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当中,宇智波一族之所以被灭族,那是因为宇智波一族变得膨胀了,居然是想要谋夺木叶村的权力造反,所以才在一夜之间而被灭族了。

    而现在,宇智波一族被灭族的时间足足提前了好几年,而这一次宇智波一族被灭族的原因同样罪名不小,那就是他们居然联合别的忍村的忍者入侵木叶,此举无异于叛村了。

    武岩静静的耸立在宇智波一族的围墙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偌大的宇智波一族的驻地,所有的高层几乎全都不在了,这宇智波一族的人,自然是抵挡不住倾巢而出的根组织了。

    忍者全都是暗杀的好手,不只是宇智波一族的忍者,就算是老人和小孩,也全都被无情的抹杀。

    大开杀戒,武岩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今天晚上的他算是大开杀戒了,虽然这其中有团藏命令的缘故,可是以武岩的能力,若是他不想动手的话,团藏岂能命令得动他?

    只能说宇智波一族的所作所为,差点让武岩身死,这已经是让他动了真怒,所以行驶这灭族之举,完全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

    武岩耸立在高高的围墙之上,观看了片刻之后,旋即身形一闪,消失了。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一处院子当中,这里是宇智波族长的家……

    一个漆黑的房间里面,五岁左右的鼬,手中拿着一柄短刀,瞪着一双猩红色的写轮眼,在他的怀中是襁褓中熟睡的宇智波佐助。

    四五岁的孩子,眼神中难免带着惊恐的神色,不过,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弟弟,他的脸色也变得无比坚定。

    漆黑的房间当中,三个戴着面具的忍者缓缓的走了过来,借着门口一缕落下来的月光,这三个忍者的身形拉得长长的,这三位忍者手中的太刀,都染着殷红色的血迹。

    “汪汪汪……”。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粗狂的叫声响了起来,虽说是狗叫的感觉,可听声音却完全不像狗。

    听到这个声音,三位忍者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退到了一旁。

    武岩从门外走了进来,在他的身旁自然是亦步亦趋的跟着墨云豹,旁边三个人这退在一边。

    “这里交给我来处理,你们走吧”,武岩挥了挥手,平静的说道。

    这三个忍者没有回答,微微点头,旋即迅速离开了。

    武岩缓步上前,目光落在宇智波鼬的身上,心中不由得暗叹了一声。

    今夜,武岩的心中全都是愤怒和杀意,这些愤怒和杀意都是冲着宇智波一族的,但是,看着宇智波鼬,这个愤怒和杀意却根本提不起来。

    一则,或许是因为原著中的影响吧,二则,也是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武岩这个人恩怨分明。

    宇智波家族想杀自己,那么自己便灭了宇智波一族,可是,自己从宇智波鼬的身上复制了血脉,算是欠他一个人情。

    看着自己面前年龄尚幼,但是却非常坚强的宇智波鼬,武岩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你可愿成为我的弟子?”。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若是自己只是单纯的放过他一马,作为宇智波的遗孤,即便鼬以后的成就再怎么高,现在只是四五岁的他也必定难以面对各方的心思,以后的结局或许更惨。

    所以,既然决定了放他一马,那就不如将他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我愿意!”,并没有太多的考虑,宇智波鼬尽管知道眼前这个是灭族的仇人,可是却坚定到底点了点头。

    “果然不愧是宇智波鼬啊,仅仅五岁而已,就有如此冷静的心思”。

    鼬为什么答应?显然是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明白了自己的局面,这让武岩暗自点了点头。

    宇智波鼬要留下,那么旁边的宇智波佐助也留下吧,毕竟自己复制了鼬的血脉,难保自己不会用上佐助的血脉。

    万花筒写轮眼可是需要移植兄弟的眼睛才能保持永久性的光明。

    随着武岩和鼬他们走出来,外面宇智波一族的灭族行动,已经是慢慢的步入了尾声了,四处都是修罗地狱般的惨烈景象,旁边还有惨叫声,战斗声,怒喝声不绝于耳。

    呼!

