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岩的话,前半句说自己是长不大的孩子,这让傲绝心中恼怒不已,可是,他后半句的话语,更让傲绝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说什么?他说自己认了杀父仇人为师?他什么意思?他是说自己的师父剑魔,拜剑山庄这么多年以来的保护伞,居然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你这混蛋!你胡说!”,对于武岩的这番话,傲绝显然是不相信的,闻言,尖声叫了起来。

    “事实的真相,不是说你的声音大就可以掩盖掉的,若是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一问你娘啊”,掏了掏耳朵,作出一副被傲绝的声音震到了耳朵的模样,武岩开口说道。

    “娘?他说的不是真的吧?师父他……”,看武岩的模样,傲绝的心里咯噔一下,偏过头来看向自己的母亲,想要从母亲这里得到否认的回答。

    只是,面对傲绝的话,傲夫人却沉默了,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否认这一点。

    “娘,你回答我啊,他说的都是假话吧?一定是骗我的对吧?”,看自己母亲沉默不言的样子,傲绝的心中更加绝望了,同时,更是急切的抓着自己母亲的双臂,认真的问道。

    只是,对于自己儿子的追问,傲夫人并没有回答,而是目光放在武岩的身上,道:“武公子,这个消息,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而且,为什么又要挑明出来,让绝儿知道?”。

    “母亲,你,你说什么,他的话,难道,都是真的?”,母亲的话尽管不是对着自己说的,可是,这番话语,却让傲绝明白了武岩话语的真实性,这让他有些失魂落魄,甚至是难以接受。

    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都把师父当做是拜剑山庄的顶梁柱一样看待,可谁能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就死在他的手中?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理会,只是,你觉得这样的生死大仇,要瞒着他到什么时候?难道要让他一辈子认贼作父吗?”,武岩看着傲夫人,开口问道。

    对于傲夫人,武岩的心中是很钦佩的,可是,对于她的溺爱,武岩的心中却并不赞同。

    或许在父母的心中,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吧?可是在武岩看来,傲绝也已经成年了,是该让他自己承担责任的时候了。

    “这个真相,我自然是要告诉他的,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啊,至少,至少要等他得到了绝世好剑,等他能够独自支撑起拜剑山庄的时候再说吧”,武岩的话,让傲夫人的脸上带着无奈的神色,低声说道。

    “可是,你真的绝世好剑能给你们带来荣耀和力量吗?”。

    只是,对于傲夫人的话,武岩的力量,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道:“稚子抱着黄金从闹市走过,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你莫非不清楚吗?绝世好剑这样的武器,岂是你们拜剑山庄可以留得住的?”。

    一言及此,武岩微微一顿,复又说道:“不错,一件强大的神兵利器,的确是让无数的人趋之若鹜,可是你莫要忘记了,永远是人驾驭兵器,而并非是兵器驾驭人,兵器的力量只能作为锦上添花的作用罢了,想要借助一件兵器就扭转乾坤,这样的思想,完全是可笑的”。

    “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对于我们拜剑山庄来说,绝世好剑,是我们崛起唯一的机会了啊……”,武岩的话,算是把傲夫人心中的那块遮羞布直接给撕开了似的,听到武岩的话,傲夫人的脸上带着无奈的神色,嘴里也高声的叫了起来。

    除了把希望寄托在绝世好剑之上,拜剑山庄还有别的希望吗?

    对于拜剑山庄的局面,武岩自然是清楚的,说了这么多,直接把拜剑山庄的伤疤给揭开,自然也不是单纯的看傲夫人她们痛苦的模样来以此取乐了。

    “若是你们愿意臣服于我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拜剑山庄以后的安危,甚至,还能传授傲绝天下无敌的武功”,看着傲夫人和傲绝两人痛苦的神色,武岩开口说道,想要把拜剑山庄这个铸剑世家的势力,收入麾下。

    “不可能!”,对于武岩提出来的话,傲夫人和傲绝两人,急忙摇头。

    让拜剑山庄臣服于别人?这绝对不可能,若是拜剑山庄真的有这样的心思的话,当初直接向天下会投诚的话,岂不是更好?何必等到今日。

    “武公子,你的算盘打得可真好,但是,想要让我们拜剑山庄对你卑躬屈膝,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傲夫人也认真的看着武岩,神色间充满了坚定的说道。

