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

    武岩盘膝而坐,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房间床上,窗外的月光静静的披洒在武岩的身上,房间内显得非常的静谧。

    胸前挂着的心灵吊坠,心灵宝石散发出氤氲的微弱光芒,武岩的精神力在心灵宝石的辅助下,一点一滴的提升着。

    魔法师的冥想,让武岩的精神力变得越发的精纯。

    如果说武岩的精神力就像是一个大水缸的话,那么这精神力的提升,就像是一点一滴的水珠不断的滴落在水缸里面。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几点水滴落下去,对水缸里的水位并没有什么提升,可是所有的力量都是一个聚沙成塔,慢慢积累的过程。

    良久之后,武岩的冥想告一段落了之后,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然后用测晶器测量了一下自身的晶点数。

    很快,一个高额的晶点数出现在武岩的面前:

    943!

    “嗯,以我的成长速度来看的话,努力修炼,大概两个月左右就能正式达到四级觉醒者的程度了吧?”,看着自己的晶点数,武岩对于自己的提升还算满意,点了点头。

    心中有些期待,四级觉醒者的程度,不管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在诸天万界,都是一个质的提升。

    虽然自己借用八门遁甲的秘术,早就能够提升到四级觉醒者的地步了,可暂时性的达到和真正的达到,毕竟是不同的。

    叮!

    就在武岩测量自身的晶点数,也在憧憬自己实力上的提升的时候,突然,武岩房间的窗户被击碎了。

    一个包着石头的小纸条直接朝着武岩这边砸了过来,探出手,武岩精准的将这个纸条捏在手中展开看了看,有人在窗外想要把自己引出去。

    来到窗户边,武岩看了看,外面并没有什么人影。

    微微沉吟了片刻,武岩将窗帘拉上了,懒得理会。

    不管外面这个家伙是谁,丢个纸条就想把自己骗出去?自己可没有那么听话。

    有什么事情直接站出来就是了,藏头露尾的算什么事?

    窗外,面无表情的草薙柴舟丢出了一个小纸条之后,迅速转身向远处跑去。

    只是,才刚刚跑出去百米而已,草薙柴舟回过头来,却正好看到武岩将自己窗户的窗帘都拉上了,根本没有追出来的意思,甚至是自己的窗户被打破了都没有理会。

    “呃,这家伙难道就没有一点好奇心吗?”,看着武岩的选择,草薙柴舟停了下来,有些傻眼了。

    按照常理来说,自己的窗户被人砸破了,不管是出于愤怒,还是出于好奇,都应该追出来才是吧?

    可是武岩,居然把窗帘拉上了,完全没有追究的心思,这不按常理出牌啊。

    这就像是一个人走在路上的话,突然背后有人拍一巴掌的时候,都应该回过头来看看吧?

    可武岩,却是没有理会,反倒是加紧了脚步离开。

    想了想,草薙柴舟也不相信武岩真的这么安心能睡得着,然后又拿出一块小石头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再次砸碎了另外一块玻璃,只是,武岩的房间依旧是非常的平静,一旦反应都没有。

    和武岩卯上了,草薙柴舟等了片刻之后,又是一颗小石头砸了过去,乒乒乓乓的。

    数十颗小石子,连续砸了两个小时,每隔几分钟就砸一次,武岩窗户上所有的玻璃都已经被砸烂了,可是,他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房间里就像是空无一人似的。

    “空无一人?难道他走了吗?”,突然,草薙柴舟的心中一惊,意识到了这样的可能性。

    但凡一个正常人,都难以忍受别人砸自己的玻璃两个小时的吧?

    ……

    酒店另外一个房间,身材消瘦,竖着扫把头的二阶堂红丸,一只手捧着一杯茶,另外一只手则拿着手机打电话。

    “哦,宝贝,半个月没见了,有没有想我啊?记得关注kf大赛啊,欣赏红丸少爷我在比赛场上的英姿”,脸上带着笑容,红丸显然又在和妹纸打电话了。

    “嗯,今天京想要先出场,否则的话,今天你就能看到我如何打败对手的了,放心,等kf大赛完了,我开车带你去兜风啊”,笑嘻嘻的模样,红丸对着电话另外一头的女子说道。

    说话间,红丸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漫不经心的走到了窗户边,居高临下的看着酒店外面的景色。

