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菩萨,自认为足以看破天下大势,几乎所有人的运势自己都能勘察清楚,毕竟天下第一相士的名头,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只是今天,泥菩萨捻算了一番武岩的运势之后,却傻眼了,因为关于武岩的未来运势,自己居然没有丝毫的线索。

    “不在三界内,不在五行中?”,听到泥菩萨这充满了震惊的话语,武岩的神色也是微微一怔,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本来还等着泥菩萨帮自己预测一下未来呢,却没想到,最后居然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

    不过,心中惊讶之余,武岩很快又想明白了过来。

    这泥菩萨的相术能力再如何的高超,也是按照这个位面的所谓天道命理来推测的,自然,这个位面的万事万物,所有的人都在这命理之中。

    但自己却不是这个位面的人,在这个位面,没有命理,预测不出什么来,也在情理之中了。

    “奇怪,奇怪,武岩公子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我相过的人不知其数,可像你这般,没有命理的人从未见过啊”,泥菩萨瞪大了眼睛,眼神中也都充满了震撼的神色,盯着武岩问道。

    这眼神,充满了震撼,惊恐和疑惑的神色。

    对于泥菩萨震撼的神色,武岩微微一笑,并未解释的意思。

    他若是能看得出自己以后的命理,让自己提前做好准备的话,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可若是他看不出来,武岩也不难过。

    关于自己不是这个位面的人的事实,武岩自然是不愿意告诉任何人的。

    “奇怪,真是奇怪啊,这世上,怎会有这样没有命理之人?”,眼看武岩没有回答的意思,泥菩萨自然不会一再追问,只是,泥菩萨的心中却是暗自沉吟,对武岩的身份来历,无比好奇。

    像这样的人,怎会出现在天地之间的?完全不合常理啊。

    “好啦,泥菩萨你若是不愿去见雄霸的话,以后就在这里待着吧,普天之下,或许这里才是你最安全的地方了”,和泥菩萨聊了聊之后,天色也已经不早了,武岩开口让泥菩萨好好留下来,旋即转身,离开了凉亭。

    随着武岩离开了之后,自有中华阁的人过来,为泥菩萨准备好了休息的房间。

    看了看武岩离去的身形,泥菩萨的心中暗自沉吟了片刻之后,默默点头“也好,普天之下,或许除了这里之外,再也没有安全之地了,我暂且就在这里留下来吧”。

    “而且,武岩这个人没有命理,我也的好好的观察观察,他究竟是何方神圣,他这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数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这一天,步惊云盘膝而坐,天方已经翻起了鱼肚白,在他面前的一团篝火,也已经熄灭冷却了,只是,看步惊云的模样,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看模样,似乎正在做噩梦一样。

    “孔慈,别走,别和断浪离开……”,脸上带着挣扎和扭曲的神色,步惊云的嘴里突然大呼一声,双眼睁开。

    清醒过来的步惊云,旋即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自己又梦到了孔慈跟着断浪离开天下会了吗?

    步惊云的旁边,几个天下会的帮众们,都是低着头,沉默不语,对于刚刚步惊云的反应,他们似乎完全没有看到的样子。

    天下会上下所有的人都知道当初他和断浪为了女人之间的一战,是步惊云心中最大的心结,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做出表现来。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起身吧,还有半天的路,就能回到天下会了”,既然已经睡醒了,步惊云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开口说道,神色恢复了自己那绝世孤傲的模样。

    话音落下,翻身上马,直接往天下会的方向奔去,身下的这些帮众,手忙脚乱的往步惊云的方向追了过去。

    “哼,步惊云居然失败了吗?”,天下第一楼当中,雄霸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中冷哼了一声。

    以雄霸对泥菩萨的重视,早在步惊云回来之前,他就让天池十二煞的人注意着步惊云回来的消息了,步惊云人还没到,雄霸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帮主,云堂主回来了,正在外面等着复命呢”,不过片刻,文丑丑迈着小碎步跑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嘻嘻的神色,对雄霸说道。

