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田不易和道玄真人的愤怒,张小凡没有回答的意思,亦或者说,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毕竟田不易和道玄的话说得是事实,自己带艺投师,而且同时拜在天音寺和青云门之下,这是事实。

    这件事情,对于一个门派而言,干系不小,事情的严重程度,也可大可小。

    眼看着张小凡没有回答的意思,武岩这个时候站了出来,既然是自己把这件事情的真相给揭露出来的,那么,自然就需要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阐述清楚了。

    “哦?武岩先生还知道什么?”,听到武岩的插嘴,旁边的道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开口问道。

    就连旁边的田不易和林惊羽他们也诧异的看着武岩,武岩给他们的感觉,仿佛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样子。

    “哎,当年的事情,要说起来大家都没有错,可是,这件事情却酿成了一个悲剧啊”,想到这件事情整个的前因后果,武岩长叹了一声,开口说道。

    说话间,武岩的目光落在张小凡的身上,道:“普智留给你的那颗珠子,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并没有迟疑,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张小凡将嗜血珠拿了出来。

    田不易和道玄看到这颗珠子,脸色都变了变,他们当然看得出来,这颗珠子显然是一件大凶之物。

    “这颗珠子,名叫嗜血珠,乃是当年魔道黑心老人的宝贝,只是后来,辗转之下落到了普智的手中,他的本意是好的,想要用自己的佛法,将这颗珠子当中的凶戾之气全都化去,所以,一直都将这颗珠子带在身边”。

    一言及此,武岩微微一顿,接着又说道:“另外,天地之间,其实有神秘的天书,共分为五卷,其中一卷便演化为你们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另外一卷则演化为天音寺的大梵般若”。

    “普智大师似乎早就有所察觉了,觉得大梵般若和太极玄清道似乎有共通之处,所以,想要将两门功法合二为一”。

    “不错,当年普智曾上青云门来,想要用大梵般若交换太极玄清道的功法,却被我拒绝了”。

    听到这里,道玄点了点头,同时心中更加诧异,这些事情,都是机密,他究竟是从何得知的?

    微微点头,武岩的目光旋即又落在张小凡的身上,道:“当年,有个黑衣人袭击普智,你可还记得?”。

    “不错,我还记得,我当年还一直都以为那个黑衣人才是灭了我们草庙村的幕后凶手呢”,闻言,张小凡认真的点点头。

    “哦?当年还有一个黑衣人?你为何一直都没说过?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们?”。

    听武岩和张小凡之间的对话,旁边的田不易,怒声说道。

    “这件事情,等等再说,还是先等我把当年事情的始末讲述一遍吧?”,对于田不易愤怒的话语,张小凡没有回答,旁边的武岩开口,拦住了他的话头说道。

    恶狠狠的瞪了张小凡一眼之后,田不易这才对武岩点了点头:“好吧,你说”。

    “普智的心思吧?其实一直都放在太极玄清道和大梵般若的融合上面,当初在草庙村一战,本来普智的佛法还是能压制住嗜血珠的,可是当初和黑衣人一战,身受重伤之下,被嗜血珠有了可乘之机”。

    “当时,普智被嗜血珠侵蚀了心神,心想,若是将草庙村的人全都屠杀的话,只留下两个孩子,青云门的人看到的话,必然不会置之不理,会带上山吧?”。

    “什么!?当真是好谋算!”,听到武岩的这番话,道玄和田不易他们脸上带着愤怒之色。

    至于林惊羽和张小凡,脸上都很难看。

    原来,这才是草庙村被屠杀的真相吗?仅仅是为了普智心中太极玄清道和大梵般若融合的想法?

    “等等,武岩公子,若是普智大师真是这样的心思的话,为什么要留下林惊羽呢?而且,他又为什么不把希望寄托在林惊羽身上呢?”。

    “按理说,林惊羽的资质不凡,更能完成他的寄托才对啊?”,这个时候,旁边的苏茹提出了不一样的心思。

    “很简单啊,当时普智也的确这样想过,可林惊羽资质不凡,若是到了青云门,定然会成为天之骄子,被青云门重视,目光在他身上集中太多了,定然会有更大暴露的危险”。

    “相反,张小凡太平凡了,泯然于众,到时候两个孩子上了青云门,其中林惊羽替他吸引了巨大部分的目光,张小凡自然就没有暴露的风险”。

    “普智,果然不愧智之一字啊”,听得武岩的解释,田不易夫妻两个恍然,同时嘴里凝声说道。

    只是这句话到底是夸赞还是讽刺,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武岩所说不差,这件事情最初普智并没有而已,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嗜血珠的缘故,才有了今日的局面。

    而张小凡和林惊羽,两个人的神色都有些茫然,幕后黑手其实是普智,可是,普智却早在当初就已经圆寂了,那这个仇,该向什么人去报?

