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起来,不管是原著中,还是随着自己出现的现实当中,聂风和断浪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毕竟他们在来到天下会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是朋友的关系了。

    看到聂风,武岩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迎了上去。

    武岩虽然能看得出聂风的晶点数,连四级觉醒者的程度都没有达到,不过,倒也想好好的试探一下聂风的实力。

    因此,靠近了过来之后,武岩屈指一弹,一缕剑气随着武岩的动作射了出去。

    聂风到底是身经百战的人,感觉到有人袭击,脚在地下一点,速度极快的扭身,躲过了武岩的剑气攻击之后,同时一腿朝着武岩这边踢了过来。

    从闪躲到反击,聂风的动作是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砰砰砰!

    风神腿,随着聂风施展出来,攻击缥缈却又凌厉,而且,聂风的身形步法也无比的灵活,这让武岩的心中也不由得暗自赞叹。

    虽然说剃的速度凌驾于聂风之上,可剃的速度还是直线的移动,并没有聂风的身形步法这么灵活。

    俗话说得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自身的晶点数,再加上这风神腿的精妙,虽然从晶点数方面来看,聂风距离四级觉醒者的程度还有点差距,可是综合实力来看的话,也算是触摸到了四级觉醒者的门槛了。

    呼!

    斗了片刻,自己居然一点便宜都没占到,聂风脚下轻点,身形灵巧的似到了武岩的身后,一脚再次朝着武岩的后心踹过来。

    只是,面对聂风的攻击,武岩头也不回,反手一点,手指点在聂风的脚心。

    武岩身形纹丝不动,反倒是聂风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涌来,旋即,身形一个后返,落在数丈开外的地上,脚心处一阵酥麻。

    “阁下究竟何人,为什么对我出手?”,退下了之后,聂风的目光看着自己面前背对着自己的人影问道。

    在这天下会当中,自己光天化日的居然被袭击了,而且对手的武功似乎比自己还高,这让聂风的心中觉得非常诧异。

    “十年不见,你小子的武功,倒也算是登堂入室了啊”,武岩回过头来,目光放在聂风的身上,开口笑着说道。

    “你,你是……”,聂风的目光落在武岩的身上,看着他的容貌,整个人都了愣住了,旋即,有些不敢相信的模样,确认般的问道“请问,你是武岩叔叔吗?”。

    “叔叔……”,聂风的话,让武岩的嘴角微微抽搐。

    虽然从当初他和断浪的关系,还有双方的年龄差距,聂风叫自己叔叔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这个时候还被聂风以叔叔称呼自己,武岩却觉得有些不舒服了。

    按照年龄来看,自己现在30岁都没到呢,再看聂风,他也已经是20岁出头了,叫自己叔叔,这合适吗?

    “我可听说了,这十年来,你在武林之中可是大放异彩呢,风中之神的称号,可是响彻整个武林了”。

    并没有在这个称呼上多做纠缠的意思,武岩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对聂风说道。

    “真的是武岩叔叔啊,太好了,失踪了十年,你总算是出现了,十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年轻,和十年前完全一样啊”。

    武岩的话,让聂风确定了武岩的身份,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开口说道。

    “那个,叔叔的称呼,能不能别叫了”,聂风左一口叔叔,右一口叔叔的称呼,让武岩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同时,嘴里没好气的说道。

    “哦哦哦,好吧,武岩叔叔你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叫你叔叔的确是不合适了”,听到武岩的话,聂风打量了一下武岩的模样之后,点头说道。

    “十年不见了,你这是回到天下会来了吗?”,突然间再次见到了武岩,聂风的心情也很不错的样子,同时开口问道。

    “不是,我这十年都在闭关修炼,这次出关,主要是想来询问一下断浪的下落的”,摇了摇头,武岩没有废话,单刀直入的说道。

    “断浪啊”。

    听到武岩的话,聂风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不少,神色间有些伤感的模样,道“他,他已经失踪了五年了,或,或许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聂风的话,武岩的脸色微微一变,心中不好的预想,似乎得到了印证似的,开口对聂风问道。

