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朗星稀。

    一座破旧的寺庙当中,一个中年男子,静静的跪坐在已经残破不堪的佛像面前,低着头。

    看这男子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粗布衣衫,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乞丐似的,在男子的面前,摆放着一个非常古朴的龟壳,旁边还有三枚看起来非常古朴的铜钱,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东西了。

    “唉,十年之期已过,雄霸派了人前来寻我,揭开他后半生的批命,此去,断无生还之理啊”。

    这个男子,在佛像前祈祷了许久之后,有些无奈的暗叹了一声,旋即,将自己面前的龟壳,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

    “俗话说得好,知易者不占,善易者不卜,时至今日,我也别无他法了,希望老天爷能给我留下一线生机吧”。

    郑重其事的将三枚铜钱放进了龟壳之中,男子轻轻的摇晃了几次之后,将三枚铜钱,依次从龟壳之中倒了出来。

    算命的相士,一般从来不会去推算自己的命运,这可以说是一个忌讳,可是今天,他知道自己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了,所以,也顾不得这个所谓的忌讳了。

    “嗯,九死一生的局面……”,仔细的看了看三枚铜钱的排列之后,这个男子的眼中,却是陡然间绽放出了一抹惊喜的神色,旋即,对着佛像不住的叩拜,咚咚作响。

    “多谢菩萨,上天有好生之德,虽是九死一生,却也有了一线生机了,多谢……”。

    男子的脸上,充满了惊喜的神色,低声呢喃说道,旋即,这才仔细的拆解了一下卦象。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我这一缕生机,便在东南方向吗?”,仔细的拆解了一下卦象之后,男子抬起头来,看向了东南方,嘴里低声呢喃。

    几乎同时,男子听到了黑夜之中,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来,这让他脸色不由得大变。

    深知是天下会的人追过来了,急忙起身,朝着东南的方向跑过去。

    随着男子离开了之后,过了片刻,一个神色孤傲的年轻男子冲进了这个破旧的寺庙当中,跟在他的身后,还有数十个凶神恶煞的天下会帮众。

    “云堂主,泥菩萨已经不见了”,打量了一下这空空如也的寺庙,其中一个帮众开口说道。

    “哼,追”。

    步惊云的气度,绝世孤绝,惜字如金,冷哼一声之后,吐出一个字,随着他的话落,这些天下会的帮众迅速行动了起来,继续去追寻泥菩萨的下落。

    ……

    中华阁,武岩和无名相对而坐,喝茶聊天,气氛倒是非常的融洽,聊聊剑道,也聊聊整个武林的事情,时间也过得很快。

    复制了蜀山的知识和御剑术给无名之后,武岩跟着询问天门的踪迹和下落。

    上次来到风云位面的时候,武岩的实力低微,所以,并不愿意招惹帝释天这样的老怪物,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帝释天居然主动出现找到了自己。

    而这次,武岩的实力强大之后,倒是要主动的去寻帝释天的晦气了。

    “天门所在,具体在什么地方,我并不清楚,当年我就是快要调查到了天门所在,所以才被帝释天给打败了”,对于武岩的话,无名摇了摇头说道。

    隐藏于整个武林的阴影之中,想要找到天门的踪迹,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即便是无名也没有成功。

    一言及此,无名微微一顿,复又接着说道:“不过,虽然不知道天门的具体所在,但是,我却知道,天门所处,在天山境内”。

    “天山?天门?这倒也相得益彰了”,听到无名的话,武岩微微点头。

    而且,天山终年大雪,再想想帝释天虽然不死,但是却不能防止自己的衰老,因此终日生活在冰冷的地方,就算出门也会带着冰雕面具,天山的环境,倒也挺符合帝释天的生存需求的。

    因此,武岩对于无名的这番话,倒也赞同。

    虽不知天门的具体位置,但是对于武岩来说,能知道天门在天山境内,倒也不错了。

    虽说天山区域很大,可只要自己有心的话,总能找到天门所在的。

    “对了,这些年来,剑圣前辈如何了”,从无名这里大致上的了解了一下天门的所在地之后,武岩话锋一转,又好奇的问道。

    “他啊?这些年来,剑道修为也是日益精纯了,万剑归宗不愧是至高剑技”,听到武岩询问有关于剑圣的消息,无名也点点头。

    当年剑圣自废武功,转修万剑归宗的无双剑技,这在无名看来,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这十年来,剑圣的灭情绝性之剑,也终于是重返正途了。

