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白素贞的身份,一旦起了疑之后,武岩发现,原著中很多地方的线索,似乎都能够支撑自己的这个怀疑。

    首先是白素贞的气质,飘然如仙,完全不像是妖怪。

    其次是观音菩萨和南极仙翁对她的照顾,观音菩萨在佛教的地位高不高?那不言而喻了,几乎被称作是地位最高的菩萨。

    而南极仙翁呢?在天庭的地位也不低,如封神榜中的身份就是原始天尊的亲传弟子,甚至也有说法是六御之一的南极长生大帝,地位几乎能和玉皇大帝相提并论。

    无论是观音菩萨,还是南极仙翁,在佛界和仙界,都绝对是属于大佬级的人物。

    可是呢?观音菩萨为了白素贞亲自下凡,南极仙翁也把自己能起死回生的仙草赠送,一个人也就罢了,两个都对她这么照顾?似乎只有白素贞的出身不凡,才能解释了。

    还有,武岩还记得原著中,许仙和白素贞生的儿子,是什么身份?那可是天上的文曲星君下凡啊。

    文曲星君乃是堂堂正正的仙人,却转世投胎给了白素贞当儿子?若是说白素贞是寻常的身份,这可能吗?

    越想,武岩觉得疑点越多。

    小时候看这部电视连续剧的时候,关于白素贞的出身和跟脚并没有介绍,可现在,武岩觉得白素贞的身份,不同凡响了。

    想了想,武岩又跟着找到了原剧情刚开始的时候,白素贞和观音菩萨的对话,也自报了家门,说自己是在青城山上修炼得道的。

    青城山?青城山上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大能吗?思前想后,武岩也没有什么收获。

    “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单纯了啊,本来以为这是旷世的人妖之恋,现在想想,简直就像是活了数千年的富家女玩弄纯情少年的感觉了”。

    虽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白素贞身份的不凡,可是通过重重迹象,武岩发现自己的怀疑,应该是没有错的。

    当然,尽管对于白素贞的身份有些猜疑,可是实际上,武岩对于南极仙翁宝库当中的仙草,更加觉得心动。

    能够起死回生的宝贝,这可相当于第二条性命了,若是有可能的话,武岩当然是想要谋划到手。

    另外,新白娘子传奇的这个位面,是有实实在在的仙佛的,对于所谓的仙佛,武岩的心中也有些好奇。

    那些神仙的手段是什么样的?亦或者说,仙佛的晶点数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这些也都让武岩觉得好奇。

    武岩的心中,暗自思索着如何谋划仙草,若是自己去盗取仙草的话,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归根结底的来看,最好还是要让白素贞去盗取仙草才行。

    可是,许仙死了的话,盗取的仙草一定是用来复活他的,可许仙不死的话,白素贞又不会去盗取仙草,这似乎陷入了一个死结了。

    关于复活的能力,武岩只有一个不太成熟的秽土转生而已,而且秽土转生也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复活。

    之前和赵雷在打怪练级的时候,复活类的能力,武岩和赵雷也聊过。

    比如说游戏中一般都会有奶妈类的职业,这种职业很有可能会获得复活类的技能,不知赵雷可曾看到过这样的技能书?

    只是赵雷摇摇头,并没有见过复活类的技能书。

    甚至,复活卷轴之类的道具,赵雷也没有见到过,所以,复活类的手段目前武岩是没有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赵雷拥有复活卷轴这样的道具,却瞒着武岩。

    毕竟复活卷轴若是真的存在的话,这么贵重,他不会向武岩坦白,也在情理之中了。

    武岩的心中,思绪万千,而这个时候,钱塘县城当中,却有一个黑衣老僧,走了进来,黑色的僧衣,让人觉得诧异,因为僧衣自古以来就从来没见过有黑色的

    若是武岩在这里的话,定然能够认得出来,这个身穿黑色僧衣的人,正是法海。

    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需系铃人,自己落得今天这步田地,完全是武岩一手造成的,所以,法海来了,他的目的是冲着武岩来的,他是前来报仇的。

    虽说这个时候的法海,已经是心性大变了,可是,他对于武岩的仇恨,也跟着滋生出来了。

    自己的根基几乎全都毁在武岩的手里了,这个仇若是不能报的话,自己的念头就不能通达。

    而且,法海的心中还有另外一个心思,武岩对自己提出来的几个问题,自己的确是想不出答案来,那么,武岩自己是否能够有答案呢?

