷天书的话,会是怎么样呢?

    古往今来,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修炼,为的就是能够修炼成仙,可是,世上是否真的有神仙?却没人知道,只不过修炼得越久,力量越强,寿命也会越来越长,这似乎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可即便如此,古往今来,却没有人能成仙的,直到最后,也终究难逃黄土一杯。

    今日自己知道了天书五卷的消息,不知集齐的话,能否达到前无古人的境界,不知是否能够成仙呢?

    “武岩先生,再过一个月左右,我们青云门会提前举办七脉会武,到时候,也希望你可以看看,给予指点,或许彼时,还希望你能出手,让我们开开眼界,看看海外仙岛的术法神通,与我们中原大地有何不同”,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道玄突然开口对武岩说道。

    “哦?提前举办?也好,到时候我一定不会错过这场盛事!”,道玄的话让武岩微微一怔,心中诧异于七脉会武提前举行的原因,不过倒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也不再逗留了,告辞”,该说的也说了,该问的也问了,道玄并没有躲过停留下来的意思,和武岩道别了之后,便起身离开了。

    “七脉会武啊?而且还要让我亮一手?有意思了,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看着道玄沐浴在滂沱大雨中却衣角都没有沾湿,武岩心中暗自呢喃。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