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的看着帝释天,显然被他的话吓到了,无名居然是他的子孙后代?这是之前所有人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啊。

    “这不可能,你我之间,怎会有血缘关系呢?”,无名也摇了摇头,觉得不相信,亦或者说是不愿意相信。

    自己的祖先竟然会是这样的人?这让无名有些难以接受的模样。

    “你的身体里面留着本座的血,这是事实!”,看无名不愿意相信的模样,帝释天认真的说道。

    旋即,似乎也知道这认亲的事情,不能态度强硬的逼迫对方相信,所以,帝释天旋即神色变得柔和了许多,叹了一口气的说道“其实,你也知道的,我活了两千多年,在这么多年来,我曾结识了许多豪气干云,愿意为我两肋插刀的朋友,同样,也有过许多冰肌玉肤,美貌无双的女人,其中,不少人还为了诞下了子嗣”。

    “最初的几百年里面,我还会仔细的观察这些子孙后代们,但可惜的是,他们大多数全都泯然于众,并没有值得我关心的出色后辈出现,而你,却是我最近百年来,子孙后辈当中最出色的一位了”。

    说到最后,帝释天的目光落在无名的身上,眼神中满是欣赏的神色。

    无名的脸色阴晴不定,对于帝释天的这番话,他是不相信的,更不愿意去相信。

    可是,看帝释天的模样,又不像是在骗人,这让无名的脸色并不好看。

    “武岩不是能知过去未来吗?若是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他,相信他会给告诉你真相的”,看无名并不愿意相信的样子,帝释天开口对无名说道。

    “不用了,你说的话,无论真假都不重要了”,只是,无名摇了摇了头,对着一切似乎都不太在意的模样。

    是的,虽然帝释天所说的话让人心惊,但实际上,在无名看来却并不是非常的重要了。

    若他说得是真的,自己也不会因为他是自己的先祖就偏向于他,更不可能帮助他,若他说的是假话,就更没有什么关系了。

    一艘大船,在海上航行着,船上几乎囊括了整个风云位面的绝顶高手,只可惜,虽然聂风和步惊云是这个位面的主角,但是他们两个现在毕竟还太年轻了,所以,这屠龙之战的事情,以他们的实力现在还没有插手的余地。

    有的时候,大海上的航行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特别是海上的天气,可以说是变幻莫测。

    航行的头两天,天气还算是晴朗,可是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天气突然变得恶劣了许多,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掀起了可怕的惊涛骇浪,一艘大船在海水当中,显得非常的渺小。

    船上所有的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以他们的武功,面对这样大海啸一般的天灾,几乎都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掌舵者的身上,期望他不要翻了船。

    否则的话,茫茫大海之中,就算是武功再高,也显得苍白无力了。

    “圣心决!”,眼看着周围海浪滔天,帝释天的心神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圣心决的功法施展,冷冽的寒气释放出来,护住了这艘大船,同时,周围的海水因为寒气的缘故,渐渐呈现出凝冰的趋势。

    “好厉害!”,以一人之力对抗天威,这个时候帝释天所施展出来的武功修为,让大船上的许多人,都面带吃惊的神色。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帝释天的实力非常的强,可是究竟强大到什么样的程度,却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毕竟他多次出手,显露出来的实力都不过是一鳞半爪而已。

    可现在,看着帝释天几乎以一个人的力量来对抗这狂风海啸的天地之威,剑圣和无名他们的脸上都带着震撼的神色,果然是活了两千多年的人吗?这武功修为,真的已经是达到了可怕的境地了。

    只是,帝释天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有句话说得好,人力有时尽,一个人的力量总有用尽的时候,护着大船在海啸之中穿行着,海浪一波接一波的拍打过来,让帝释天的力量消耗很大,这一艘大船在海浪之中,也变得岌岌可危了。

    “武岩,快来帮忙!”,有些快顶不住了,帝释天开口冲着武岩大叫道。

    帝释天很清楚,面对这样的天地之威,旁人都没有办法帮忙,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武岩的身上了。

    武岩虽然恨不得帝释天赶紧死,但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了。

    看着这可怕的天地之威,感受着这可怕的海啸,武岩心中有些无奈的暗叹了一声,忍术方面可惜自己没有学过水遁的忍术,否则的话,倒是可以控制这些海水,不至于让巨浪把船给打翻了过去。

    “这样的天地之威,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一直硬撑着的,看来,得想个办法逃出去才行啊”,武岩暗自思索了片刻,自己所拥有的能力当中,还真没有什么适合处理眼前这个困难的。

    沉吟片刻,武岩的双手结印,旋即,影分身之术的技能施展,砰的一声白烟闪过,一具影分身出现在武岩的面前了。

    而船上所有的人,看到这一幕,脸上都带着震撼的神色,这样的忍术,更不是凡间的武功能够解释的了。

    咻!

