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好剑即将诞生,拜剑山庄发放了许多的邀请函,请了许多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前来观礼,当然也是为了借此,将绝世好剑的消息散发出去。

    所以,不管是有没有得到邀请函的人,只要是对绝世好剑有些想法的人,都会来到拜剑山庄。

    虽说武岩和傲绝之间有些言语上的冲突,可到底来者是客,就在傲绝心中不爽,正准备对武岩动手,好好教训教训他的时候,一个侍女走了出来,说是傲夫人邀请两位进入山庄之中。

    听到自己母亲的意思,傲绝自然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两位,犬子言语之中多有得罪,还望两位海涵……”,在拜剑山庄的一处偏殿之中,傲夫人接见了武岩和剑贪两人,声音清脆,话语让人听着十分的舒服。

    虽说有个儿子都已经二十岁出头了,可是看傲夫人的身材妙曼,浑身上下散发出水蜜桃似的成熟感,脸上挂着一片黑色的面纱,让人看不清她的容貌,可若隐若现却反倒是给人一种神秘的美感。

    “傲夫人客气了,我们不会与孩子一般见识的”,对于傲夫人的话,武岩举起了自己手中的茶杯,算是敬了傲夫人一杯,同时嘴里开口说道。

    “对对对,孩子嘛,我们怎会一般见识?”,旁边的剑贪,显然是以武岩马首是瞻的,听到武岩的话,他也急忙将自己的茶杯举了起来,点头说道。

    “你说谁是孩子呢!?”,武岩的话,落在傲绝的耳中,就觉得有些讽刺的意味了,嘴里毫不客气的怒声问道。

    “好啦,绝儿,休得无礼”,对于自己儿子的心性,傲夫人也有些无奈的模样,开口低声的呵斥了一句,傲绝这才不情不愿的住嘴了。

    只是,盯着武岩的眼神,却依旧不甘心,同时心中也暗自的思索着要找个时间,好好的教训一下武岩才行。

    “剑贪先生的大名,在江湖中我还是如雷贯耳的,只是这位公子,不知如何称呼?而且看你模样,年龄与犬子相差无几,却称他为孩子,不知贵庚几何?”。

    傲夫人一双美眸,落在武岩的身上,眸子中充满了探寻和好奇的神色,开口问道,一言一行让人如沐春风。

    “我姓武名岩,至于我的年龄吗?如今已是而立之年了”,对于傲夫人的询问,武岩微微一笑的说道。

    说到这里,暗自沉吟了片刻之后,道“另外,我称呼他为孩子,并非是因为年龄的缘故,而是心性和思想,一个男人,若是思想不够成熟,就算是四五十岁,却也依旧只是个孩子罢了”。

    “嗯,武岩公子的话,的确有理”,对于武岩的这番话,傲夫人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倒是点头赞同道。

    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虽说是年轻人的心性,可是,却的确不够成熟。

    “武岩?而立之年?记得当年天下会神武堂有一位堂主,便是这个名字,年龄也和公子差不多?”,沉吟了片刻之后,傲夫人又是好奇的看着武岩问道。

    “不错,十年前的时候,我的确是待在天下会有一段日子了”,这件事情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武岩点了点头,承认道。

    “他真的是那个武岩?不可能吧?以他的武功,当年为什么会屈居于雄霸之下?”,听到傲夫人和武岩之间的对话,旁边的剑贪却是惊讶不已的看着武岩。

    “哼,原来是当年天下会的一条走狗罢了,可惜了,今天的天下会已经是一盘散沙了,你们天下会出身的人,不过是丧家之犬罢了”,得知了武岩的身份之后,旁边的傲绝又是忍不住了,嘴里冷哼的嘲讽说道。

    “是谁说我天下会出来的人,都是丧家之犬的?”,只是,对于傲绝的话,武岩还未开口回答,一声断喝突然在外面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个同样年轻的男子,带着霸气万千的感觉,从殿外走了进来,一袭红色的披风,让人觉得威武不凡,来者,正是步惊云。

    步惊云的出场,可以说是很拉风的,只是当他走进来,看到坐着的武岩的时候,脸色却是微微一僵。

    之前在中华阁轻易的被武岩打败了的一幕,瞬间从心底里浮了出来。

    “原来是天下会飞云堂的步惊云堂主到了”,看着走进来的步惊云,傲夫人开口招呼说道。

    虽是个女人,但是,却也能挑得起整个拜剑山庄的大梁的模样。

    “你来这里所为何事?”,步惊云的目光,落在武岩的身上,开口问道。

    “怎么?这拜剑山庄就许你来,不许我来?”,看着自己面前的步惊云,武岩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反问道。

