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曰:人生八苦,生老病死乃是四苦,其余四苦为:求不得,爱别离,怨长久,放不下!

    在法海看来,其中以放不下最为困扰,因为自己就是因为放不下的执念,所以入了魔道,而观音菩萨曾经给了自己指点,未曾拿起,谈何放下?

    执念,自己已经拿起来了,因为执念的缘故,自己也入了魔道,可是,菩萨所言的放下又该如何做?这也是法海最近一直都想不明白的事情。

    可是,武岩这个短小精悍的故事,以单纯的一个故事来阐述佛法,让法海的心神触动很大。

    是啊,故事里的老和尚虽然破了戒,却早就放下了,偏偏小和尚虽然没有破戒,却反而一直都放不下。

    “这些家伙,天天思考着什么人生啊,哲理啊,佛法啊之类的东西,早晚得变成神经病……”,看着法海心神震动的模样,武岩的心中却是暗自的摇头。

    就比如火影的位面,宇智波鼬思考什么人生哲理,最后年纪轻轻的自己把自己给玩死了。

    否则的话,以宇智波的资质,在整个火影位面,能有什么人威胁到他的?

    二次元迷的“鼬神”称呼可不是白叫的。

    所以,在武岩看来,什么顿悟啊,什么人生哲理啊这些东西,武岩自己是不会去思考的,精神病人思维广,弱智儿童欢乐多,武岩可不想把自己弄得像精神病人一样。

    “你的这个故事非常的精彩,令老衲获益良多,只是,老衲执念已深,想要挣脱出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法海对着武岩摇了摇头,接着道:“曾经你的揭语,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常常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一语道尽佛门勤修的精髓,只是,我这明镜台,已经多日没有拂拭,早已肮脏不堪了”。

    “你错了,我这揭语虽说是可以说是佛门金玉良言,可要说它道尽了佛门修炼的精髓,却还算不上”,武岩被捏在法海的手中,倒是神色平静,与法海在这里讲佛辩法起来了。

    “哦?你还有和金玉良言?还请赐教!”,听到武岩的话,法海微微一怔,好奇中也充满了期待的说道。

    法海不是笨蛋,从武岩这些话语,法海能看得出来,他这些话似乎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

    可是,这个时候武岩已经被自己制服了,他也不怕武岩还能翻得起什么浪花来。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武岩的这番话,说中了法海的软肋处了,法海想要狠下心来杀掉武岩,可是,武岩嘴里的精妙佛语没有听到,法海自己都下不去手。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武岩的目光落在法海的身上,开口,又是说了一句佛门揭语。

    而这佛门揭语,与之前所言雷同,但是意义却又迥然不同。

    而更主要的是,完全不同的意义,这两句揭语,却又都是佛门的金玉良言。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法海,整个人都愣住了。

    若是说刚刚的小故事所阐述的佛理,只是让法海有些触动的话,那么,这句揭语,却让法海整个人都震动了。

    短短二十个字的揭语,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佛门至理,隐隐间,自己一直以来放不下的执念,似乎有了出路的样子。

    武岩,被法海的大手捏在手中,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法海,又抛出了一句佛门的金玉良言,武岩相信,这一定能让法海发好一会儿的呆。

    果然,听到这句话的法海,整个人都愣住了,久久不言,让旁边的金钹法王气结不已。

    他看得出来,法海已经是成功的把武岩给制服了,可是,偏偏法海这么久都没有对武岩下杀手,两人似乎还在那里聊天的样子,这让金钹法王难以置信。

    好不容易斗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关键的时候,他居然住手了?

    当然,法海的心神还是非常坚定的,虽然这句佛门揭语让他心神触动,可是,短短几分钟的时候,法海也回过神来了,暂且压下自己心神的触动,目光落在武岩的身上,道:“你的话语,对我的确帮助很大,只是,老衲落得今天这个地步,全都拜你所赐,所以,你我之间的仇怨,不可能因为这几句话就消除”。

    话音落下,法海不给武岩郑吒的机会,握着武岩的举手猛然间发力。

    强悍无比的力道,即便是一座小山似乎也能握碎,武岩的体魄再强也抵挡不住这个力道,身形砰的一声爆炸了,化作一阵白烟消散。

    “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手中抓着的武岩,化作一阵白烟消失了,法海整个人愣住了,一脸懵逼的样子。

    武岩这是死了还是怎么样了?为什么连尸体都没有?直接化作一阵白烟消失了?这是飞灰湮灭了吗?

