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库房大门的破损情况,李公甫不用走进去也知道一定是遭贼了,而且武岩也一定和窃贼战斗过。

    自己这些捕快全都莫名其妙的昏睡过去了,武岩只是孤身一人而已,所以,在李公甫看来,这库银是凶多吉少了。

    可是,当他冲进库房,整个人都愣住了,这里的库银并没有失窃,甚至看起来,似乎更多了。

    武岩独自一人,盘膝坐在库房中间,从库房里这些库银码得整整齐齐的样子,显然已经被好好的收拾过了。

    “武岩,这里,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李公甫来到了武岩的身旁,指了指周围这些库银,惊讶的对武岩问道。

    “如你所见,昨天晚上窃贼又来了,你们着了窃贼的道,全都昏睡过去了,我将窃贼打跑了,而且连夜端了窃贼的老巢,将失窃的库银都追回来了,三千五百两银子”,面对李公甫吃惊的神色,武岩开口回答说道。

    “什么?失窃的三千五百两银子,全都找回来了?”,听到武岩的话,李公甫是又惊又喜。

    本来能够守得住现在库房里的这些银子,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可是武岩不但守住了,甚至还能把之前几次失窃的库银给追回来?

    “是的,你们清点一下看看,是不是有错”,武岩点了点头,对这些陆陆续续的进入库房的捕快们说道。

    随着武岩的话落,李公甫对旁边这些同样一脸懵逼的捕快们说话,让他们一起清点一下看看。

    旋即,这些捕快们将库银的箱子全部打开了,仔细的清点。

    花费了约莫一个时辰左右,一个捕快对李公甫道:“头儿,没错,之前失窃的三千五百两银子,全都回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听到前半段话,李公甫的脸上全都是灿烂的笑容,可听到后半段话,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李公甫现在可以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这些库银他可不想有任何的闪失了。

    “只是,很奇怪的是,这三千五百两银子,其中有一千两并不是我们的官银”,这个捕快有些迟疑着,开口说道。

    “啊?不是我们的官银?”,李公甫愣了愣,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旋即把目光看向了武岩。

    这些银子全都是武岩追回来的,自然是要询问一下他才能知道了。

    “你也知道的,既然敢到衙门里来偷银子,盗贼的胆子一定很大,这窃贼一定还偷了别人,所以,这里面掺杂了一些其他地方的银子,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啊”,面对李公甫询问的眼神,武岩开口回答说道。

    “嗯,也对,管它是不是官银呢,只要这三千五百两银子没错就够了,走,武岩,我带你去见县令,今天这些失窃的银子能够追回来,你居功至伟啊”。

    武岩的解释,倒也在情理之中,李公甫微微点头,也就没有再去追究那么多了,拉着武岩一起,高高兴兴的找县令去汇报好消息去了。

    这个时候,大清早的,县令正和自己的小妾在用早膳呢,听到李公甫的汇报,不但昨天晚上的窃贼被打跑了,再也不会回来了,甚至还把之前失窃的库银追回来了,县令自然也是大喜过望。

    询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得知武岩居功至伟,县令对武岩也是非常的感谢。

    “哈哈哈,武岩公子可真是年少有为啊,不知你可愿入我县衙?以你的本事,相信没过几年,就能平步青云”,看得出武岩是有真本事的人,县令对武岩抛出了橄榄枝问道。

    “多谢美意,我志不在仕途”,闻言,武岩摇了摇头的说道。

    的确,若是武岩自己真的想当官的话,直接去京城找皇帝,亮一下自己的本事,什么样的职位得不到?还需要在一个小小的县令手底下做事吗?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强求了,不过,武岩公子你毕竟对我县衙有功,不奖赏一下的话说不过去,我以县令的名义,奖励你二,一百两银子”,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胡须,县令开口,本来是想奖励二百两的,不过话到嘴边却又跟着改口了。

    “多谢”,对于所谓一百两银子的奖赏,武岩神色平静的开口道谢。

    得,一千两银子拿出去,好歹也换了一百两回来了,也算不错了。

    末世之中,金银这些贵金属,全都沦为了没有的东西,都没有一颗土豆值钱,若是武岩真的想要的话,只要愿意收集,黄金是能收集很多的。

    ……

    跟县令好好的把工作汇报了之后,李公甫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的模样,高高兴兴的带着武岩回家了。

