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半个月的时间,武岩一直都待在草薙城当中,耳濡目染之下,对于草薙京的事情,也大致的了解了一些。

    作为草薙流古武的传人,草薙京可以说是从小就一直苦苦的修炼家族流传下来的武功,再加上本身千年难得一遇的资质,所以才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有了如今的成就。

    在武岩看来,八神庵的出身和实力各方面都和草薙京差不多,所以,情况各方面也应该是一样的才对。

    八神庵应该也是从小就一直苦修,才有了比肩草薙京的实力吧?

    可是,经过草薙京的一番调查之后,武岩看着手中这一份关于八神庵的资料信息,整个人都有些傻眼了,甚至觉得在自己心中有关于八神庵的人设完全崩塌了。

    “这真的是八神庵吗?他们不会调查错误了吧?”,看着手中的这一份有关于八神庵的资料信息,武岩的心中喃喃暗道。

    可是,资料上还有一张八神庵的肖像,虽然气质和发型各方面都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武岩可以确定的是,这八神庵就是之前自己在小巷子里的时候,偶遇的八神庵没错。

    有些震撼,觉得不敢置信,旋即,武岩又低下头来,认真的看一看手中有关于八神庵的资料讯息,想要确定一下自己是否看错了……

    根据记载,八神庵的确是出自于八神家族没错,而且当日草薙京嘴里败在他父亲手底下的八神月,也的确是八神庵的父亲。

    只不过和武岩记忆中几乎背道而驰的是八神庵从小就非常的温柔,甚至是懦弱和胆小,小时候在学校里,甚至一直都是别的同学们欺负的目标。

    对于学武,八神庵似乎一直都没有兴趣,尽管出身于八神的古武家族,可是八神庵却根本不愿习武。

    而作为八神家族的执掌者,八神月对于自己这个在学校里还会被其他小朋友们欺负的儿子,自然是失望透顶的。

    废材,这几乎是八神家族对于八神庵多年来的看法和根深蒂固的概念了,这就是八神庵成长的环境。

    从小到大,八神庵的性格是非常讨厌暴力的。

    而且,要说八神庵从小到大一直以来最大的爱好是什么的话,资料上显示得竟然是音乐,特别是钢琴更是八神庵最擅长的东西。

    相对于所谓的格斗,八神庵在音乐方面的天赋,早早的就引起了很多音乐人的关注,若不是父亲八神月强烈的反对的话,或许这个时候的八神庵早就成为了享誉全球的音乐明星了。

    “等等,这上面似乎说是八神庵谱写的曲子,有的时候甚至是大明星麻宫雅典娜音乐会上的主打曲?”,看着资料上关于八神庵音乐方面的无数赞美之词,武岩也惊讶的发现麻宫雅典娜的音乐会居然也会用八神庵的曲子。

    如此看来,八神庵的音乐天赋的确是无比杰出啊。

    “难怪之前雅典娜的音乐演唱会外面,会遇上八神庵了”,这个时候武岩想起了自己之前和八神庵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景象,心中也恍然大悟了。

    之前还觉得那似乎只是单纯的偶遇,现在看来,八神庵应该也是冲着雅典娜的音乐会,甚至是冲着自己的音乐而去的吧?

    八神庵的生平,似乎都是这样,直到有一天,八神月前来草薙城挑战草薙柴舟,大败而回之后,八神月没过几天就丧命了,而作为八神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八神庵也跟着失踪了……

    断了,是的,草薙家族的调查,只是查到了这么多罢了,根据资料上的显示,八神庵是一个失踪的人,而且是一个从小到大都没有训练过的普通人。

    “武岩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从资料上显示,这个八神庵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啊,就算是他后面开始训练了,可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也不可能有什么成就的吧?”,草薙京看着武岩的脸色变化,开口问道。

    “哼,我早就觉得这小子的话不可信,什么叫京的宿命之敌?就这么个懦弱的家伙,就算是普通人都打不过吧?”,旁边的二阶堂红丸这个时候忍不住插嘴了。

    虽然相处了半个月,可是对于当初败在武岩手底下的事情,红丸似乎一直都是耿耿于怀,因此,只要有机会,红丸是不介意损他几句。

    “弄错了?我还想说你们的人是不是弄错了呢……”,对于草薙京的话,武岩的心中暗自腹诽。

    八神庵的实力,所有kf迷都知道,而八神庵的实力,武岩更是亲自动手试探过。

    只是,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和这资料上记载的,的确是南辕北辙,一时间武岩也不知道该如何的解释了。

