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明大师的话,让武岩心中暗自的诧异,他是和尚,自己可不是啊,突然拉着自己要讨论禅理,究竟是何缘由?

    莫非是他太久没有和其他的僧人辩论过了,随便拉一个人都想辩论一番吗?

    这也不可能啊,25000多的晶点数,至少是菩萨层次的存在,不可能闲得蛋疼吧?

    心念电转,不过刹那之间,武岩的心头转过了不少的心思,不过表面上,自然是不动神色的样子,看着法明,道“大师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并不懂得佛理,所以,大师想要和我探讨佛理,并不能得到什么收获”。

    “不,武岩施主你也误会了,佛理是什么?是禅机?是揭语?还是一些让人听不太懂,但是却又觉得很高深的话语?”,对于武岩的话,法明也摇了摇头。

    一言及此,微微一顿,法明跟着说道“其实这些都不是,佛理,其实就是人情世故,仅此而已”。

    “人情世故?”,法明的话,让武岩愣了愣。

    说实话,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样的语句来形容佛理的存在。

    “武岩先生觉得,人性本善?还是本恶?天下间一直都留存着两种说法,有的说人性本善,只不过是经历得多了,见识了人世间的尔虞我诈,才会变得邪恶,但也有人说人性本恶,需要用规则来约束才行”。

    法明的目光落在武岩的身上,突然开口询问道,并没有打禅机揭语的意思,的确只是单纯的闲聊一般。

    “善?恶?”,对于法明的这个问题,武岩的心神暗自的沉吟了片刻。

    想到了末世之中的景象,的确,末世简直是人间炼狱,若是用末世来说的话,武岩相信人性本恶。

    不过想想自己,之前的自己在末世之中,铁石心肠,无情无义,但是游走诸天万界这么久以来,自己的心性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

    这说明自己的心,并非是生而邪恶的,更何况,武岩相信自己绝不是单纯的特例。

    “人性,就是人性,岂有善恶之分?善恶本为一体,都是人性的一部分,岂能分开?就像是光和影,如何能区分开来?若没有光,何来的影子?同样的,若没有影子,又何来的光?”,武岩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嗯,不错,有理”,武岩的这番回答,让法明微微点头,神色间有些赞同的模样。

    暗自沉吟了片刻之后,法明复又跟着对武岩问道“那你觉得,若是天下人尽皆愚昧,你若是为神,该如何来治理这个愚昧不堪的世界?”。

    “嗯?”,法明的这个问题,让武岩的心中微微一动,总觉得他的这番话,意有所指。

    心中暗自沉吟了片刻之后,武岩跟着开口说道“若是众生皆愚昧的话,那么,开启众生的灵智就是了”。

    这个回答,让法明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旋即又问道“若众生灵智开启,岂非难以驾驭?”。

    “众生灵芝开启,对于发展有着莫大的裨益,至于说驾驭?有的是规则慢慢的驾驭……”,对于法明的话,武岩摇了摇头的说道。

    心中暗自思索了片刻,想到了封建社会帝王制度的愚民政策,这样的环境下,读书人都没有几个,自然识字的人也没有几个,可是实际上呢?封建社会环境下的社会发展能快得起来吗?

    再想想到了现代化的社会,读书已经可以说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事情了,比如九年义务教育,社会的发展自然是进入了日新月异的阶段。

    至于说驾驭的问题?有相对应的部门管理,莫非天下苍生开化了灵智,这些相对应的部门,手段反倒是不如普通人吗?

    关于这些相应的观点,武岩并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将自己心中所想,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番现代化所谓的义务教育,让天下万民开化灵智,这些话让法明受到的触动很大。

    但是,对于万民灵智的开启这方面,法明依旧是觉得有些太冒失了,毕竟现在的凡界就是唐朝,同样是封建社会,关于武岩所说的这点,并没有过任何的实践。

    法明问了自己,自己回答了他,至于他信还是不信?武岩并不在意,只是静静的坐着,让法明自己去沉思这一切。

    “你说的这点,我还是难以接受,天下万民的需求,首要的都是衣食温饱而已,若是衣食温饱解决了的话,万民若是无所事事,岂非是造成更大的隐患?”,法明沉默了许久之后,旋即对武岩问道。

    这番话,倒是实理,当一个人吃不饱,穿不暖的话,那么他努力的方向就是如何吃得饱,穿得暖了,古往今来,人族皆是如此。

    不过,如果真的开化万民的灵智,可以预见的是,人人丰衣足食,这似乎看起来是完美的,可是,人总是有追求的,当温饱已经不再是问题的话,无所事事的人们,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样未知的情况?