    “这件事情,我们倒是要好好的向天音寺讨一个说法了”,道玄沉吟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即便是普智已然圆寂了,可这件事情,却不能就此轻易的揭过去。

    “其实,这个说法你们还真不好向天音寺去讨!”,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武岩却又突然插嘴,对道玄说道。

    “哦?这又是为何?”,道玄的目光落在武岩的身上,开口问道。

    “普智虽说是因为重伤,被嗜血珠侵蚀了心神,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被黑衣人所重创罢了,若不是那黑衣人想要抢夺嗜血珠,导致普智重伤,他也就不会被嗜血珠侵蚀,也就不会有草庙村的惨案了”,武岩开口解释说道。

    “话虽如此,可那魔门众人夺取嗜血珠,和我们青云门有什么关系?”,听武岩的话,田不易开口说道。

    “你的意思是,那夺取嗜血珠的黑衣人,是我们青云门的人?”,相对而言,还是道玄掌门的心思更加敏锐一些,察觉到了武岩这句话所潜藏的意思,开口问道。

    “什么?”。

    道玄的话,让田不易恍然,脸色骤变,同时,嘴里低吟着说道:“能将普智大师打伤的人,我青云门中只有各位首座才有可能做得到,莫非……”。

    “是谁!?”,旁边的林惊羽,瞪大了眼睛的盯着武岩,开口追问道,说话间,看着田不易乃至道玄的目光,都带着警惕和猜疑的神色。

    张小凡的脸色更冷了,先是普智师父灭了整个草庙村,接下来又是青云门的人也有脱不了的干系。

    不管是天音寺还是青云门,在张小凡的心中都有很重的地位,可却没想到,草庙村的惨案,其实就是他们双方之间一手造成的。

    名门正派?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吗?

    若是如此,自己呆在这所谓的名门正派,有什么意义吗?

    “或许,他是因为心怀愧疚吧,所以,他收下了其中一人作为弟子,悉心教导”,武岩有些同情的目光落在林惊羽的身上,开口说道。

    林惊羽的目光,啥时间落在田不易的身上,眼神中尽是仇恨之色,显然,他觉得这个人一定是田不易。

    可是旋即,林惊羽又反应过来了,觉得武岩所指的人,是自己的师父。

    一则,田不易可没有悉心教导张小凡,其次,在林惊羽看来,田不易的修为,应该还不足以伤到普智吧?

    “你所说的,是我的师父?这,这不可能……”,这一下,轮到林惊羽失神了,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武岩说道,不住的摇头,完全不相信这点。

    “武岩先生,你这番话,可属实?”,道玄认真的盯着武岩。

    身为龙首峰首座的苍松大人去和普智大师厮杀,想要夺取嗜血珠,这怎么听,都觉得不可思议。

    “是与非,你们将苍松道人找过来,询问一番岂不知道了?”,武岩神色平静的说道。

    “去把苍松师弟叫过来!”。

    沉吟了片刻,道玄开口,直接让一个通天峰的弟子去传苍松道人了。

    武岩,田不易夫妇,张小凡和林惊羽,再加上道玄,这几个人全都来到了掌门大殿之中,同时,道玄让所有的人都退下了,静静的等待着苍松道人的到来,这件事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唉,我这把事情全都抖出来了,这原著剧情,可就完全乱了呀,也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景象……”,静静的坐在青云门的掌门大殿之中,武岩的心中喃喃暗道。

    不过,武岩心中并不后悔,这些事情,早早的抖出来,并不是什么坏事。

    像原著中那般,到了关键的时候才暴露出来,反倒是造成了更大更严重的后果了。

    “掌门师兄,不知传召我来,所为何事?”。

    不过片刻,敲门声响起,旋即苍松道人推门而入。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