    “我和八神庵亲自动过手,算是打了个平手,如果你这资料上所记载的东西没错的话,那么八神庵的实力,就真的是在短时间内获得的”,沉默了片刻之后,武岩开口说道。

    不管草薙京是否真的会相信,但是武岩知道自己说得是事实。

    草薙京带着思索的神色,从常理上来推断的话,武岩的话当然是谎言,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一个从来没训练过的人能拥有自己这样的实力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武岩的神色非常的坚定,这又让草薙京觉得他的话没错。

    而且,武岩也根本就没有欺骗自己的动机啊。

    感性和理性方面的结论完全背道而驰,即便是草薙京一时间也不知道究竟该相信哪一个。

    迟疑着拿不定注意的草薙京,跟着抬头看了看大门五郎和红丸两人,眼神显然是询问他们的意见。

    “我觉得武岩的话应该是对的,这个八神庵不得不防……”,看懂了草薙京的眼神,大门五郎开口说道。

    至于旁边的红丸呢?不用说了,当然是不相信武岩的话的。

    理性上不相信,可直觉上却相信,两个同伴,也是一个相信一个不信,草薙京这个时候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关于八神庵的事情,武岩也看得出草薙京对自己的话是半信半疑的。

    无奈的摇摇头,武岩觉得自己似乎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自己来到草薙城的目的,主要是想知道一些这个位面的相关讯息,现在武岩该知道的也已经知道了,自己似乎的确是该离开了。

    ?“对了,关于卢卡尔的事情呢?你调查清楚了没有?”,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武岩跟着对草薙京问道。

    “不,查了这么久,并没有查到有关于卢卡尔的消息,武岩先生你确定了卢卡尔真的还活着吗?”,摇了摇头,草薙京认真的看着武岩问道。

    “好吧,这一切等到了后面,你们自然会知道了,我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草薙京的话让武岩明白他的内心中对自己的话更多的还是怀疑的态度了,武岩也没有留下来的意思了,摆了摆手的说道。

    “唉,等等,武岩你要去哪里?”,听到武岩这么果断的离开,旁边一直沉默寡言的大门倒是第一个站了出来,对武岩说道,一副挽留武岩的模样。

    “现在都已经是八月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若是我推断不会错的话,今年也会有拳皇大赛举办的,所以我也该去走一走,寻找几个能一起参赛的队友了”,对了大门五郎的话,武岩开口说道。

    “拳皇大赛?今年也会有拳皇大赛吗?你这个消息是从哪里知道的?”,武岩的话,让草薙京三人脸色都微微变了变,诧异的对武岩问道。

    只是,对于他们的询问,武岩已经是没有了再回答的心思了,抬起手来摆了摆手,直接朝着草薙城外面走去。

    坐上了巨黑所化的越野车之后,车子一个灵活的启动,很快便离开了。

    “唉,可惜了,武岩的实力非常强劲,若是能成为我们同伴的话……”,看着武岩驾驶着黑色的越野车离开的身影,大门五郎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说道。

    “大门,武岩这个人的实力虽然很强,可是你也别忘了,他来历不明,甚至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敌是友”,对于大门的话,旁边的红丸却反驳说道。

    对于旁边红丸和大门两人的话,草薙京并没有插嘴,只是看着武岩离去的方向,心中却总觉得有些不安,也有些愧疚。

    隐隐间似乎自己做错了什么。

    轰……

    巨黑所化的越野车,在马路上飞速的奔驰着,引擎发出非常富有张力的声音。

    然而,马路上突然有个人出现了,直接挡在马路的最中央。

    巨黑所化的汽车,一个急刹车,很快的就停了下来,距离拦在路上的人影,只有区区二十公分的模样。

    “你是谁?”,从驾驶室的车窗伸出头来,武岩皱着眉头的看着挡在马路上这个女子,神色不悦。

    “武岩先生是吗?我这里有一封请柬给你”,女子的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说话间伸手弹出一个信封。

    武岩的手掌一抬,精准的将这个信封拿在手里。

    信封上印着一个大大的“r”标志,而这个信封,赫然是kf95届的拳皇邀请信。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