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静谧而祥和的教堂之中,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身穿一袭蓝色的牧师袍,手中捧着一本圣经,低声细语的和一个面露疾苦之色的老妇人说话。

    在他的安慰之下,这个老妇人脸上的疾苦之色慢慢的消退了,心情也变得宁静而祥和了,旋即道谢了一番之后,这才转身离去。

    老妇人走到教堂的门口,看着两个身材高挑的女子静静的站着,微笑着点了点头之后,便走出了教堂。

    随着最后这个老妇人离去,门口两个站着的女子这才迈开脚步,来到了牧师的面前。

    “你们两位来了,k大赛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抱着圣经的牧师,脸上带着恬静的神色,在一旁坐了下来,翻开自己手中的圣经仔细的看着,同时嘴里平声静气的问道

    “k大赛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草薙京的实力的确很强,不出意外的话,他夺冠的可能性不小”,麦卓坐在一旁,闻言开口回答说道。

    “嗯,卢卡尔不过是一个棋子罢了,赐予他大蛇之力,不过是想要看看其他的凡人会有什么样的表现,我们的目标是三神器家族”,微微点头,身穿蓝色牧师袍的高尼茨,漫不经心的说道。

    一言及此,高尼茨微微一顿,接着又问道:“那么,关于武岩呢?他又如何?”。

    “武岩的实力也很强,目前看来,和草薙京相比应该也不弱了,若是说k大赛有哪支队伍能够对草薙京的队伍造成威胁的话,就只有武岩所在的八神队了”,旁边的薇丝,回答说道。

    一言及此,薇丝沉吟了片刻之后,跟着开口问道:“其实,我有一个疑惑,不知道该不该问”。

    “说说看”,依旧是低着头在看手中的圣经,高尼茨闻言头也不抬的回答说道。

    “武岩的实力的确很强,可是天下间强大的格斗家多了去,他毕竟不是三神器家族的人,你为何对他这么在意?就单单是因为他同样能够使用狂风的力量吗?”,薇丝心中一直存在的疑惑,趁着这个机会直接问了出来。

    随着薇丝的问题,旁边的麦卓也认真了许多,好奇的看着高尼茨。

    其实这些日子,不只是卢卡尔不理解高尼茨为什么那么在意武岩,就算是麦卓和薇丝她们同样觉得好奇。

    对于八杰集来说,复活大蛇才是最主要的任务,而复活大蛇最大的障碍是三神器家族的人,武岩并非是三神器家族的继承人,在他身上浪费太多的精力,并不值得。

    听到薇丝这个问题,翻看圣经的动作微微一顿,旋即高尼茨将手中的圣经合上了,目光落在薇丝的身上。

    “怎么了?这个原因,连我们也不能说吗?”,被高尼茨盯着,薇丝觉得奇怪,诧异的反问道。

    大家都是八杰集的成员,都是为了复活大蛇而努力,还有什么是自己不能让自己知道的?

    面对麦卓和薇丝探寻的目光,高尼茨沉默了片刻之后,旋即摇了摇头,道:“其实,并非是我不告诉你们理由,而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啊?连你自己也不知道?”,麦卓和薇丝两个,万万没有想到高尼茨的答案居然是这样的,两人都有些傻眼的对视了一眼。

    “是的,武岩这个人的存在,并非是我要关注的,而是大蛇”。

    点了点头,高尼茨开口答道:“作为八杰集之首,大蛇的牧师,虽然这个时候的它还处于封印当中,可我有的时候,偶尔能够和大蛇的意念交流一些讯息的,武岩的存在,便是大蛇让我关注的,至于为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

    “原来如此”,听到高尼茨的解释,麦卓和薇丝都恍然的点点头。

    难怪了,既然这是大蛇的意思,作为服务于大蛇而存在的八杰集,自然是要好好的履行它的意志了。

    “诚如你们所言,天底下强大的格斗家很多,并不只是三神器的传人而已,可偏偏大蛇为什么却对这个叫做武岩的那么关心?我也觉得非常好奇了”,这个时候,高尼茨的脸上也有了些兴趣的模样,开口说道。

    “哦?莫非你准备亲自出动了吗?”,眼尖高尼茨很有兴趣的模样,麦卓和薇丝笑了笑的反问道。

    “我啊?还不急,还是先让卢卡尔来探一探三神器家族继承人的实力吧,若是他们的实力都不怎么样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将他们全都解决掉”,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高尼茨摇了摇头的说道。