    这就是法海来寻找武岩的目的,一方面心中好奇于武岩是否对于他自己的问题有答案,另外一方面,对于自己的根基崩毁,法海对武岩又充满了仇恨的感觉。

    同样的,这一夜,身穿白色纱裙的白素贞,也出现在钱塘县城了。

    经过几天的打探和寻找之后,白素贞已经知道了许仙所住的地方了,要把许仙拿下,白素贞觉得自己应该先观察他一些日子,了解清楚了他的性格和喜好,再针对性的布局为好。

    因为武岩和李公甫的家是隔壁的缘故,因此,白素贞也只是小心翼翼的靠近过来,生怕被武岩他们发现自己的踪迹。

    小青这个婢女当日一眼就能说破自己兴风作浪的事情,作为小青的主人,在白素贞看来,武岩的修为更加深不可测了。

    夜,已深,因此钱塘县城当中行走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不过,当法海靠近白素贞这边的时候,眼神却是突然一凝。

    目光落在白素贞的身上,心中暗自赞叹一声:“好一个灵气逼人的小姑娘啊”。

    “嗯?不对,她并非人身!我险些被她骗了过去”,有些赞叹于白素贞飘然而出尘的气质,很快,法海跟着反应了过来,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看得出来,白素贞的本体似乎是一个妖怪。

    意识到了白素贞妖怪的身份,法海握着佛珠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反射性的就像动手降魔伏妖。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法海的心中突然又想起了武岩的几个问题,难道见妖就得杀吗???“哼,老衲倒要看看,妖是否也真的有好的妖怪,我就看看这妖怪什么时候会动手害人!”,紧握着佛珠,正准备出手的法海,心中暗自的呢喃着。

    同时,也不再急着出手了,而是悄悄的跟在白素贞的后面,想要等她出手害人了之后再收服她。

    白素贞的心思,都放在许仙的身上,对于暗中监视着自己的法海,倒是没有察觉到。

    虽然白天的时候,许仙都在庆余堂做学徒赚钱,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许仙还是会拿出书本来,朗朗上口的读着。

    虽然是一个穷小子,而且是寄宿在姐夫家的穷小子,但是,许仙却给人一种奋发上进的感觉。

    “嗯,他很有上进心啊,而且是一个努力的读书人”,白素贞隐藏于暗中,窥视了许仙很久,知道半夜许仙熄灯睡下了,白素贞这才离开。

    有道是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中看到的几乎全部都是他的有点,现在白素贞看许仙,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了,越看,似乎越是觉得喜欢,越是觉得满意。

    法海,躲藏在暗处,对于白素贞只是躲在暗处窥视许仙,觉得莫名其妙。

    刚开始的时候,对于白素贞的窥视,法海还觉得她是想要暗害许仙的,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法海发现白素贞似乎只是单纯的窥视,并没有要行动的意思。

    因为许仙都已经累得睡着了,按理说这应该是她下手最好的机会吧?可是眼看着许仙睡过去了之后,白素贞居然离开了。

    妖怪,都是害人的,这是一直以来法海心中几乎根深蒂固的观念,可是这个观念被武岩提出了异议,而亲眼看着白素贞奇怪的行为,法海也觉得好奇和疑惑。

    因此,法海也不急着对白素贞下手了,暗中窥视着白素贞。

    许仙这个人,法海当然记得,之前法海就想着拉他入佛门呢。

    接下来,法海又偷偷的在附近住了下来,他很清楚,白素贞晚上偷偷的看许仙,就不可能只是一晚而已。

    果然,第二天晚上,白素贞又来了,第三天,第四天……

    法海在暗中躲藏了一个星期,在他的注意下,这一个星期,白素贞每天晚上都来,暗中窥视许仙的一举一动,足足等到半夜许仙上床睡觉了才离开,连续一个星期都是如此。

    这一天晚上,法海已经没有太大的耐心了,心中暗自思索着自己是否该亲自跳出来,然后好好的询问一下白素贞这个妖魔每天晚上都要听许仙读书是为什么。

    不过,就在今天晚上,法海发现白素贞司似乎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躲在暗处偷看和偷听了。

    今天白素贞再次出现,却背了一张古琴出来。

    叮叮咚咚……

    随着许仙晚上朗朗上口的在读书,这一天,白素贞悄悄的躲在许仙的窗户外,弹奏着乐曲,充满了仙灵之气的乐曲,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而琴声和读书声混合在一起,竟然给人一种无比和谐的感觉。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