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松道人走进了掌门大殿之后,微微有些愕然,因为所有人的目光这个时候全都落在自己的身上,这种感觉让苍松道人觉得诧异。

    更奇怪的是除了道玄和田不易夫妻之外,还有陌生人,以及自己的弟子林惊羽在这里。

    特别是林惊羽和张小凡的眼神,让苍松道人觉得心中有些不安。

    “苍松师弟,来了,坐下吧”,虽然心中想要急忙的证实一下武岩所说的话是否正确,可道玄的表面上却还算平静,开口对苍松道人说道,请他坐了下来。

    “惊羽,你不是和齐昊去了大竹峰吗?怎么会在通天峰这边的?”。

    坐下了之后,苍松真人也没有急着询问为什么把自己叫过来,而是目光落在林惊羽的身上,开口问道。

    只是,对于苍松真人的话,林惊羽并没有回答,看着他的眼神也非常的复杂,有难过,有仇恨,也有不敢置信……

    林惊羽的反应,让苍松真人心中隐隐间的不安,变得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与此同时,道玄真人也没有多说废话的意思,开口说道“苍松师弟,我今天把你找来,只不过是有一件事情需要询问”。

    “哦?不知是何事情?”,闻言,苍松真人开口问道。

    “当年草庙村惨案,我们调查到幕后凶手其实就是普智大师,他的心神被嗜血珠所侵蚀,才犯下了如此罪孽,而其中有一位黑衣人与普智大师交战,让他重创才是缘由,不知苍松师弟你可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道玄的目光落在苍松真人的身上,开口问道。

    其实,若是可能的话,道玄是真的不愿意去怀疑他的,但是武岩的话,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即便是道玄真人也不敢完全的否认。

    这个时候,道玄的心中或许最希望的是苍松真人能够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吧?

    乍然间听到道玄说起当年的事情,苍松真人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僵,道玄问起这个话是什么意思,苍松真人自然听得出来,他这是已经怀疑自己了。

    很奇怪,当年的事情,并没有其他的知情人了啊,掌门是从何处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的?

    心中虽惊,但苍松真人的表面上却是不动神色的模样,摇头说道“这件事情,我并不知晓,掌门师兄是从何处调查到这些讯息的?”。

    “苍松师弟,有些证据,证明了当年那个打伤了普智的人就是你?不知道你可有什么辩解的地方?”,道玄真人的目光落在苍松真人身上,直接挑明了的问道。

    “果然……”,道玄的话,让苍松真人心中的猜测似乎得到了印证似的,心中一副果然如此的感觉。

    不过,表面上依旧是不动神色,摇头说道“掌门师兄,我并没有什么辩解的,只是想问一句,这个猜测是如何得来的?另外,你们可有证据证明了当初的事情是我做的?”。

    “这个……”,这一下,田不易和道玄真人的目光,都放在武岩的身上了。

    这个消息是他说出来的,但也只是一面之词而已,他是否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些呢?

    “没有证据,我只是推算的啊”,面对众人询问的眼神,武岩耸了耸肩的答道。

    “哼,掌门师兄,只是因为江湖术士的妄言,你就怀疑我吗?”,听到武岩的这番话,苍松真人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目光落在道玄的身上,神色不满的说道。

    “当然,我尽管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些,但我有一招道术,可以将你的记忆全部都调出来,让任何人都能看到,你可愿让我一试?刚刚我便是用这一招,从王二叔的身上,看到了当初下手的人是普智和尚的”,武岩开口,对苍松真人说道。

    “不行!”。

    听到武岩的话,苍松真人想也不想,断言拒绝说道“哪个人心中没有一点自己的秘密呢?你想要查看别人的记忆,谁会愿意?反正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不错,苍松师弟的话也有些道理,每个人都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肆意的让人查看记忆,这怕是不妥吧?”。

    苍松真人的话,虽然有些狡辩的嫌疑,可不得不说,这番话倒也有些道理,道玄微微点头,转过头来看向武岩说道。

    “师父……”,旁边的林惊羽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当然是希望苍松可以自证清白,可是,自己人微言轻,师父拒绝了,自己说什么也都是多余的。

    “好吧,没想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狡辩”,对苍松的话语,武岩也无奈,旋即摇了摇头,目光放在道玄的身上,道“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苍松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其实主要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这从何说起?”,武岩的话,让道玄愣了愣,有些诧异的反问道。

    “因为苍松,对你心中存着恨意”,武岩的嘴里,继续说道。

    “恨意?”,这句话,让田不易他们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武岩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

    就连苍松真人,这个时候也同样愕然的看着武岩,眼神中更蕴含着一丝惊恐。

    这是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可是,居然被人直接说出来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是魔鬼不成,莫非可以读心,从而知道别人心中的所思所想吗?