    即便自己要动手,也不急于现在,还是等k大赛结束了再说吧。

    ……

    且不说八集杰这边是什么样的情况,酒店这边,和镇元斋他们搓麻将直接搓到凌晨,武岩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休息。

    看了看自己房间的玻璃全都被打碎了,武岩洒然一笑,但也没有多想,直接倒头就睡,倒是心宽。

    第二天一大早的,武岩便找到了酒店的工作人员,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酒店的工作人员还不住的给武岩道歉,说是酒店这边的安保工作没有做到位,然后赶忙给武岩重新换过了一个房间。

    这一次,酒店直接给武岩换了个三十多层楼高的房间,或许也知道武岩已经换过房间了,所以,晚上的草薙柴舟没有再干出半夜来砸玻璃这样的事情了,只是半夜的,却不住的在武岩这边敲门。

    武岩的性格就是这样,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虽然心中有些怒意,可正因为如此,武岩和对付卯上了。

    你越是要把我引出去,我就越是不让你称心如意。

    不堪其扰的武岩,也没有开门,直接架构了一个空间传送的魔法,离开了这个酒店,去别的地方休息了。

    大半夜的,草薙柴舟又在武岩这里敲门敲了两个小时,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草薙柴舟心中一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震开了房门。

    走进来一看,草薙柴舟整个人都有些傻眼了,因为武岩又不在房间里面,而这次,连窗户都是关闭的状态。

    “这家伙,到底是在怎么离开的?”,完全的密室,武岩突然无缘无故的失踪了,这让草薙柴舟懵了。

    难道?他一直都不在房间里面吗?自己一个人又在这里白白耗费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这天晚上,大门五郎独自一个人在酒店外的草地上静坐,放空心神,明天就是k大赛的第二轮了,大门五郎尽量的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

    咻!

    只是,在这黑夜当中,一个人影迅速划过,引起了大门五郎的注意。

    睁开双眼,他能看到一道身影迅速的往远处遁去,这个离去的身影穿着一件大大的袍子,而且袍子上面绣着非常熟悉的太阳族徽,这正是草薙家族的族徽的模样。

    “刚刚那个离去的人影,莫非是京的父亲吗?”,看着那离去的人影,大门五郎微微一怔,旋即反应过来了,迅速起身,朝着草薙柴舟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只是,大门五郎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本身却并不是速度型的格斗家,追了一段路程之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草薙柴舟的身影越跑越远,直到最后完全失去了他的踪迹了。

    “哎,我的速度还是太慢了……”,眼看着草薙柴舟的身形完全消失在夜幕之下,大门五郎心中无奈的长叹一声,低声呢喃,旋即转身往酒店回去了。

    回到了酒店这边,大门五郎觉得这件事情,自己还是应该去找京说一说。

    只是,就当大门五郎准备去找草薙京的时候,却发现草薙京和红丸两个人并没有睡,都在一楼坐着,似乎在等着什么似的。

    “大门,这么晚了你从哪里来?”,看着从远处而来的大门,草薙京和红丸都有些诧异的问道。

    “京,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刚刚好像看到你父亲了,可是等我追出去的时候,却追丢了”,看到草薙京,大门五郎开口说道。

    “什么?你也看到了我父亲?”,听到大门五郎的话,草薙京惊讶的叫道。

    本来只是红丸的话,草薙京还觉得他或许有看错了的可能,但现在连大门五郎都说看到了,这让草薙京觉得,或许自己的父亲真的出现了?

    可是,为什么他出现了却不和自己见面?还有,这些日子父亲到底都在哪里?他为什么不回家呢?

    且不说草薙京他们是什么样的心思,又守了半夜之后,没有再等到草薙柴舟的身影,草薙京他们只能回家睡觉了。

    而草薙柴舟在酒店这边,也算是连续两个晚上都出师不利了。

    第二天大清早的,武岩便用空间传送魔法的力量回到了酒店房间。

    看了看自己房间的门被暴力破开了,武岩把这件事情再度反应了一下,旋即武岩吃过了早餐之后,朝着k大赛的赛场走过去。

    今天是k大赛的第二轮了,会场内早就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武岩和八神庵他们碰了个头,同样进入了会场当中,经过这几天的休养,如月影二的伤势倒是稳定了下来。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