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一片银装素裹,延绵的大雪山,让人感觉到自己仿佛进入了冰雪世界,一个身穿劲装的男子,静静的站立着。

    在他的身后背负着一柄精钢长剑,脸上戴着一张冰雕面具,让人看不清楚这个男子的模样。

    呼……

    良久之后,突然,一缕寒风吹过,只见这个男子陡然间睁开双眼,背后的长剑出鞘,精妙无比的剑术,从男子的手中施展出来。

    至刚至阳的剑法,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轮烈日似的,随着刚阳的气息弥漫出来,周围的积雪,迅速消融。

    精妙的剑术,至刚至阳的浑厚气息,这一套蚀日剑法,断浪早就融会贯通了。

    良久之后,男子手中的长剑一抛,身子微微倾斜一个角度,这落下来的剑,恰好插入了背后的剑鞘之中,同时,嘴里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

    咻咻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几道细若牛毛的暗器出现了,朝着男子射了过来,速度极快,让人防不胜防,时机也抓得恰到好处,正是对方修炼结束,心神疲惫且放松的刹那。

    感觉到射过来的暗器,这个男子想要闪躲也已经来不及了,不过,迅速的将双手横在身前。

    只见男子的双手,瞬间变得漆黑一片,几乎同时,这些暗器射在男子的手臂上,像是刺中了钢铁似的,居然难以寸进。

    “去死吧!”,几乎同时,轰隆隆的巨响,一颗巨大无比的石头,从山顶上滚下来,狠狠的朝着男子砸了过去。

    看这颗巨石,怕是有一栋高楼那么大,简直就像是将一截山尖撬了下来似的,其中所蕴含的力道,难以估量。

    看这迎面滚过来的巨石,冰雕面具后面的双眼变得凝重了一些,背后的长剑再次出鞘,无形的力量灌注在长剑之上,让手中的精钢长剑,变得漆黑如墨。

    旋即,男子高举手中的长剑,往下狠狠的一劈,剑光闪过。

    朝着男子滚过来的巨石,居然从中间断裂开来,分作两块,从男子的左右两边滚了过去。

    一剑劈开了这颗袭击过来的巨石之后,男子身形一闪,仿佛瞬息移动般,眨眼间便来到了山上一个男子的面前,在他们惊愕的眼神中出剑,几声清脆的刀剑碰撞之声,旋即,这个手握兵器的男子,身上一道裂痕,低着头看了看自己手中被斩断的兵器。

    “不…不可能……我的兵器乃是神兵利器,你的剑,居然,居然能把我的兵器斩断……”。

    一言落下,这个男子的脸上带着不甘的神色,倒在地上,身上流出来的鲜血,不过片刻便凝结。

    “哼,武装色霸气够强的话,即便是一截树枝,都能变成神兵利器,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扑倒在地的男子,冰雕后的声音,平静的说道。

    啪啪啪!

    一阵鼓掌的身影响了起来,旋即,一个妙曼的身形从漫天风雪之中走了出来。

    看这女子,身穿一件白色大氅,不过,这个女子的脸上,同样扣着一块冰雕的面具,看起来,和这个男子倒是很像。

    “来到天门五年了,帝释天封你为神王,却又让自在地界所有的神将都可以对你下手,无论是证明战斗,还是暗杀下毒,只要能杀了你,就能得到你神王的位置,却没想到,五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一个也没有成功”,走出来的女子,语气中充满了赞叹之色的说道。

    “五年的时间,我的实力,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即便是雄霸我现在也有信心打败他,我离打败帝释天的日子,不远了”,断浪的目光,充满了坚定的神色,自信满满。

    “不,你对帝释天的了解太少了,你现在的修为,应该与我不相伯仲,想要打败帝释天,那是痴人说梦”。

    听到断浪的话,居然妄图挑战帝释天,骆仙急忙摇头的说道,阻拦了他这样的心思。

    骆仙的话,让断浪沉默了片刻,他也知道,骆仙的话是为了自己好,旋即,开口说道:“就算我不是他的对手,等师父回来了,一定能打败他的”。

    “唉……”,听到断浪的话,骆仙却是暗自的摇了摇头。

    在断浪的心里,自己的师父一直都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有着盲目的崇拜,可是骆仙却清楚,其实武岩的修为并不高,只不过是武功很神奇罢了,资质上比断浪都要差得多了。

