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无端端的怎么会有琴声的?”,许仙夜晚正挑灯夜读的看书,突然间听到了一片与自己的读书声相合的琴声,脸上带着一些诧异的神色,喃喃说道。

    说话间,许仙将自己手中的书本放了下来,推开窗往外看去。

    只是,随着他的读书声停下来,外面的琴声也停了,往外看,寻了一圈,许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最后无奈的把头缩了回来,继续朗读,说来也奇怪,随着许仙的朗读声继续响起,外面的琴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琴声与读书声混合在一起,无比的和谐。

    如此反复找了三五次之后,一无所获之后,许仙也就不再寻找了,安心的读书,屋外的琴声不管它从何处来,总之,能有琴声相伴,也不是什么坏事,许仙也就不再去管它了。

    就这样,琴声的出现,一连就是半个月的时间,每天晚上自己读书的时候,都会有琴声相伴。

    刚开始的时候许仙还很想弄清楚琴声的来源,可是试了好几次都一无所获之后,便不再去追根究底了,渐渐的,许仙甚至也习惯了晚上有莫名的琴声伴随着自己的读书声的情况了。

    只是,就这么半个月了之后,突然,有一天晚上许仙再来读书,却发现本来每天晚上都会想起来的琴声,不再响起来了。

    没有了琴声相伴,这让许仙一时间觉得很不习惯,这天晚上不但是读书没有读好,甚至是连睡觉都没有睡好。

    就这样,一连等了三天都没有等到琴声的出现,许仙的心中无比失望,心中更觉得空落落的。

    因为这几天没休息好的缘故,脸色都有些难看了,惹得姐姐和姐夫都有些担心的询问了几遍。

    这一天傍晚,日暮黄昏之际,庆余堂的掌柜的开口,让许仙回家休息。

    只是,连喊了三声,都没有得到许仙的回答,掌柜的抬起头来,却看到许仙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坐着,神游天外,显然对自己刚刚所说的话,没有听进去。

    “许仙,许仙……”,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庆余堂的掌柜的过来,轻轻的拍了拍许仙的肩膀叫道。

    “哦,师父,我,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回过神来的许仙,几乎是反射性的开口说道,说话间左右打量着,寻找事情来干。

    可是看了看,庆余堂里现在是一个人都没有。

    “好了,许仙,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家休息吧”,指了指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了,庆余堂的掌柜对许仙说道。

    说话间,微微一顿,掌柜的跟着说道“许仙啊,我看你最近这些日子,忧思成疾,是否发生什么事去了?若是家里有事的话,你在家休息几天再说吧?”

    “不用了,师父,我没事……”,听到掌柜的话,许仙也知道这两天自己不在状态,让师父有些担心了,许仙急忙摇头的说道,保证这样的事情自己以后不会再犯了之后,这才离开了庆余堂,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难道?琴声的主人已经离开了吗?”,行走在路上,许仙的心中暗自呢喃。

    这两天琴声都不再出现了,让许仙寝食难安,心神不宁,偏偏自己连琴声的主人是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两天琴声的主人发生什么事情了,许仙总觉得非常的担心和忐忑。

    回到了家之后,味同嚼蜡的吃过了晚饭之后,在姐姐和姐夫担心的目光中,许仙再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

    这一发呆,就是一个多时辰。

    叮叮咚咚……

    不过,随着夜色深了的时候,突然又是一阵清脆的轻声响了起来,熟悉的曲调,和之前的一模一样。

    听到这个琴声,许仙整个人几乎都跳起来了,然后迅速的往外面跑去。

    也不知为何,琴声失踪了三天之后,今天许仙是铁了心的想要找到琴声的主人,好好的询问一番。

    顺着琴声,其实并没有走出多远,很快,许仙就在一颗老槐树下,看到了身穿白色纱裙,正在低着头抚琴的身影。

    依旧是一袭白纱的白素贞,坐在树下抚琴,夜风习习,吹动纱裙,给人一种飘然若仙的感觉。

    良久之后,一曲终了,有些痴迷的看着白素贞的许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上前去,道“姑娘请留步!”。

    随着许仙走进过来,正在收拾古琴的白素贞停了下来,抬头看了他一眼。

    而看到白素贞的模样,许仙脸上带着吃惊的神色,道“姑娘,是你?”。

    “姑娘,前些日子一别,我看你投江,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可是后来武岩说你没事,我才放心了一些”,确定了白素贞的身份之后,许仙尽管心中是激情澎湃的,但是举止却依旧是谦逊有礼的模样。