    “让他进来吧”,雄霸微微颔首,喜怒不形于色,平静的说道。

    “云儿叩见师父”,步惊云走了进来,行礼说道。

    也不等雄霸询问,开口道“还请师父责罚,您交代的任务失败了”。

    “你已得到我排云掌的八分真传,区区一个泥菩萨,竟然会失败?究竟为何?”,虽然早就知道答案了,可听到步惊云的话,雄霸的脸上还是带着吃惊的神色说道。

    “启禀师父,泥菩萨被一个高人所救,弟子不是他的对手”,步惊云开口,将自己在中华阁遇到了武岩,然后轻易就被武岩打败的情况简单的阐述了一下。

    “你是说?遇到了一个和十年前的武岩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是他却不承认自己是武岩?”,听到步惊云的话,雄霸一脸懵逼的样子,开口问道。

    “不错,的确如此”,步惊云点了点头说道。

    “那么,你遇到他的时候,是哪一天?”,得到步惊云肯定的回答之后,雄霸又跟着开口问道。

    “七月十三!”,虽然不知道雄霸为何询问当时的日期,可是步惊云并没有多想,果断的回答说道。

    哗啦啦……

    随着步惊云果断的回答,雄霸霍然起身,在他面前的一个棋盘都被碰倒了,棋子洒了一地,却尤不自觉,只是脸上充满了惊愕和茫然的神色。

    “七月十三?七月十三的晚上,武岩不是在我这天下第一楼,还赐予了我一双眼睛吗?为何同一天晚上,他却能出现在两千里之外的地方?天下间莫非真的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雄霸的心中,暗自呢喃,更觉得不可思议。

    步惊云说遇到了武岩,而且是和十年前的武岩一模一样,雄霸相信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遇到的武岩,一定就是自己遇到的那个。

    可是,同一个晚上,武岩却横跨了两千里,这让雄霸觉得不可思议,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步惊云看着雄霸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眉头微微皱起,不明白他为何会这样。

    不过,相对于秦霜和聂风,步惊云的城府更深,因此,心中尽管诧异,但是他也没有开口询问,只是暗自观察着雄霸的模样,暗自的揣度。

    “帮主,你怎么了?”,旁边的文丑丑,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着雄霸失魂落魄的模样,脸上带着吃惊的神色问道。

    这么多年来,自己可从来都没见过帮主这么失态的样子啊。

    “哦,没什么,你们都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听到文丑丑的话,雄霸反应过来,自己的确有些失态了,摆了摆手的说道,让文丑丑和步惊云都下去了。

    等他们都走了之后,雄霸一个人独自待着,脸色难看得很。

    一个晚上的时间,能够横跨两千里?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只是,很快的雄霸双眼浮现出一对两勾玉的写轮眼,心中觉得不可能的想法又动摇了。

    当时,武岩可以压制住自己的精神意识,甚至,能让自己的双眼发生异变,说明武岩的确拥有常人难以理解的能力。

    既然如此的话,一夜之间跨越两千里的距离,似乎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个世界,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啊”,想到武岩神奇得如同仙魔一样的能力,再想想十年前的徐福和骆仙两个,雄霸的心中暗自沉吟了起来,觉得自己所认知的这个世界,似乎有些陌生。

    亦或者说,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似乎直到现在都不是很了解。

    且不说这个时候的雄霸,独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是什么样的心思,步惊云沉默寡言,直接离开了天下第一楼。

    关于泥菩萨的事情,自己已经汇报给师父了,他也没有责罚自己,那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那么,接下来……

    心念一动,步惊云直接回到了飞云堂。

    随着他一声令下,飞云堂下所属的帮众们,自然是全都来到了步惊云的面前,等着他的命令。

    “本堂主听闻天山之上,有一株绝世雪莲即将绽放,食用之后可以增加一甲子的功力,堂中留下三成人手,其余的人,和我去天山一行!”,步惊云的目光扫了一眼飞云堂的这些人之后,开口说道。

    话音落下,步惊云没有太多废话,带着飞云堂的大部分人,浩浩荡荡的就离开了天下会而去。

    天下第一楼,雄霸自然也知道了步惊云的动作,不过,断浪在天山的消息,是武岩告诉步惊云的,雄霸心中也有些好奇武岩为什么要这样说。

    因此,对于步惊云带着人浩浩荡荡去天山的事情,沉吟了片刻之后,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道“随他去吧”。

    。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