    更何况,当年武岩想要拉帝释天一起同归于尽,可最后自己却被地狱之门吸了进去,当时骆仙也是亲眼所见的。

    “不管如何,我劝你一句,千万别想着和帝释天作对,他的能力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了”,沉吟了片刻之后,骆仙没有再多说废话的意思,只是语气中郑重其事的说道。

    “好吧,我明白了”,听到骆仙的劝说,断浪微微点头,倒是很听从骆仙的话的感觉。

    话音落下之后,断浪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复又跟着开口,对骆仙称呼道:“师娘”。

    师娘……

    断浪的称呼,让骆仙的身子微微一颤,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断浪的这个称呼。

    与此同时,骆仙的心中,不由得回忆起当年武岩为了帮自己采一朵悬崖上的花,却从悬崖上掉下来,把腿给摔伤了的一幕。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了,可是,当年那一幕,骆仙依旧清晰的记在心里,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男人,愿意为了自己,冒着危险去采一朵花……

    骆仙沉默不言,虽然当初自己和武岩待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度过多久的时间,甚至在骆仙漫漫的岁月之中,只是毫不起眼的一小段时间而已,可是,武岩这个人,却深深的印在骆仙的脑海当中。

    “师娘,若是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休息了”,看骆仙沉默不言的样子,断浪也知道她这个时候应该是想起师父了,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对骆仙说道。

    “等等,我来找你是有事的”,断浪的话,让骆仙反应过来了,自己差点都忘记正事了。

    “天下会那边,有一大批人进入了天山的境内了,似乎是在搜寻什么,帝释天让你去把他们都打发了,对了,为首的人,正是拿不哭死神的步惊云”,骆仙开口,对断浪说道。

    “步惊云啊……”,听到骆仙的这番话,断浪的嘴里,低声的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旋即微微点头,身形一动,直接离开了。

    “霸气,果然是不同凡响啊,是这霸气的力量足够强大?还是真的因为断浪的资质百年难得一见?”,看着断浪离去的身形,骆仙的嘴里,低声的感慨道。

    短短十年的时间,断浪就从一个小屁孩,成长到了今天的地步,这让骆仙的心中也暗自的感叹,这成长的速度太令人震撼了一些。

    也知道帝释天让自己去把天下会的人打发走是因为不想暴露天门的踪迹,所以,断浪摘下了自己的冰雕面具。

    虽然断浪并不愿意听从帝释天的命令,可是,如果是对付步惊云的话,断浪还是不介意出手的。

    果然,随着断浪的身形移动,很快的,他就看到了天山之中,一行数十人出现了。

    看这些人的穿着打扮,断浪自然是不会认错,全都是天下会的人,为首的年轻男子,断浪同样不会忘记他,步惊云!

    两人仿佛天生的八字不合,看到了步惊云之后,断浪的心中就有些不爽的感觉,并没有太多的迟疑,断浪身形移动,直接朝着步惊云那边冲了过去。

    呼呼呼!

    居高临下的看,全速移动的断浪,就像是一道利箭似的,随着他的移动,身后的飞雪被直接破开了,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痕迹。

    “注意,有人靠近了!”,这风雪的时间没有阻碍,天下会的众人自然是看到了飞速靠近过来的断浪了,高声叫道。

    这些人一个个都警惕的看着断浪的方向,神色紧张,这么快的速度,来者的实力显然不弱。

    动静之间的切换,非常的突兀,当断浪来到这些天下会众人的面前的时候,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目光落在步惊云的身上,漫不经心的样子:“哟,步惊云,有些日子不见了呀,别来无恙?”。

    一言落下,也不等步惊云回答,断浪的脸色旋即一沉,道:“好了,招呼打完了,现在,我也不废话了,这里不欢迎你们,所以,全都滚吧”。

    “断浪!你果然在这里!”,看着出现的断浪,虽然步惊云的心中早就有了猜想,可真的看到他的时候,脸上也带着吃惊和仇恨的神色,开口叫道。

    步惊云的话,倒是让断浪微微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道:“听你的意思,你似乎是冲着我来的?什么情况?你从哪里知道我在这里的消息?”。

    “哼,你太小看我了,前两个月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和你师父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吧?我也遇到了他,从他的嘴里,我自然知道了你在这天山的消息了”,步惊云一脸得色的说道。

    “呃,我师父一模一样的人?”,断浪,一脸懵逼。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