    “武岩先生还是不要卖关子了,有话直接阐明了吧”,心中愕然,道玄跟着开口说道,武岩这说半截,留半截的说话方式,让道玄真人觉得很吊胃口。

    “好吧,那我也就不再循序渐进的说了,归根结底的原因,是因为祖师祠堂的那个人”,点了点头,武岩也不再兜圈子,一针见血的说道。

    “是他!?”,听到武岩的这番话,道玄明白了,神色恍然大悟,同时,看着武岩的眼神也带着忌惮。

    没想到,连祖师祠堂的那个人,他居然都知道?他莫非真的是无所不知吗?

    “祖师祠堂?什么人?”,旁边的田不易和苍松他们,看了看道玄恍然大悟的模样,心中却是愕然,完全不明白武岩所指的究竟是什么人。

    “苍松师弟,没想到,你居然因为这件事情,一直都记恨我啊……”,恍然大悟的道玄,目光看着苍松,感慨的说道。

    道玄的心中真的是恍然大悟了,若是这样的话,苍松记恨自己的事情也就说得通了,毕竟当年苍松和他之间的关系,所有人都明白。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还请直言不讳!”,苍松完全听不懂武岩和道玄之间的对话,脸色一正,认真的问道。

    “苍松师弟,其实,我心中也有一个秘密,一直都瞒着你们所有人……”,沉吟了片刻之后,道玄开口,也决定将自己一直隐藏着的秘密说出来了。

    他也没有想到,因为这件事情,苍松会怀恨自己这么久,以至于干出了偷袭普智,想要夺取嗜血珠这样的事情来。

    “其实,当年的万剑一师弟,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可是,我却偷偷的把他救下来了,这些年来,他一直都藏身于祖师祠堂之中”,道玄开口,对苍松真人说道。

    “你,你说什么?万师兄,居然没死?”,乍然间听到这个消息,苍松怔住了,神色愕然的说道,这件事情,他完全没有想到。

    “万师兄居然没死?”,就连苏茹和田不易两人,也是面面相觑,脸上充满了吃惊的神色。

    “不错,当年万师兄弑师虽是事实,可当初毕竟是师父他老人家入魔了,所以,我偷偷的把他救下来了,只是这件事情毕竟是暗中进行,所以,我并没有告诉你们所有人,却没想到,会让苍松师弟你对我怀恨在心,以至于想要勾结魔道”,道玄摇头,神色也有些黯然的说道。

    “万师兄就在祖师祠堂吗?我这就去看看!”。

    这一刻,苍松真人并没有急着否认自己的罪行了,丢下这句话之后,也没有理会道玄的意思,身形一动,直接离开了大殿,架起一道剑光,就往青云门后山的祖师祠堂飞了过去了。

    “走,我们也去看看……”,得知万剑一原来没死的消息,田不易和苏茹两个人也有些坐不住了,两人同样起身,往祖师祠堂那边飞过去了。

    在他们这一辈弟子当中,万剑一绝对是风华绝代的人物,更是青云门的骄傲。

    田不易他们都过去了,道玄自然也跟着一同过去看看,而后,林惊羽和张小凡也跟着过去。

    他们也没想到,本来两人只是为了借用武岩的能力调查草庙村惨案的真相,却没想到,事情渐渐的居然演变到了这个地步。

    “万剑一啊?倒是要去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传奇人物”,武岩身形同样动了起来,跟着飞了出去,对于诛仙位面的万剑一,武岩心中也觉得有些好奇。

    很快的,一行众人陆陆续续的来到了祖师祠堂了。

    苍松早早的救过来了,这个时候,正在和祠堂中一个断了臂的粗布男子说话。

    虽然看起来粗布衣衫,不修边幅的模样,可田不易夫妻两个都认得出,这个人的确就是当年那风华绝代的万剑一师兄。

    5010!

    武岩的目光落在万剑一的身上,测晶器上关于万剑一的晶点数浮现出来,让武岩暗自心惊。

    田不易的晶点数不过3000出头,万剑一的居然达到了5000?

    (ps我妈慢性肾炎,挺严重的,明天早上开车500公里从南昌出发,去合肥寻医,接下来两三天或许更新不稳,诸君见谅……)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