    行走之间,旁边一个院子的门,直接被火遁忍术给撞碎了。

    伴随着碎裂的门,两个戴着面具的根部忍者也被直接撞飞了出来,倒在地上的两个忍者,出气多入气少的样子,显然快不行了。

    “嗯?这是还有精锐忍者留在驻地当中吗?”,看了看这个独门独院的房屋,武岩心中一动。

    从这个房子的占地面积就能看得出来,这家人在宇智波一族当中,地位很高啊。

    这边的动静,自然是吸引了好几个根部忍者的注意,唰唰唰的又是四五个根部的忍者冲了过来,然后,碎裂的大门当中,一个矮小的身影一步步的走出。

    这个人影竟然是宇智波止水,不只是武岩看着发愣,就连旁边几个根组织的忍者也是面面相觑。

    只有岁的止水,可是这个时候他一双猩红色的写轮眼,竟然是达到了三勾玉的状态……

    “止水”,看着走出来的人影,旁边将佐助抱在怀里的鼬,不由得开口叫了一声,显然他们两人的关系挺好的。

    “鼬!”。

    看着武岩身旁的鼬,止水的脸色微微一变,显然是认为他被敌人抓住了。

    只是看到旁边的武岩,特别是旁边标志性的墨云豹一眼,宇智波止水微微一怔,诧异的说道:“武岩先生?”。

    说话间,看了看周围的景象,止水的三勾玉写轮眼当中,两行泪水不由得涌现了出来,道:“武岩先生,你这,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灭了我们宇智波一族?”。

    “宇智波一族的高层,勾结砂忍村和岩忍村,入侵木叶,这是叛村大罪,所以……”,武岩看着自己面前的止水,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解释说道。

    “叛村,原来是这样……”,听到宇智波一族的所作所为,止水的神色变得黯然了,头也低了下去,手中原本握着的短刀也跌落在地。

    虽然只是岁而已,可是他很清楚,勾结别的村子入侵木叶,这意味着什么。

    看着宇智波止水手中的刀掉落在地,旁边几个根组织的忍者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接扑了过去。

    “好了,你们下去吧,这里交给我”,只是眼看着短刀要落在止水身上的时候,武岩跟着又开口了。

    别天神这一招,武岩来说也非常的重要,若是可能的话,别天神这一招武岩也想要复制过来,再加上武岩本来对止水就比较欣赏的,所以,想了想,从私心来讲自己愿意救下他,那就救下吧……

    武岩对宇智波一族的愤怒,却不是对宇智波鼬和宇智波止水的愤怒,既然遇上了,顺手为之的救下他们,没什么不可以的。

    更何况,救下了他们,对自己而言也没有什么坏处。

    血色之夜,很快的结束了,根组织的忍者同样是损伤过半,即便没有了宇智波一族的顶尖高层,可到底是木叶的第一豪门,力量还是非常强大的,剩下的忍者,全都回根组织汇报任务去了。

    至于武岩呢?带着宇智波家族残存的大中小三个孩子回到了自己家了。

    最小的佐助才半岁多,中间的孩子鼬四五岁的模样,然后最大的止水,也就岁的模样……

    鼬的神情很低落,低着头在旁边照顾佐助,止水的神色当然也不好看,家族全都被灭了,尽管他知道这是家族咎由自取,可还是觉得伤心。

    “武岩先生,你救了我,会不会让你为难”,只是,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止水开口对武岩问道。

    “放心,我既然出手救了你们几个,自然是有办法解决”,对于止水的话,武岩摆了摆手的说道。

    对于止水,武岩是更加的满意了,年纪轻轻遭逢了如此巨变,居然还懂得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他的确是宇智波一族当中为数不多的善良之辈啊。

    让他们几个在自己家好好的待着,武岩很快架构了一个空间传送魔法,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根组织基地的大厅当中。

    经过一夜的杀戮,根组织的忍者死伤过半,伤者已经去治疗了,别的人就算没受伤,也已经疲惫不堪了,所以,这大厅当中前所未有的死寂。

    不过,团藏却孤身一人的坐在这里,显然是在等着武岩。

    “既然是灭族之举,为何你还留下了几个孩子?养虎为患的道理你应该懂的”,眼看着武岩到来了之后,团藏的神色平静,单刀直入的质问道。

    “为什么啊?因为鼬和止水两人,和其他的宇智波不同,所以留下来了”,武岩平静的看着团藏,开口答道。

    武岩的回答,让团藏眉头皱了皱,显然是非常的不悦,这个回答他当然不能接受。

    并没有等团藏再多说什么,武岩眼神微微一凝,双眼浮现出了三勾玉写轮眼的形态:

    “我记得村子还欠我三个条件吧?我要收这几个孩子作为弟子,这算是我提出的第一个条件吧”。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