    “嗯?只拖住了这些时间而已吗?”,几乎同时,雷峰塔中,潜行的武岩瞬间感受到自己的影分身被消灭了,心中急切了不少。

    是的,之前和法海战斗的武岩,的确是他本人,可是,当武岩尝试了几次仙人模式都失败了之后,他便知道了自己不会是法海的对手,因此,把目标放在先救人这件事情上面。

    月渎的幻术,武岩本身也没期望自己能够真的用这个幻术制服法海,他施展月渎的目的,其实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趁着法海因为幻术而愣神的刹那,将自己和影分身调换,然后,用影分身来拖住法海,自己本尊则潜入雷峰塔救人。

    又是讲关于佛法的小故事,又是抛出佛门的金玉良言的,影分身也的确是为武岩本尊争取到了不少的时间。

    不过,争取的时间终究有限,随着自己的影分身被杀了之后,武岩在雷峰塔中迅速的行动了起来。

    雷峰塔当中,当然不只是单纯的关押而已,这塔内还有法海留下的符咒所化的力士,镇压着许仙和小青两人不得离开。

    雷峰塔的边缘处,小青和许仙两个,都是紧张的看着金山寺当中的战斗。

    从这边战斗的动静,他们都看得出来,一定是武岩和白素贞前来救自己了。

    “娘子,娘子她居然真的是妖怪吗……”,居高临下的,许仙亲眼看见了白素贞变成了一条白色的大蛇,这一幕,对他的冲击自然是很大。

    不过,眼看着白素贞和法海之间的战斗被压制住了,险象环生的模样,许仙的心中又觉得担心不已,心中似乎已经忘记了白素贞是妖怪的事情。

    “哎,真羡慕她……”,小青在许仙的身旁,可以说亲眼看着许仙的表情,能够体会到他的心情,看着许仙已经意识到了白素贞蛇妖的身份,却依旧对她非常的担心,小青的心中对白素贞,突然涌现出了许多的羡慕。

    身为蛇妖,却能遇到一个这么在意自己的相公,夫复何求?

    居高临下的看着金山寺这边的战斗,很快的,小青也看到了武岩被法海抓在手里的一幕,这让小青的心中也是紧张不已。

    两人都想要冲出雷峰塔去,可是,雷峰塔中几个符咒所化的力士,却拦住了他们两人的去路,让他们根本走不出去。

    “可恶,你们都给本小姐让开!”,心中急切,小青也不管自己是否能够打得过了,抬起手来,施展出法术想要强闯出去。

    可是,斗了片刻之后,小青却被几个力士直接打了回来。

    “妖孽,你这一生,就安心的待在雷峰塔中吧,再想逃出去,必让你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将小青打了回来之后,几个力士恶狠狠的盯着小青,开口喝道。

    “是吗?那你们问过我没有?”,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雷峰塔中,一道男声突然响了起来。

    “什么人!?”,突然听到这陌生的声音,这两个力士,大声喝道,说话间迅速转身。

    武岩静静的站在雷峰塔的阴影处,一双猩红如血的写轮眼,散发出妖股的光芒,眼神中一对三角大风车,在这一刻旋转了起来。

    看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武岩,几个力士心中一紧,刚想要动手。

    可是,一片漆黑如墨的火焰却凭空出现了,瞬间覆盖了这几个力士的全身,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动作。

    惨叫声中,不过片刻,这几个力士瞬间化作几张杏黄色的符咒,在这些黑色的火焰之中,迅速化作灰烬。

    “武岩!”。

    “少爷!”。

    看着出现的武岩,许仙和小青两个人,脸上都带着惊喜的神色。

    没想到这个时候,武岩居然进入了雷峰塔当中了,当然,他们两人的心中也有些诧异,刚刚看武岩不是还和法海战斗,甚至被法海制服了吗?怎么一眨眼,他们就来到这里了?

    “别说那么多了,我们赶紧走”。

    这个时候可没有时间解释那么多,武岩抬起手来,架构空间传送的魔法,先把许仙他们送走了再说。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