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护国法丈闭关总算是结束了”,皇宫这边,皇帝得到了护国法丈普渡慈航出山的消息之后,脸上带着笑容的说道。

    对于护国法丈,皇帝当然是非常信任的了。

    尽管对于武岩也比较信任,可他毕竟是所为的神仙,面对他的时候,皇帝的心中还是有些心理压力的,这让皇帝心中并不喜欢。

    当然,这只是皇帝的心思而已,对于护国法丈要出关的消息,京城的百姓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真要把武岩和护国法丈之间做个比较的话,民间的百信相对而言,还是更爱戴武岩一些。

    毕竟护国法丈对百姓而言太遥远了,可武岩呢?他的九九八十一位弟子,这半年的时间内,已经为天下人做出了很多的实事,这是大家都能亲眼看到,亲自享受到的。

    比如说京城里的公交马车,两文钱就可以出行、还有报纸,可以让人做到不出门而知天下事、还有对于农民来说的土豆,红薯,水车等等。

    这些可都是真真切切能让人感觉到周围更好的变化的,而这一切变化的源头,是帝师武岩……

    稷下学宫,当日武岩和黑山老妖一战,已经完全毁坏了,不过对于武岩下来,创造一座稷下学宫并不需要耗费太大。

    虽然肩头上的伤势依旧不轻,可是伤势稳定了一些之后,武岩还是使用木遁的忍术,不过片刻间,又一座完全相同的稷下学宫拔地而起。

    尽管无数的人都亲眼见识过武岩的力量,当初稷下学宫就是他一人之力给创造出来的,可是,被毁掉了之后,武岩再次将稷下学宫创建出来,这番能力,依旧是让许多的人瞠目结舌。

    这样恢弘的建筑,几乎是举手之劳,这能力,的确是神乎其技了。

    这一天,武岩和燕赤霞等人继续待在稷下学宫养伤,盘膝而坐,借用心灵宝石的力量冥想。

    武岩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变得越发的凝练,晶点数的提升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对了,听说护国法丈就要出关了,也不知道这护国法丈的能耐,究竟如何”,武岩的身旁,宁采臣同样盘膝坐在他身旁冥想,随着两人的冥想告一段落之后,宁采臣突然开口说道。

    “嗯?普渡慈航要出关了?”,听到宁采臣的话,武岩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眼神中也带着凝重的神色。

    自己等了他足足半年,都没有见到他出现,此刻自己受伤了之后,普渡慈航就在这节骨眼上出关了?

    这一切,难道只是巧合吗?

    “不错啊,今天的报纸上都刊登了这个消息出来了,两天后就是普渡慈航回京的日子”,闻言,宁采臣点了点头,同时有些诧异的看着武岩,他似乎对普渡慈航挺在意的样子啊?

    可是,他和护国法丈从来没见过面吧?

    这个消息,让武岩暗自沉吟了起来,从原著中武岩就知道了,普渡慈航的本体乃是一条蜈蚣精,差一点就化龙的存在,相对而言,所为的化龙和人类修士的飞升成仙差不多。

    也就是说,在这个位面,普渡慈航的武力值,可以说是仙人境界下最强的存在了,武岩对于普渡慈航的能力有些好奇。

    不过,等了半年也没等到普渡慈航的消息,可在自己受伤的时候,普渡慈航却出现了,武岩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没来由的,武岩觉得普渡慈航或许是冲着自己来的。

    当然,等了半年了,不管普渡慈航是否是冲着自己来的,武岩都想要见一见这普渡慈航。

    而且,相对于战斗力,武岩对自己自保的能力更有信心。

    格挡,踢飞,空间传送魔法,影分身之术,变身术,甚至是树界降临这些都是武岩自保的手段。

    更何况,武岩觉得普渡慈航冲着自己来,也只不过是单纯的一个没有任何证据的猜想罢了。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这一天,皇帝率了文武百官,直接在京城的城门口处摆开了仪仗队,静候护国法丈的到来。

    从皇帝的举动,所有人都能看得出皇帝对于护国法丈的重视,这让不少的人心中都暗自的对比。

    护国法丈和帝师双方之间,皇帝更加重视谁呢?

    武岩并非是朝廷的官员,因此,这次迎接护国法丈的到来,皇帝并没有通知武岩。

    再说了,两人在朝廷中都是身份尊贵,超然物外的存在,让其中一人去迎接另外一个?这岂不是说明了武岩的身份地位比不上护国法丈吗?