    “这话,说来话长了,我们还是借一步说话吧”,听到武岩的询问,聂风左右看了看,对武岩说道,旋即,直接带着武岩,回到了自己的神风堂。

    跟着聂风让人送了两杯茶过来之后,这才屏退了左右,只留下自己和武岩两个人。

    “当年,你失踪了之后,断浪也在同一天离开了天下会,可是后来的几年,江湖上断浪的名气越来越大了,以弱冠之年,挑战许多武林中成名的高手,都逐一将他们打败了,或许是因为师父也想让自己麾下多一员大将,所以,他亲自出马,把断浪带回来了”。

    “当时的断浪,武功可真的是很高的,即便是我们师兄弟三个,也不如他,直到五年前,云师兄因为孔慈的事情,和断浪大打出手,云师兄被打断了三根肋骨,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师父大怒之下要教训断浪,可是,断浪居然还手了”。

    “最后,师父甚至使出了三分归元气的绝招,断浪被那巨大的气功震飞出去,跌落到了山崖下面去了,从那之后,断浪就失踪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甚至,江湖上也再也没有听过他的讯息了”。

    “当年一战,你是听别人说的,还是自己亲眼所见?”,听到聂风讲述当初发生的事情,武岩开口问道。

    “当年,的确是我亲眼所见的”,面对武岩的询问,聂风开口回答说道。

    “那么,你们就没有去悬崖下寻找过吗?”,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武岩又跟着开口问道。

    心中觉得有些难以相信,能把雄霸逼得用出三分归元气,可见五年前的断浪武功已经很高了,最后却从悬崖上摔下去摔死了?这似乎不太可能吧?

    “找了啊,师父派了很多人下去找,我也亲自下去过了,可是,只是在山崖下找到了断浪的一截断剑而已,还看得有一摊血迹,可是他的人已经失踪了,或许是被野兽叼走了,否则的话,若是生还,不可能这么多年都没有他的讯息的”,聂风的脸色并不好看,摇头说道。

    以断浪的武功,当初悬崖下没找到他,聂风还对他的生还抱有希望。

    可是聂风也知道断浪对于名利的追求,这么多年都没有断浪的消息了,这让聂风心中的这点希望,也渐渐的开始幻灭了。

    “嗯,这也的确有些不合理”,闻言,武岩的嘴里也是低声的说道。

    以断浪的武功,掉下悬崖居然摔死了?这可能性不大。

    可是,若他真的活着的话,这么多年没有他的消息?这也不合理啊。

    那么,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莫非真的受伤了之后,断浪居然憋屈的死在野兽的嘴下吗?

    “会不会是当年断浪跌下悬崖受伤了,然后雄霸先行一步下去,把他带走了?”,沉吟了片刻之后,武岩又跟着问道。

    “不会!”。

    只是,对于武岩的这个猜想,聂风却摇了摇头,道“当初断浪跌落悬崖之后,我听说师父一直都在云师兄那里,照看云师兄的伤势,并没有离开过,而且,我是第一时间就下去的,不会有人比我更快”。

    “这也有道理”,听到聂风的话,武岩点了点头。

    要说天下会当中,谁的速度比他更快的话,应该就只有雄霸一个人了,而雄霸偏偏一直都待在步惊云身边,那么,自己的猜想,也就不可能成立了。

    沉吟了片刻之后,武岩和聂风又闲聊了几句之后,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武岩直接起身告辞。

    断浪无缘无故的失踪了,武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何处寻找。

    这个时候,武岩又想去中华楼那边,见一见无名了,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剑圣和无名他们两人现在如何了?

    不过,就算是要去剑无名,也不急在这一时。

    武岩在天下会旁边待着,静坐了许久之后,等着天色完全暗下来了以后,身形一动,朝着天下第一楼那边靠近了过去。

    虽然和聂风聊了一会儿,武岩也觉得断浪的事情,可能和雄霸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武岩毕竟还是不放心。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查看一番雄霸的f盘,亲眼看看他的那些记忆,才能放心了。

    以武岩现在的实力,要潜入天下会,自然没有任何人能够发现他的踪迹,悄无声息的,武岩很快就来到了天下第一楼当中。

    这个时候,雄霸正盘膝坐着练功,随着武岩推开门走了进来,雄霸睁开双眼,脸上并没有丝毫惊奇的神色,仿佛早就知道了武岩会来一样。

    “武岩,你来了……”。

    “看来,你早就猜到了我会过来吗?”,武岩的目光也落在雄霸的身上。

    。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