    “呵呵呵……”,只是,对于法明的这番话,武岩却突然笑了起来,道“凡间的读书人虽然不多,但是却也不少,读书能明智,那么,凡间对于这些读书人是如何约束的呢?”。

    一言及此,也不等法明回答,武岩跟着吐出两个字“科举!”。

    “科举,似乎是朝廷给予天下读书人的恩赐,可同样的,也是套在所有读书人头上的一道箍,若是没有科举,这些读书人无所事事,自然危险,毕竟谋反的话,没有足够的智慧,只靠匹夫之勇如何能成?而有了科举,天下的读书人几乎都奔着科举而来,一门心思想着状元及第,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想别的,这更加有利于帝王的统治”。

    “哦?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见识……”,武岩的这番话,倒是让法明有些惊奇的看着他。

    科举是朝廷套在所有读书人脑袋上的一道箍,这个解释,可不是谁都能说得出来的。

    是啊,十年,甚至数十年如一日的去考科举,等这些读书人真的绝望了,自身也已经是白发苍苍了,再想作乱,也已经是行将朽木了,不足为虑。

    一言及此,武岩跟着伸出了手指,点在法明的胸口处。

    看着武岩的动作,法明有些奇怪,不过却并没有闪躲,而是任由武岩的手指点在自己的胸口。

    然后,武岩拉开自己的f盘,将现实世界中,末世爆发前的一些记忆片段,展现在法明的脑海之中。

    末世爆发之前,沉重的房价,压得全国所有的人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但是同样的,这又何尝不是类似于科举一般的手段,来套在所有人的脑袋上呢?

    人人吃得饱,穿得暖,没了生存上的压力之后,十几亿人口,自然是隐患极大。

    可是房价的一道箍压下去,无数的人贷款买房,还贷动不动就是数十年,等房贷还清的时候,也已经没几年好活的了,还能作乱吗?

    而至于那些在房价规则而没有压力的人,却又是这个体系下的得利者,又岂会作乱,葬送了自己的利益?

    此情此理,与科举的作用,几乎是如出一辙。

    “嗯?原来,这就是他所在的世界的模样吗?”,武岩所展现出来的一些记忆片段,虽然让法明清楚的知道了万民的灵智开化之后,是该如何的管理,可是,真正让法明在意的,还是现代化社会的一些影像。

    “玉帝所言,武岩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的神,果然没错,这番景象,绝对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了,只是,从这景象中看来,这个世界的万民,的确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啊,却不知武力如何?”,看到了这个景象之后,法明的心中,又暗自的呢喃。

    和武岩聊了这些东西,法明最主要的目的,是旁敲侧击的询问一番武岩所在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从武岩的言论之间,还有他的一些碎片化的记忆,法明自觉对于武岩的世界,已经很了解了。

    可真正最关注的的核心,自然还是武岩所在的世界的武力值高低。

    若是武力值很高的话,要看看他所处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然后制定相应的应对策略。

    当然,若是武力值很低的话,这方世界的仙佛,不介意入侵过去,把另外一个世界也纳入自己统治的范围。

    若是相差无几的话,自然也要作好如何接触的准备了。

    “原来,武岩施主所处的世界,是这样的啊,不过这些都只是凡人的世界,能否让我看看你们神仙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沉默了片刻之后,法明突然开口,直接把话题给挑明了,对武岩问道。

    “你,你是……?”,法明的话,让武岩心中微微一沉。

    果然,自己来自于其他世界的这个话,只对玉帝说过,可是,法明居然知道?25000的晶点数,这家伙果然不同凡响吗?

    “阿弥陀佛,老衲还未向武岩施主正式介绍自己呢”,到了这个地步,法明也干脆挑明了自己的身份了。

    “我为如来,如来却不为我……”。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