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武岩施主你误入歧途,尤不自知,还说老衲我误入歧途,简直是荒谬……”,武岩的话,让法海摇头叹息。

    自己多年来修佛,未敢有丝毫懈怠,这么多年来降妖除魔,精研佛法,怎会是误入歧途了?

    武岩的话,当然是错的,由此可以看得出,他误入歧途太深了。

    “哈哈哈,老和尚,你说我误入歧途了,我却说你误入歧途,你可敢与我辩论一番?”,对于法海的反应,武岩并不觉得惊讶,只是嘴里大声笑道,对法海发出了邀请的说道。

    辩论?武岩的目的是想要把法海说得根基不稳,以此来报仇。

    当然,若是自己说不过法海的话?那说不过就说不过吧,自己的心中可没有法海所谓的根基,不碍事。

    所以这番论道的邀请,武岩本身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这不比和法海动手战斗来得合适?

    “好哇,理不辨不明,既然武岩施主你愿意和我辩论一番,老衲如你所愿……”。

    出家人慈悲为怀,法海觉得武岩慧根不浅,若是可以的话,自己可以拉他一把,如果能渡得他重返正途的话,也算是自己一桩莫大的功德了。

    “那么,就从我婢女小青开始说起吧,我想问一下,我这婢女是否做出了伤天害理之事?否则,你为何要这般诛杀于她?”。

    武岩双手合十,使了个木遁,在这钱塘江的大街上,弄出了一副座椅出来,一马当先的坐下了之后,开口问道。

    “阿弥陀佛,妖孽为祸人间,人妖殊途,老衲自然要将她诛杀”,对于武岩的话,法海宣了一声佛号,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

    对于法海的回答,武岩并不觉得惊奇,冷哼一声,跟着说道“那么,问题来了,尽管小青是妖,可她并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却要把她诛杀?这就是你们佛家所谓的众生平等吗?妖,就没有存活下去的权利了?”。

    “哼,妖性难驯,即便是她今日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以后也一定会做的,降妖伏魔,老衲矢志不渝!”,法海的信念非常的坚定,对于武岩的话并不予理会。

    在他的心中只坚信一点,只要是妖就杀,不用想太多。

    “这家伙,简直对于所谓除魔卫道的信念,愚忠”,看法海神色坚定,丝毫没有动摇的样子,武岩心中无奈的暗叹一声,也深深感受到了这老和尚无比固执的信念了。

    “那么,我且问大师一句,众生平等,是否包括人类和所有的动物?”,没有在这方面多做纠缠的意思,武岩沉吟了片刻之后,继续问道。

    “那是自然,我佛慈悲,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飞蛾与蝼蚁都是性命,众生平等,自当爱惜”,点了点头,法海想也不想的便开口回答。

    “那么,我再问你,比如说一条小蛇,若它只是一条蛇的话,你佛家弟子见到这条蛇有危险,是否会出手救?”,微微点头,武岩跟着问道。

    武岩的话,让法海微微一怔,不明白他为何这么问,不过却还是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上天有好生之德,蛇虫鼠蚁,皆是生命”。

    “那么,我再问你,若是这条蛇有朝一日,开了灵智,吞云吐雾的话,修炼成精的话,你杀还是不杀?”。

    “只是动物就要保护,成了精就要诛杀?这杜绝了所有动物修成正果的道路,却唯独只能让人类得以修行,就是所谓的众生平等吗?”。

    “这……”,武岩的这个话,让法海神色微微一僵,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同样是一条蛇,是否有开启灵智,就决断了是否该杀,这个问题,让法海沉默了。

    对于武岩的这个问题,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中的信念在这一刻,稍微有些动摇了。

    看法海的神色僵住了的模样,武岩心中暗暗一笑,跟着乘胜追击的对法海问道,语速也变得急促了许多,道“我再问大师,佛门所言,普度天下人,这句话是否对的?”。

    “自然没错”,法海点头说道。

    “那么,若是天下人都信奉佛祖,愿意剃度出家,佛门收还是不收?”,武岩语速很快,紧接着问道。

    “此乃天下大幸!”,同样没有四丝毫迟疑,法海继续点头,若是天下所有的人都能成为佛门弟子,当然再好不过了。

    “可是,若是真的如此,人人出家为僧为尼,这天下就没有成亲的人了,百年之后,天下间所有的人类是否就此灭绝了?”,武岩跟着开口,大声问道。

    轰!