    喝喝茶,聊聊天,虽然隐居,可无名的中华阁中收纳了一大批武林人士,对于整个武林的事情,倒也了如指掌。

    无名将这十年来武林之中发生的事情,简明扼要的给武岩聊一聊,倒也让他对这个武林之中的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

    十年未见,两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是聊到了后半夜了。

    正当武岩准备起身,自己去休息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闯进了中华阁当中。

    中华阁当中虽然有武林人士镇守,高手如云,可是,隐藏于暗中的武林高手,却有的人认出了这个跑进来的人的身份,因此,拦住了其他的想要前来阻拦的人:这个人,还是让老板亲自来接触吧。

    “站住!你跑不掉的!”,在这男子的身后,数十个手握利器的人影,凶神恶煞的跑了过来。

    看了一眼中华阁的牌匾,只是个普通名不见经传的小酒楼罢了,自然不放在心上,带着人闯了进来,嘴里高声喝道。

    听到身后的追逐和叫喊,这个男子脚步不停,跑得更急了,直接冲到了中华阁的后院当中。

    与此同时,后院的门被打开了,武岩和无名两个,联袂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5!

    武岩的目光,看了一眼跑进来的这个人影,破破烂烂的如同乞丐,晶点数也不高,只有区区5点而已。

    放在风云的位面,这样的武力值和普通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名正言顺的战五渣。

    几乎同时,跟在这个人影的身后,数十人陆陆续续的冲了进来,武岩一看就知道这些人都是天下会的帮众。

    只是,这么多天下会的帮众,就是为了追赶一个几乎没有战斗力的老者?这让武岩的心中有些诧异。

    “泥菩萨,你已经跑不掉了,乖乖跟我们回去!”,其中一个帮众,瞟了一眼武岩和无名两个,没有理会他们,目光放在跑进来的人影身上,开口喝道。

    “泥菩萨?”,这天下会帮众的话语,让武岩的心中微微一动,同时,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人影。

    这就是风云位面号称天下第一相士的泥菩萨?

    说实话,这是武岩第二次来到风云位面,没想到这才有机会见到他。

    被这些天下会的帮众们包围着,泥菩萨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言不语。

    反抗?泥菩萨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反抗得了,莫非,这就是自己的结局了吗?

    “诸位,这里是我私人的地方,还请你们速速退去”,无名自然也是知道泥菩萨的,看了看这些凶神恶煞的天下会帮众,神色平静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不知死活,居然敢管我们天下会的事情?”,眼看着旁边的无名,居然敢插嘴,旁边天下会的帮众,颐指气使的说道。

    说话间,手中的钢刀抬了起来,就准备对无名下手了,作为天下第一帮派,天下会行事就是这般嚣张霸气。

    踏踏踏!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旋即,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的男子,冷着一张脸走了过来,神色冷酷无比,一袭大红色的披风,让人觉得威风凛凛。

    “云堂主!”,看着这个走进来的年轻人,天下会的这些帮众,急忙开口,低头叫道。

    步惊云来到后院,直接往后坐了下去,自有帮众搬了个椅子过来,放在步惊云的身后。

    惜字如金的步惊云,并没有废话的意思,目光落在泥菩萨的身上,旋即,扫了一眼旁边的无名和武岩两个。

    无名也就罢了,看起来只是一个有些普通的中年人罢了,但是,当步惊云的目光落在武岩身上的时候,整个人却微微一怔。

    眼前的这张脸,和自己记忆中的脸,一模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可认识一个叫武岩的人?”,步惊云的目光,落在武岩的身上,开口问道。

    看到武岩,步惊云便认出他来了,断浪的师父,自己怎会忘记?

    只是,从武岩的容貌上来推断年龄,步惊云知道他一定不是武岩,所以,只是询问他是否认得武岩。

    他是武岩的亲戚?还是说天下间真的只是有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步惊云的话,是什么意思,武岩当然明白。

    微微一笑,武岩的心中有些恶趣味,想逗一逗步惊云,因此,摇了摇头,道:“你说的武岩是谁?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说我长得像武岩的?”。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