    放了一具影分身出来之后,影分身手在虚空之中一抬,储物空间的黄沙之手便出现了,旋即,武岩捏了个剑诀之后,纵身一跃,脚踏飞剑,化作一道凌厉的剑光,顷刻间便划破了天空中的乌云,朝着远处飞了过去。

    到了武岩现在的这个实力程度,御剑飞行的速度也非常的快了,穿过了雷云区域之后,影分身驾驭飞剑,速度极快的射向了远方。

    哗啦啦!

    且不说影分身的御剑飞行已经去了什么地方,这个时候,又是一大片的海啸出现了,朝着船压了过来,光凭帝释天一个人已经是难以抵挡了。

    武岩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双眼化作三角大风车的模样,万花筒写轮眼轻轻的一转,赤红如火的须佐能乎,被武岩施展了出来。

    巨大的须佐能乎身形从大船上站了起来,强大的查克拉涌现,手掌朝着周围的巨浪挥了过去,这些朝着大船拍打下来的巨浪,全都在须佐能乎的力量之下被抵挡住了。

    “好,好强大的力量……”,船上所有的人,看着巨大无比的须佐能乎,脸上也都带着惊愕和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须佐能乎的巨大身形,别说力量了,光是体型就让他们感觉到沉重的压力了。

    帝释天的脸色虽然惊叹,可是很快的,却又变得阴沉了下来。

    虽说表面上两人之间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了,可谁知道真的到了屠龙的时候,武岩会不会打着独吞龙元的主意,若真的如此的话,以现在武岩所展现出来的力量来看,自己想要阻拦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好厉害,这就是仙界的法术吗?果然不是凡人所能拥有的伟力啊”,就算是无名,看着须佐能乎,心中也充满了震撼的感觉。

    刚刚的影分身之术,还有这须佐能乎的力量,让人感到深深的震撼。

    须佐能乎的力量的确是强大的,这是足以越级挑战的力量,可是,俗话说得好,强招必自损,这须佐能乎的力量维持了不过短短两分钟的时间而言,两道殷红色的血迹,就从武岩的眼角滑了下来。

    同时,武岩眼睛的酸痛感越来越强,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了。

    “原来,他这样的力量,会让眼睛受伤,不能持久的吗?”,看着武岩的模样,心中忌惮和惊骇之余,帝释天的心情又放松了一些。

    武岩这边,尽力的在维持着须佐能乎的形态,另外一边,御剑飞行的影分身已经飞出去了二三十里开外了,相对于大船那边,这里的风暴已经小了很多,海浪也平缓得多了。

    影分身将黄沙之手收了起来之后,旋即,身形化作一阵白烟消散了。

    与此同时,大船上的武岩,也感应到了影分身之术的消除,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指,在虚空之中划了几圈。

    无数细碎的小火星出现在大船的前方,随着大船的前行,这个巨大的火圈,很快化作一个空间传送的魔法。

    虽然空间传送魔法的内外,都是大海,可是,相对而言,另外一边的海浪却要平和多了。

    随着大船穿过了这个空间传送的魔法之后,武岩挥了挥手,解除了这个魔法,再看周围,风浪已经平息了许多,再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呼……”,当这一切都做完了之后,武岩的嘴里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身形都有些站不稳了,跌坐在甲板上。

    万花筒写轮眼也跟着回到了黑色的模样,自然,那须佐能乎的形态也跟着消除了。

    “武岩,你没事吧?”。

    眼看着武岩消耗巨大,连站都站不稳了的模样,旁边的无名、剑圣和断浪都围了过来,隐隐间把武岩保护在他们的圈内。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