    武岩这句话,如平地一声惊雷,让法海仿佛被雷击中了似的,傻傻的看着武岩,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是啊,若是全世界的人都入了佛教的话,人人不能成家,不能生孩子,百年之后,岂不是所有人都要灭绝了?

    这本来该是大好事,怎会落得如此结局?

    一时间,法海感觉自己多年来坚信不疑的信念,似乎出现了一缕裂缝了。

    “大师,我再问你个问题,佛门有戒律,不能喝酒,不能吃肉,你可曾吃过?”,并没有给法海继续深思下去的时间,武岩紧接着发出了自己第三个问题。

    “自然不会!”,法海神色傲然,精研佛法这么多年了,从未破过酒肉之戒,数十年如一日的持戒,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坚持下来的。

    “为什么?”,武岩跟着问道。

    “酒是酸的,肉是臭的,而且,饮酒乱性……”,对于武岩的话,法海想也不想的回答说道。

    “那么,问题来了,你怎么知道酒是酸的,肉是臭的?你吃过吗?”。

    “当然没有吃过”。

    “那就是佛祖吃过了,否则,他怎会告诉你们酒是酸的,肉是臭的?他怎么会知道酒后会乱性?”。

    “这……”。

    武岩的话,让法海无言以对,这么多年来一直深研佛法,法海的心思都在于如何的让自己的佛法更加精深,从来都没有对多年来研究的佛法有过任何的怀疑。

    可是今天,武岩连续发问的这些问题,让法海回答不上来,第一次心中产生了自己多年来坚信不疑的佛法,也会出错的怀疑。

    “俗话说得好,尽信书不如无书,我看老和尚你这么多年来,自诩为佛法精深,可实际上,却是按照前人规定好了的条条框框在走罢了,早已误入歧途,尤不自知”。

    看法海整个人都呆住了的模样,武岩也知道他的根基已经出现了裂痕了,武岩没有再多说什么的心思,直接带着白福和小青,转身离开。

    噗……

    法海,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之中,突然,嘴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神色萎靡了许多,嘴里低声呢喃“不,不可能的,佛法,佛法怎么可能会错的,可是,可是武岩的这些话,完全答不上来啊,难道?佛法真的有错吗?”。

    法海,自认为是最忠诚的佛教弟子,所以,从来就没诞生过佛法或许也会有错的心思,可是今天,与武岩的一番辩论之后,佛法或许有错的这个心思,一旦从脑海里蹦了出来之后,就像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似的。

    法海明明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非常的危险,想要止住自己的这个念头,可是,越是想要止住,这个念头就越是止不住。

    武岩和小青她们回到了自己家了,在解散这个空间传送魔法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看着法海口吐鲜血,神色萎靡的样子,神色间有些愕然。

    没想到,这修佛的弟子,一旦信念出现了裂痕,居然会反应这么大。

    “少爷,你好厉害,光靠嘴巴,居然能把这老秃驴说得口吐鲜血”。

    回过头来的小青,看着法海口吐鲜血的模样,同样是吓了一跳的样子,惊讶的说道。

    若是武岩动起手来,打败了法海的话,小青并不会觉得奇怪,毕竟少爷的修为同样深不可测。

    可是,光靠嘴巴说一说,就能让这个老和尚吐血受伤,小青就觉得震撼了,没想到少爷的嘴巴也这么厉害啊。

    “这样的人,执念太深了,一旦崩塌,当然受不住,只是吐血还算好的,至少没死人”,挥了挥手,解散了自己的空间传送魔法之后,武岩摇了摇头的说道。

    记得当年看过一部非常经典的科幻电影,名为《黑客帝国》,里面的人全都活在虚拟的矩阵世界当中,这样的真相,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

    很多人知道了真相之后,甚至自杀了。

    相比起这些信念脆弱的人而言,法海这样,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反正,少爷你好厉害”,这些道理,小青是不懂的,她只知道,武岩光靠嘴巴说几句话,就让那强的不可思议的大和尚吐血了,小青看着武岩的眼神,充满了崇拜之色。

    当然,对于能够站出来为自己出头的少爷,也觉得非常温暖。

    。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