    她显然认为武岩的目的,其实是冲着绝世好剑而来了。

    “好吧,你们一时间不答应,我也不勉强,你们自己想想吧,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什么时候跟我说过”,对于傲绝母子两的反应,武岩并不觉得惊奇,只是嘴里平静的说道。

    一言落下,也不用再等他们的回答了,武岩直接转身离去,只留给了他们一个背影而已。

    “哼,归根结底,说了这么多,也不过是想要找借口从我们这里得到绝世好剑罢了”,看了一眼武岩离去的身影,傲夫人摇了摇头的说道。

    “娘,师父他,他真的把父亲杀死了吗?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对于傲绝来说,他关心的还是剑魔和自己父母之间的关系,因此,对于武岩的离去,傲绝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的,他的目光全都落在自己母亲的身上,同时嘴里开口询问道。

    “那个武岩刚刚有一句话没有说错,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我已经成年了,母亲,事实的真相你应该告诉我了”。

    看着傲绝眼神中充满了追问的神色,傲夫人的脸上有些迟疑,可最后,却还是长叹了一声,点头说道:“唉,好吧,本来这个真相,我是准备再过几年告诉你的,既然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就告诉你吧”。

    旋即,傲夫人将当年剑魔看上了自己,然后,将自己的丈夫杀害了,然后想要霸占自己,自己抵死不从……

    当年发生的事情,傲夫人简明扼要的全都告诉了傲绝。

    听到发生的这些事情,想到这些年来,自己娘亲所遭受的压力,傲绝整个人都傻眼了,同时,无形之中,似乎一股仿佛山岳般的压力,迎面而来,让傲绝似乎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

    “果然,武岩他说得没错,我,我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认贼作父”,想到事实的真相,想到自己母亲在这可怕的压力下为自己支撑起来的一片天空,傲绝的心中喃喃说道。

    这些年来,自己对剑魔的崇拜和依赖,似乎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可笑了。

    得知了真相之后的傲绝,整个人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旁边的傲夫人看着他的模样,显然也被吓了一跳的样子,急声说道:“绝儿,你怎么了?你可别吓为娘啊,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娘亲,放心吧,我没事”,被傲夫人呼唤了许久之后,傲绝这才回过神来的模样,冲着自己娘亲摇了摇头,脸色虽然难看得很,但是,神色却平静得吓人。

    若是自己儿子大哭大叫,大喊大闹的话,傲夫人还不会觉得奇怪,可是看他一脸平静的模样,傲夫人反而是有些吓到了的模样,急忙说道:“绝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可千万别去找剑魔报仇啊”。

    “放心吧,娘亲,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个孩子了,当然不会意气用事,现在正是我拜剑山庄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们还需要借用剑魔的力量呢,孩儿明白,就算是要报杀父之仇,现在也不是时候”。

    对于母亲的话,傲绝摇头说道,神色冷静的模样,仿佛一眨眼的功夫,整个人都变了一遍。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你明白就好,我绝儿真的长大了”,听到傲绝的回答,傲夫人喜极而泣,喃喃说道。

    能在大仇的面前还保持住冷静,还能想到这一点,这让傲夫人觉得非常惊喜,这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真正该有的城府。

    “果然,那武岩虽然有些无耻,但他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一个男人,只有成熟了才算是真正的长大了,这一切,与年龄无关”。

    看着自己儿子几乎是在眨眼间的变化,傲夫人的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刚刚武岩所说的话,这番话,让傲夫人现在是非常的赞同。

    一个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其实并不是要多久的时间,很多时间,或许只是一件事情,亦或者只是一个晚上,就能完成男孩到男人之间的思想蜕变。

    当然,这一切的蜕变,通常都伴随着人生的痛苦经历……

    且不说傲绝这边的变化如何,又是两天的时间过去了,这一天,拜剑山庄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热闹之后,气氛也终于是到达了了。

    还有最后一天,就是绝世好剑出炉面世的日子了,这让许多自恃武功高强的人都有些坐不住了。

    借着夜色,一个个人影悄然无息的朝着铸剑炉的方向靠近了过去。

    很显然,明天就是出炉的日子,这个时候的绝世好剑应该已经完成了铸造才对,若是可能的话,这些人并不介意连夜夺剑。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