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造型华丽的庙宇,穿着一身僧袍的普渡慈航,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宝座上面,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普渡慈航的周身能够看到无数金色的气息,化作片片金莲,端得是一副好卖相,仿佛活佛转世一般。

    只是,等了片刻之后,普渡慈航的身体居然像是布袋似的裂开,与此同时,一道真灵从他的体内钻出,化作一头体型足有百米开外的巨大蜈蚣。

    漆黑的甲壳散发出金属般的光泽,让人能够真切的感受到它身体的坚硬程度,雄浑无比的气息弥漫出来,让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炙热了起来。

    展现出了自己蜈蚣本体的模样游走了一圈之后,这巨大的武功突然弓起身子,张开大嘴,一颗赤红如火的珠子从它的嘴里吐了出来,在月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一缕明亮的月光仿佛汇聚了起来,落在这颗火红色的珠子上,能够感觉到吸纳了月光的精华之后,这颗珠子似乎变得更加纯净了许多。

    良久之后,当乌云飘过,挡住了月光之后,这条百米长的巨大蜈蚣,再度化作一道真灵,回到了躯壳当中。

    普渡慈航睁开了眼睛,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敛了起来,脸上也带着一抹苦恼的神色。

    “这天地之道,对于我们妖族来说,真是太苛刻了,人类的先天就是道体模样,修炼起来事半功倍,短短数十年就能拥有莫大的威能,可我们妖族,动辄就需要千年的苦修,还有可能在弱小的时候就被人类的修道士诛杀了”,普渡慈航的嘴里,有些不甘心,也有些愤怒的神色。

    人类的模样便是道体的样子,修炼起来突飞猛进,可妖族,一般要化形为人类的模样,才能让自己的修为进入一个高速增长的时期。

    而且,妖族动辄就要经历可怕的雷劫,可以说是荆棘满布,困难重重。

    “三百年了,我为了能够化形为龙,已经准备了足足三百年的时间了,可是却依旧没有突破的感觉,难道?我真的要将满朝文武的那些大臣们全部都吃了,借用一国的气运,来帮助自己化龙吗?”

    国之气运是非常玄妙的东西,若是能够得到的话,无论是对于人族修士,还是对于妖来说,都有莫大的裨益,会使得自己的修炼进度容易很多,所以从古至今才有那么多妖魔为祸朝廷的传说。

    这也是为什么普渡慈航会成为护国法丈的缘故,目的就是为了汲取一国之气运来帮助自己修炼。

    只是,成为了护国法丈,自己也汲取了许多的国之气运了,可普渡慈航发现自己想要化龙的目的,却始终都差临门一脚。

    这让普渡慈航恶向胆边生,想着吞噬所有的文武百官,来杀鸡取卵了,化龙之行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噗噗噗……

    这个念头升起来,就怎么都降不下去了,就在普渡慈航的心中暗自思索着此行的成果的时候,突然,寂静的黑夜中振翅的声音响了起来。

    普渡慈航抬起手来,一只白色的鸽子落在他的手臂之上。

    “朝廷来的飞鸽传书?”,看着自己手臂上站着的鸽子,普渡慈航的眉头微微一扬,眼中闪过一抹的诧异之色。

    自己说了要闭关修炼半年,以求突破,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是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的,看来,朝廷上出了什么事吗?

    从白鸽的脚下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纸条,普渡慈航抬手将白鸽放走了。

    展开纸条,仔细的凝视着,旋即脸色不由得变了变:“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啊,本座的气运,也有人敢打主意来窃取吗?不知死活……”。

    看着纸条上的内容看过,武岩趁着自己闭关之际,博得了皇帝和满朝文武的欢心,被称为帝师,身份同自己一般超然物外。

    甚至这个叫做武岩的家伙居然还蒙骗世人,说他是天神下凡,这让普渡慈航心中暗怒,觉得自己这是碰到了虎口夺食的同行了。

    只是,随着普渡慈航低着头,仔细的将字条上的内容全部看完了之后,普渡慈航的脸色又变得越发的难看了。

    这上面清楚的记载了武岩当着皇帝和文武百官的面,展现了自己的能力。

    空间传送的魔法,能够让人肆意的跨越万里之遥,从京城的皇宫到昆仑雪山,仿佛就是抬腿一脚的事情而已。

    如此神通,让普渡慈航心惊,这样的能力自己也做不到。

    身外化身的神通,同样是传说中神仙才能施展的仙家法术,可是,这个武岩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化出了上千个身外化身出来,这让普渡慈航更是心惊,如此能力,谁人能够抵挡?