    也知道这些日子李公甫所面对的压力,因此,县令倒也很爽快的给了李公甫三天的假期。

    回了家以后,心情大好的李公甫,又让自己娘子去买了些鱼肉回来,和武岩大吃了一顿,作为庆祝。

    之前武岩没喝完的那瓶白酒拿了出来,没有再节制着自己,李公甫喝了个酩酊大醉。

    旁边的许娇容看着自家相公的模样,虽然也有些担心他的身体情况,可是,她也知道李公甫最近这些日子,身上担着很重的压力,难得放松一把也是不错的选择,因此,也就没有多说了。

    “窃贼,有我李公甫在这里,休想,休想逍遥法外……”,已经喝的酩酊大醉的,李公甫趴在酒桌上,嘴里还不住的说着醉话呓语。

    “有情有义,而且为人也算正值,但可惜的是,终究不过普通人而已,力量不够,如何能护得了这一方百姓”,看着趴在酒桌上的李公甫,武岩暗自摇了摇头。

    就是一个小青而已,就已经让他是灰头土脸了,若是再来几个强大的妖怪,他岂不是凶多吉少?

    其实,从心底里来看,武岩还是很欣赏李公甫的,甚至这个欣赏还在对主角许仙之上,对于李公甫这个人物,武岩倒还挺想复制一些能力给他,让他以后面对一些妖魔的时候,不用再手足无措了,也算是造福一方百姓。

    不过,这件事情倒也不急,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许仙那边,从庆余堂回来了之后,得知武岩真的解决了姐夫这些日子困扰的问题了,当然也是非常的高兴。

    接下来的日子里,武岩自然是静静的等待着小青那边帮自己寻找白素贞的消息。

    当然,这几天,武岩也不可能一直寄宿在李公甫的家里,因此,武岩重金砸下去,倒是把李公甫家隔壁的一栋大宅院买了下来。

    买下了大宅院之后,院子里也有家丁,这些家丁都是小青的手下,而小青呢?自然是作为武岩的贴身丫鬟兼管家的角色了。

    就这样,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一晃而过,小青这半个月的时间,派了不少的魑魅魍魉,暗中打探白素贞的下落,可是,却一无所获,白素贞似乎根本就没打算来到钱塘县似的。

    当然,这些日子,武岩也都待在自己家,好好的修炼,偶尔和许仙还有李公甫他们一起聚个餐,培养一下感情。

    只要许仙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武岩就不急,早晚白素贞都会出现的。

    只不过,这半个月的时间,小青的动作非常的频繁,一些魑魅魍魉的动作也很多,自然也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这一天晚上,小青又忙碌了一天之后,眼看着时间都不早了,便准备转身折返回去。

    可是,走在半路上,一个穿着青色僧袍的老和尚,却拦住了小青的去路。

    “阿弥陀佛,妖孽,你混迹在人类世界,更召集了一批魑魅魍魉,此乃天道不容”,嘴里低声宣了一声佛号之后,老和尚开口对小青说道,神色虽然平静,可是,老和尚的嘴里每一个字似乎都蕴含着极强的力量,让人感到心惊。

    “哼,老和尚,本姑娘的事情你少管!”,虽说前些日子被武岩治得服服帖帖的,可小青的顺从也只是在武岩的面前罢了,眼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老和尚,居然也要管自己的事情,小青的嘴里,毫不客气的回道。

    “死到临头了,还口出狂言,今天老衲就降妖伏魔!将你就地正法!”,眼看小青这嚣张跋扈的模样,老和尚的心中也动了怒火,嘴里沉声说道。

    说话间手掌一抬,一串长长的紫檀佛珠随着他的动作,化作数十颗珠子,朝着小青射了过去。

    小青的动作不慢,手指捏了个法诀,使了个法术朝着老和尚射了过去。

    只是,在这数十颗紫檀佛珠的攻击下,小青的法术立马被震散了。

    与此同时这些珠子再度串联在一起,将小青的身体给紧紧的捆住了,至刚至阳的佛力,让小青的嘴里忍不住痛叫出声。

    “混蛋,臭和尚,你居然敢对我出手,就不怕我少爷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吗?”。

    一招就被制服了,小青也惊叹于这老和尚的可怕修为,不过煮的烂的鸭子煮不烂的嘴,小青的嘴里却依旧是没有丝毫服软的感觉,反而是大声威胁道。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