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武岩离开,没有了精神融合的精神力量压制,雄霸自然是恢复了自由身了,只是看着武岩远去的方向,雄霸的脸上充满了疑惑,吃惊,和不解的神色。

    疑惑的是,武岩他明明已经把自己制住了,为什么不杀自己?

    若是杀了自己的话,以他的实力,想要取自己而代之的话应该不难吧?这天下会已经是天下第一的帮派了,他居然不心动吗?

    吃惊的当时是武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了。

    武功方面,雄霸自认为自己的武功在整个武林,一定是首屈一指的存在,毕竟十年前自己就能和名动武林的剑圣斗得不相伯仲了,现在雄霸甚至有打败剑圣的信心。

    可是,自己的实力在武岩的面前,却没有多少威胁性可言,被他轻而易举的制服了,那么,武岩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怎么样惊世骇俗的地步?两人似乎不在同一个世界的感觉了。

    最后,雄霸的心中更觉得不解,几乎一炷香的时间,武岩把自己制服了之后,就直接离开了,什么都没干,却偏偏说留下了一份礼物给自己?还让自己不要辜负他的期望?

    礼物在哪里?自己可没看到呢。

    “嗯?”,只是,就当雄霸的心中觉得诧异的时候,突然,雄霸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双眼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视线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一只苍蝇在自己的面前飞过,自己的眼睛,似乎都能看得到苍蝇翅膀震动的过程了。

    “怎么回事?我的眼睛,似乎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这突然的变化,让雄霸的心中暗自觉得吃惊和震撼。

    雄霸手掌一抬,不远处桌子上放着的一块铜镜,被他吸入了手中,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雄霸脸色大变,手中的镜子都差点摔在地上。

    光滑的铜镜,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倒影着自己的容貌,只是,让雄霸觉得不敢置信的是自己的双眼,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竟然变成了猩红如血的颜色。

    更让人觉得难以置信的自己的眼瞳之中,能够看到一对黑色的勾玉模样。

    双勾玉的写轮眼,随着宇智波佐助的血脉复制了过去之后,雄霸依靠着血脉的力量,瞬间开眼,达到了双勾玉写轮眼的程度。

    “这就是武岩所说的礼物吗?这双眼睛,应该能够洞察一切的武功招数吧?这是什么眼睛?好神奇的力量啊”。

    虽然写轮眼的模样让雄霸觉得非常的诧异,可是,当他仔细的感受了一番写轮眼的能力之后,心中却是暗自的惊叹于写轮眼的作用。

    尽管自己的武功修为没有提升,但是雄霸相信,有这双眼睛的力量,自己无形之中,实力能提升两三成。

    “武岩,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可以直接让我的眼睛发生这样的异变?”。

    虽然仔细的感受了一番,觉得写轮眼的力量百利而无一害,可雄霸的心中更多的还是震撼和疑惑,震撼于武岩能让自己的眼睛变成这样,更疑惑于武岩为什么要这样做?

    自己和他之间,要说起来只有过节没有交情,他为什么要送一双这样的眼睛给自己?

    ……

    对于雄霸心中的疑惑,武岩自然是没有理会的,复制了宇智波佐助的血脉给雄霸之后,武岩便直接离开了天下会这边,旋即,直接架构了空间传送的魔法,来到了中华楼附近。

    中华楼!

    武岩站在门口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座酒楼,和自己记忆当中的一模一样,心中也不由得回忆起了当初第一次和无名见面时候的景象。

    当时的自己,用万磁王的能力,使了个仿照版的御剑飞行,恰好从这中华楼上空飞过去,而无名也恰好泄露出了自己天剑的气息,影响了自己的剑,以至于自己直接从空中跌落了下去,才有了和无名以及剑圣相见的契机。

    时隔数年,再次回到这中华楼,武岩的心中无尽的唏嘘感慨。

    呜呜呜……

    黑夜之中,武岩能够清楚的听到一缕苍凉的二胡声,扣人心弦,这是无名又在纪念自己的亡妻了。

    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武岩纵身一跃,没有惊动中华楼里的各路武林高手,直接落到了中华楼的后院之中。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随着武岩落在院子里面,二胡的声音不断,与此同时,无名的声音响了起来。

    “无名前辈,十年不见,可还算安好?”,听到无名的话,武岩开口,朗声说道。

    随着武岩的话落,房内的二胡声突然一顿,紧接着,一缕剑气出现了,朝着武岩迎面而来。

    这一缕剑气,给人一种中正平和的感觉。

    看着迎面而来的剑气,武岩手指并起,捏了个剑诀,旋即同样一缕剑气迎了上去。

    剑气与剑气的碰撞,相互消弭于无形之中。

    “好!”,随着剑气和剑气的碰撞之后,无名嘴里叫了一声,同时,密密麻麻的剑气迎面而来。

    浩瀚而中正的剑气,让人的心中不由得涌出一股折服的感觉来,剑气更加强大了。

    咻咻咻!