    皇帝亲自迎接算是爱戴臣下,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不过,尽管皇帝并没有要求武岩前来迎接,可是,武岩却还是自己来了,混迹在人群当中。

    若是普渡慈航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话,武岩也不相信他会当着皇帝的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出手,既然如此的话,自己先看看他,确定一下他的实力问题,也算是先做到知己知彼了。

    并没有等待多久的时间,一个仪仗队便远远的出现了,隐隐约约的还能听得到一些梵音的禅唱之声,让人的心里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仪仗队散发出若隐若现的禅音,人觉得心神空明,对于普渡慈航,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像是面对着寺庙中供奉的菩萨一般,不少民众自发性的跪了下来,对着普度慈航顶礼膜拜。

    只是,旁边的武岩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旁人听起来,觉得这禅音让人心神空明,甚至让人不由自主的崇拜,可是武岩却能感觉到,这禅音之中,蕴含着一种类似于精神催眠的感觉,影响了所有人的心思。

    护国法丈来了!

    看着这个仪仗队,包括皇帝在内,所有的人精神都是一震,万众瞩目之下,一个数十人的仪仗队,直接来到了京城城门处停了下来。

    而后护国法丈直接从撵车上下来了,身穿一袭僧袍,脸上噙着一缕淡淡的微笑,给人一种宝相庄严的感觉。

    双掌合十的普渡慈航,来到皇帝的面前,并没有下跪,只是微微弯腰行了一礼:“普渡慈航,见过陛下”。

    “哈哈,法丈这次闭关,足足半年有余啊,不知收获如何?”,皇帝伸出双手,将护国法丈托了起来,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开口说道。

    “承蒙皇上庇佑,半年左右的闭关,让我修为更加巩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脸上带着微笑,普渡慈航的点头说道,不骄不躁,倒是给人一种得道高僧的感觉。

    “看起来虽然是君臣和睦的样子,可是,若是这皇帝制度他的护国法丈本身就是一个残忍的妖魔,甚至会将他文武百官全都吃掉,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感想啊”,混在人群当中,武岩看了看护国法丈和皇帝之间的和睦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暗自吐槽。

    与此同时,武岩手中的测晶器抬了起来,一缕红色的微弱光芒,落在普渡慈航的身上。

    然后,武岩低着头,查看自己手腕上的测晶器。

    0!

    测晶器上的数字不住的跳转,只是还没等武岩确定这上面的数字,突然,普渡慈航一个转身,恰到好处的躲过了测晶器上的微弱红芒,自然,测晶器上也没有相应的数字。

    与此同时,普渡慈航的目光也越过了层层的人群,直接锁定了武岩。

    “这位道友,隐藏于人群之中窥视本法丈,不知有何见教?”,普渡慈航佯装不认得武岩的模样,直接冲着人群中的武岩问道。

    随着普渡慈航的话语,顺着他的眼神,皇帝和文武百官们都看到了武岩的存在。

    “法丈,初次见面,幸会”,既然被普渡慈航发现了,武岩索性也就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神色平静的说道。

    看着从人群中走出来的武岩,皇帝的神色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武岩竟然会隐藏在人群中。

    旋即,皇帝开口说道:“法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朕最近封的帝师,也是我朝的神武侯,法丈你闭关这么久,想来并不知道帝师的情况”。

    “见过帝师!”,相对于普渡慈航而言,这些百姓的心中武岩的身份地位显然更重一些,无数的百姓,嘴里齐刷刷的开口呼叫道,同时冲着武岩这边跪下,顶礼叩拜。

    “帝师?”,只是,听到皇帝的话之后,普渡慈航却只是皱了皱眉头的看着武岩,并没有和武岩见礼的意思。

    上下打量了武岩一番之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突然暴喝道:“妖孽!我不管你有什么手段,想要躲过本法丈的法眼”。

    “妖孽!?”,听到护国法丈突然的爆喝,所有的民众,满朝的文武百官,还有皇帝全都傻眼了,面面相觑,显然他们都没想到护国法丈居然会说帝师是妖孽?

    “这是怎么一回事?帝师是妖孽?这不可能吧?”。

    跪在地上的百姓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法丈,你是不是弄错了,帝师怎么会是妖孽呢?”,皇帝有些勉强的笑了笑,对护国法丈问道。

    虽然对于法丈非常的信任,可是,乍然间听到武岩居然是妖孽,皇帝还是觉得不太相信。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