    不过,就在这黑夜之中,突然一个人影吸引了红丸的注意。

    借着外面的月光,红丸能看到这个人影居然在用小石头砸别人家的玻璃,而月光下的身影,让红丸觉得非常熟悉。

    仔细的看了看,旋即脸色不由得变了变:“卧槽……”。

    “等等,惠子,我这里有些重要的事情,没有,刚刚我不是在骂你,惠子……”,电话那头的妹纸误会了,红丸却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哄她。

    嘴里急忙道歉,然后挂了电话,红丸急忙跑出了自己的房间,将旁边草薙京的房间拍得震天作响。

    “红丸,怎么了?”,打开门,草薙京有些奇怪的看着红丸。

    “京,我找到你父亲了”,红丸的嘴里,急忙的说道。

    “啊?我父亲在什么地方?”,听到红丸的话,草薙京微微一怔,旋即也变得激动了起来,急忙抓住了红丸的胳膊,急声问道。

    “他,他就在酒店外呢,好像在用小石头砸别人的玻璃”,对于草薙京的询问,红丸开口回答说道。

    “呃,你,是不是看错了?”,红丸的话,让草薙京有些傻眼了。

    自己的父亲在外面用小石头砸别人家的玻璃?这是七八岁的孩子才会干的事情吧?

    “我没看错,真的是他!”,红丸重重的点了点头,凝声说道。

    好吧,虽然觉得红丸的这个话有些不靠谱,但找了这么久都没有父亲的消息,乍然间得知了父亲的下落之后,草薙京也不管是否合理了,在红丸的带领下,跑到他房间的窗口边,朝着外面看过去。

    只是,外面一片安静,一个人都没有。

    “你是不是看错了?”,看着外面一个人都没有的样子,草薙京偏过头来,对红丸问道。

    “不会,我绝对没有看错的,刚刚人就在那里”,摇了摇头,红丸的神色非常认真,也非常的坚定。

    “我们下去看看吧”。

    虽然觉得事情有些莫名其妙,但既然红丸这么坚信自己没有看错,草薙京觉得还是下去看看的好,然后两人迅速下楼了,找到了刚刚草薙柴舟所在的地方。

    果然,地上能够看到一些脚印,再看武岩的房间,所有的玻璃都被人给砸碎了,这似乎侧面证明了刚刚红丸话语的真实性。

    其实,红丸和草薙京他们两个,完美的错过了,砸了那才么久,把所有的玻璃都砸掉了的草薙柴舟,心中带着一些疑惑,直接跳到了武岩的房间这边。

    果然,房间里空空如也,武岩不堪其扰之下,竟然离开了房间。

    敢情自己刚刚在外面守了两个小时,完全是白费了?草薙柴舟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转身离开了酒店。

    就在草薙柴舟离开的时候,红丸和草薙京两个人迅速下了楼,正好扑了个空,然后草薙京和红丸两个在酒店外找了一圈,没有丝毫的收获。

    草薙柴舟浪费了两个小时,白忙活一场了,同样的,草薙京和红丸也白忙活了一场,正好与草薙柴舟完美的错过了。

    这个时候,武岩又在哪里呢?

    “胡了!”,镇元斋的房间里,一个四方桌子摆起来,武岩和镇元斋他们三人,已经是坐在这里打麻将打了两个小时了。

    有武岩来凑一脚,镇元斋他们三个自然是高高兴兴的把麻将摆起来了。

    “呼,打了八圈了,我这老骨头啊,人老啦,坐久了就腰酸背痛的……”,胡了一把之后,镇元斋的心情很不错的样子,不过,却又锤了锤自己的老腰,感叹说道。

    “对了,武岩小子,你今天晚上怎么突然想到主动约我们打麻将的?”,感慨了一番之后,镇元斋突然好奇的对武岩问道,觉得武岩主动要打麻将的行为,挺反常的。

    “我这不是躲着别人吗?”,无奈的耸耸肩,武岩接着把自己遇到的事情,简单的给镇元斋他们几个人解释了一下。

    “啊?大晚上的有人用石头砸你的玻璃?那你为什么不冲出去教训一下他?”,听到武岩的话,旁边的椎拳嵩诧异的对武岩问道。

    “为什么要出去?”。

    武岩耸了耸肩,道:“不管对方到底是为什么要找我出去,藏头露尾的一定没有好事,也不管我是否能够打得过他,他让我出去我就出去?不管他,他不是喜欢砸玻璃吗?就让他好好的去砸吧,反正砸掉的也不是我家的玻璃”。

    武岩的话,让椎拳嵩愣了愣,如果有人砸自己的玻璃的话,椎拳嵩觉得自己会立马跳出去查个究竟。

    可是听武岩的解释,他的应对,似乎也完全没有问题啊。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