    面对迎面而来的剑气,武岩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屈指连弹,一缕缕的剑气同样随着武岩的剑指迸射了出去。

    霎时间,这后院之中,剑气纵横。

    叮叮叮!

    随着无名和武岩的交手,中华阁的一处藏剑室内,正在擦拭宝剑的剑晨,突然发现藏剑室当中所有的剑,感应到气机的牵引,居然全都震动了起来,甚至,有不少的剑自动出鞘,插在地上。

    “这是?师父和人动手了?”,看着这一幕,剑晨的脸上戴着惊讶的神色。

    这么多年了,师父可很少出手啊,而且,除了剑圣之外,这天下间还有什么人值得师父出手的吗?

    心中惊奇,剑晨急忙跑出了藏剑室。

    无名,这个时候已经从自己的房屋当中走出来了,天剑的境界展开,一股浩然的剑意从他的身上。

    天剑境界一出,令万剑臣服,就算是武岩也感觉到自己的气息,受到了很强的压制作用。

    这让武岩的心中暗自的惊叹,从力量上而言,无名现在的晶点数只有1800,比自己还要稍弱一筹,可是,从剑道的境界上而言,无名却远远不是自己能比的。

    天剑一出,这至高无上的剑意,让天下所有的剑,都黯然失色。

    简单的比喻,武岩现在就像是一只壮年的蛇王,而无名就像是幼年期的龙。

    从力量上而言,壮年的蛇王比幼年期的龙更强,但是,即便是蛇王,面对着龙,也会受到血脉上先天性的压制……

    “师父!”,这个时候,剑晨从藏剑室跑了出来,看着施展出了天剑剑意的无名,再看看旁边年轻得和自己差不多的武岩,剑晨的心中惊讶不已。

    这么年轻,居然能让自己师父施展出天剑的剑意?

    武岩也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剑晨,旋即手掌一抬,剑晨手中的英雄剑自动出鞘,飞到了武岩的身旁。

    武岩能感受到英雄剑上,也传来了对天剑臣服的气息,这让武岩心中暗自一凝,天剑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

    “御剑术!”,不过,剑道境界上自己虽然比不上无名,可到了这个时候,武岩不介意以力压人。

    随着御剑术的施展,英雄剑一化为二,二化为四,不过顷刻间,密密麻麻的数百柄飞剑在武岩的御剑术下出现了,跟着,如狂风暴雨般的朝着无名射了过去。

    “好神奇的剑术!”,看着武岩这御剑术的能力,无名的眼神也亮了许多,心中赞叹一声。

    不过,看着射过来密密麻麻的飞剑,无名背负双手,强大的剑意化作一层护盾。

    一柄柄的飞剑,撞在这护盾上面,激起了一阵阵的涟漪,就像是暴雨下的湖面似的。

    只是,武岩的这些飞剑,被天剑的剑意所压制,十成力量,也只能发挥出五六成罢了,想要突破无名的剑意,却不是那么容易。

    良久之后,当这些飞剑全都被挡住了之后,只见无名的身旁,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英雄剑,只有他周围方寸之地,是一方净土。

    武岩手掌一招,无名身旁所有的飞剑,全都消散,只剩一柄英雄剑,回到了武岩的身旁,仿佛灵蛇似的,围绕着武岩的周身缓缓的旋转着。

    “不愧是无名前辈,天剑一出,万剑臣服!”,武岩开口,由衷的赞叹道。

    “武岩小友,十年不见,你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神鬼莫测之境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两人相互切磋了一番之后,无名的眼神中同样带着惊叹的对武岩说道。

    十年前,武岩复制了无名的剑道知识以后,两人讨论剑道,让无名将武岩引为知己。

    果然,十年时间一晃而过,武岩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如斯境界。

    “原来只是单纯的切磋而已,他是师父的朋友啊”。

    听到武岩和无名之间双方的对话,旁边有些紧张的剑晨,这才松了一口气,暗自呢喃。

    。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