    “你就是武岩,当日竟然还欺骗我!”,步惊云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愤怒的神色,开口说道。

    自从天下会一战之后,步惊云和聂风之间的闲聊,也知道失踪了十年的武岩再度出现的消息了,当然明白中华阁的时候,自己被武岩给欺骗了。

    “步惊云,我娘在和你说话呢,到底懂不懂礼貌?”,旁边的傲绝,看着步惊云没有理会自己娘的话,反而是和旁边的武岩,你一言我一语的模样,完全没有把拜剑山庄放在眼里,嘴里不由得怒声呵斥道。

    “哼,区区拜剑山庄,我不懂礼貌又如何?”,对于傲绝的话,步惊云微微偏过头来,瞥了一眼傲绝,开口嘲讽道。

    这句话,显然是回敬刚刚傲绝在嘲讽自己这些天下会出身的人都是丧家之犬了。

    “混账,你竟然……”,步惊云的态度,傲绝哪里受得了?长剑出鞘,直指步惊云。

    “绝儿”,对于自己儿子的心性,旁边的傲夫人又是生气,又是无奈的。

    邀请了这些人来拜剑山庄,现在祭剑还未开始,他就已经把这些人差不多都得罪光了,以后如何放心他独自一人游走江湖啊?

    “步惊云,拜剑山庄虽然没什么,可是,有我在,就不容许任何人在拜剑山庄撒野”,傲绝被他母亲拦下来了,可是,这个时候一道张狂的声音却响了起来,与此同时,一个男子从大殿门外跨步而入,沉声说道。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男子走了进来,身穿一袭袍子,行走之间气度不凡,身上也能感觉到凌厉的气息,倒是让武岩有一种似乎看到了十年前修炼了灭情绝性之剑的剑圣的感觉。

    1205!

    武岩看着走进来的男子,测晶器上面,晶点数闪烁之后,一个高额的数字出现在武岩的面前,倒是让武岩暗自点了点头。

    原著中的剑魔,一身修为能轻易的碾压步惊云,断浪和剑贪这些人,实力不同凡响,果然,从晶点数来看,也只是比雄霸弱了半筹而已。

    一个雄霸,能撑起偌大的天下会,成为天下第一的帮派,剑魔的修为只比他弱了半筹,有他坐镇拜剑山庄的话,的确是绰绰有余,没有人胆敢来侵犯了。

    “傲夫人,放心,只要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够欺负拜剑山庄!”,走进大殿的剑魔,眼神先是有些痴迷的看了傲夫人一眼之后,紧接着献殷勤般的说道。

    只是,对于剑魔这献殷勤的话,傲夫人却没有回答,既没有拒绝,但是却也没有表示感谢。

    “师父,你来了!”,旁边的傲绝,看到走进来的剑魔,脸上却是充满了欢喜的神色,仿佛找到了依靠似的,高兴的说道。

    “唉……”,看着自己儿子的模样,旁边的傲夫人一言不发,但是心中却是幽幽的一叹。

    认贼作父这个词,在自己儿子的身上,可以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了,但可惜的是,以拜剑山庄现在的局面,若是不依靠剑魔的话,根本没有再武林中立足之地。

    “唉,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武岩静静的看了傲夫人一眼,她的经历武岩从原著中就知道了,而她此刻的处境,武岩也能明白,这让武岩心中不由得暗叹了一声。

    一个柔弱的女子,为了拜剑山庄的产业,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武林之中和心怀不轨的剑魔之间周旋,其中的困难,不言而喻了。

    随着剑魔的出现,有他代替拜剑山庄说话,自然,拜剑山庄变得强势了不少。

    一番交谈之后,大致的确定了绝世好剑出炉的日子之后,武岩等人并没有多呆的意思,相继告辞离开了大殿,自有拜剑山庄的下人,带着武岩他们去休息了。

    且不说武岩这个时候在拜剑山庄正等着绝世好剑的出现,与此同时,乐山大佛这边,断浪和聂风两人,联袂来到了凌云窟了。

    “凌云窟啊,聂风,你可还记得当年我们小时候,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里”,看着凌云窟,断浪的心中很多的感慨。

    “是啊,当然记得,当年我父亲也是死在这里的”,看着凌云窟下的滔滔江水,聂风的心情也沉重了不少,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今天若是再遇到火麒麟的,我们两人联手,或许能将它杀了,为父报仇!”,缅怀了片刻之后,聂风的神色变得坚定了许多。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