    “这位公子,你好,没想到今日与你有缘再见”,白素贞的脸上,带着些羞涩的模样,有些不敢看许仙,低头说道。

    “对了,直到现在,我还不值得姑娘你的芳名呢?”,许仙开口,询问白素贞的名字。

    白素贞当然不会藏着掖着了,双方各自交换了姓名之后,许仙又询问了一下她最近这几日是否都在这里抚琴

    ,而这两天又怎么没来了。

    郎有情,妾有意。

    这就像是相亲一样,只是一方心动的话,想要共结连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若是双方都有意的话,自然是水到渠成了。

    经过这些日子白素贞的套路,再加上她本身的美貌和气度,初生牛犊的愣小子许仙,哪里抵得住这样的美色?早已是心情澎湃。

    而白素贞更是主动的一方,再加上这些日子白素贞暗中几乎把许仙的脾性和爱好全都摸透了,因此,两人在这老槐树下,倒是相谈甚欢,聊得双方似乎谁也不愿意离开了的模样。

    “果然,活得久了一个个都很精啊,这白素贞虽然是仙女一样,可毕竟活了两千年左右,许仙这小子,哪里挡得住这千年老妖的套路啊,立马就落入圈套了”,武岩看着老槐树下的一幕,心中暗自呢喃,对于眼下这一幕,并没有阻拦的心思。

    其实,若不是当初小青跳出来搅了局的话,这个时候可能许仙和白素贞之间的结婚酒自己都已经喝上了,亲眼看着白素贞把许仙给套路到手了,武岩觉得有一种毁三观的感觉。

    果然,女追男隔层纱,偏偏还是活了这么多年的女妖精,难怪古往今来,都有那么多女妖能引诱男人的传说。

    “许公子,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许仙和白素贞两人,足足聊了一个时辰,竟还是意犹未尽的感觉,可最后白素贞还是开口道别了。

    聊了这么久之后,两人的感情升温得也非常的快。

    “哦,白姑娘你住哪里?这天色也晚了,我送一送你吧”,不知不觉,夜已深了,许仙也不好挽留白素贞,想了想,开口说道。

    “也好,那就谢谢许公子了”,对于许仙要相送自己的话,白素贞当然不会拒绝了,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然后,两人并肩而行,往钱塘县城另外一边走了过去。

    “得,看来过几天我要喝喜酒了”,看到这一幕,隐藏于暗处的武岩,并没有要追上去的心思,只是心中暗自的点了点头。

    只是,就当武岩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黑夜中一道人影却悄然无息的跟上了白素贞和许仙两人,这让武岩微微一怔。

    定睛看去,武岩发现追上去的竟然是法海,而且,身穿一袭黑色僧衣的法海,看起来和之前有了很大的变化。

    “法海,他怎么还在钱塘县城?而且看样子,似乎很不对劲啊,再也没有了之前得道高僧的感觉了,不是吧?难道我当初的话,真的把他说得修为出问题了吗?”。

    看到那穿着黑色僧衣的法海,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武岩微微楞了一下,然后暗自沉吟了片刻之后,同样悄悄的跟了上去。

    对于许仙和白素贞之间的事情,其实武岩的心中是抱着赞同的心思的。

    而且,武岩还想经过白素贞的手谋划南极仙翁那起死回生的仙草呢,所以,就更不能让法海把他们两人给拆散了。

    许仙和白素贞并肩而行,内心的幸福感简直爆棚了,而白素贞走在许仙的身旁,心中也是满心的欢喜。

    自己特意布置了这么多天,总算是成功的和许仙搭上话了,有了独处的机会,她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许仙对自己的喜欢。

    郎有情,妾有意,白素贞也很期待,只要没有人来打扰的话,自己和许仙成婚,成为她的妻子,回报他的救命之恩,也就水到渠成了。

    等了却了这桩尘缘之后,自己也就能够举霞飞升,位列仙班了。

    “妖孽!竟然敢私自勾引凡人!不知死活!”。

    不过,越是不想发生什么,却似乎就越容易发生点什么,就在白素贞的心中暗自憧憬着,甚至连自己孩子的名字都快要想好了的时候,突然,法海一声暴喝,直接跳了出来,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