    更可怕的还有那复活死者的能力,起死回生之法,更是古往今来的传说而已。

    本来看到字条的前半段,普渡慈航还觉得武岩是个虎口夺食的同行,可看到这后半段之后,普渡慈航的心也沉了下来。

    如果这上面记载的属实的话,那么这个叫做武岩的,出身绝对不凡了,或许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

    “不可能,我的修为已经接近化龙了,若是真的比我强的话,这个武岩就真的是天神下凡了,可是无端端的天神怎么会下凡来?这一切,或许只是这个武岩的幻术,欺骗了所有的人而已”,心中震撼之余,旋即,普渡慈航跟着摇了摇头。

    相对于武岩真的是天神下凡,他觉得武岩用幻术欺骗了所有人的可能性或许更大一些。

    化龙的确是重中之重,可是现在自己依旧没有突破的希望,而朝廷那边,或许有了虎口夺食的家伙,想了想,普渡慈航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庙宇。

    普渡慈航没有惊动庙宇中自己那些信徒,而是偷偷的离开了庙宇。

    因为他并没有大张旗鼓回去的意思。

    若是真的大张旗鼓回去的话,无论如何,自己和武岩都会处于对立面,这不是普渡慈航现在想要的。

    他现在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先打探清楚武岩的虚实再说。

    若他真的是天神下凡的话,那么自己再从长计议,可若是武岩的一切能力,只是凭借着自身高超的幻术而蒙骗世人的话,那么普渡慈航不介意拆穿武岩的把戏,诛杀了他,让自己的名望更上一层楼……

    偷偷的离开了自己的庙宇,普渡慈航依旧给世人一个自己在闭关修炼的假象之后,独自一人,星夜兼程的偷偷回到了京城了。

    进入了京城之后,都不需要如何的打探了,最近京城里到处都是议论帝师武岩的声音,普渡慈航很快就从这些人的议论声中,得知了有关于武岩的信息。

    “稷下学宫吗?倒是有野心,想要把满朝文武的子嗣都收入自己座下?虽不入朝廷为官,可以后朝廷的局势却都能够左右”。

    这天傍晚,普渡慈航乔装打扮了一番,化作一个乞讨的老者模样,来到了稷下学宫的门口,看着这个最近建立起来的宏伟学宫,心中暗自呢喃。

    武岩是不是天神暂且两说,光是武岩置办了稷下学宫,招手了一大批的人才,这就让普渡慈航心中暗自吃惊于他的手段了。

    文武百官都想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去,显然这就是武岩的算计了。

    “咦?这位老伯,你站在这里干什么?你是不是饿了?”,就在普渡慈航的心中暗自思索着的时候,突然一个年轻的书生走了过来,对普渡慈航说道,这个书生正是宁采臣。

    稷下学宫开馆,已经有几天了,宁采臣闲来无事,也都住在学宫里面,今天他正好出去逛了逛,买了些日用品之后回来,却看到一个老伯,认真的盯着学宫再看,足足看了一刻钟。

    再看他的穿着打扮,是一个乞丐的模样,宁采臣跟着动了恻隐之心。

    “哦,没事,没事……”,被宁采臣的话打断了思绪,普渡慈航摆了摆手说道,说话间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老伯,我看你的样子,似乎有些日子没吃饭了吧?跟我进去吧”,看普渡慈航的样子,就算是要饭了,似乎还很有骨气,宁采臣对他多了些欣赏,一把拉住了普渡慈航的手,开口相邀道。

    对于宁采臣,普渡慈航本不想理会,可被他拉着邀请自己进去,这倒是让普渡慈航愣了愣。

    旋即眼珠子转了几圈,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这位小兄弟了”。

    普渡慈航的心思,本来就是想来查探武岩的虚实的,既然有机会可以进入稷下学宫的话,当然是进去看看再说了。

    “不用客气,只是一些饭菜罢了,举手之劳”,亲自邀请着普渡慈航进了稷下学宫之后,宁采臣带着他到了学宫的厨房。

    这个时候,虽然已经过了饭点了,但是偌大一个稷下学宫,总是会有些剩饭剩菜的,宁采臣给普渡慈航准备了一份。

    “嗯,好吃,谢谢这位小兄弟了”,做戏做全套,假装自己是乞讨的人,普渡慈航接过了食物之后,是狼吞虎咽的。

    不过,等他吃得差不多了之后,又抬起头来看了宁采臣一眼,道:“俗话说得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若是小兄弟真的想要帮我,不妨帮我想个长久之计如何?”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