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五丈长的钢铁大船,那就是十六米左右了,通体由钢铁铸造,重量自然是不言而喻的,虽然拜月教主已经是尽可能的轻放了,可是这数万斤的重量放在湖泊之中,依旧是发出了巨响,水浪翻涌……

    然而,皇帝和众多的百姓们,更关注的还是这艘钢铁大船是否真的能够浮于水面上,所以,大家都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的仔细看着。

    即便是拜月教主,表面上依旧是非常的平静,但是内心中也有些暗自的忐忑。

    不过,不同于别人的目光全都死死的盯着那艘钢铁大船,拜月教主的目光却是扫了一眼武岩。

    只见武岩一副平静的模样,拜月教主心中的忐忑也就立马安定了不少。

    “武先生这么胸有成竹的样子,想来是信心满满了”,拜月教主心中暗道。

    万众瞩目之下,钢铁大船放入水中之后,数万斤的力道下压,自然是让这艘大船下沉了一大截。

    盯着大船看的所有人,也随着船体的下沉,心跟着沉了下去似的。

    不过,当下沉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这艘船反而上弹了些许,旋即,静静的悬浮在水面之上了。

    粗粗一扫,看过去简直和一艘木船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

    “天啊,这,钢铁居然真的能够浮于水面之上?”,虽然眼前的一切,已经是事实了,可看着这艘钢铁大船漂浮着,无数的百姓依旧觉得不敢置信。

    眼前的这一切太让人震撼了,所有的钢铁,居然能浮在水面上?

    “果然……”,看着这一幕,拜月教主的心也稳稳的放了下去,心中暗自点头。

    自己所追寻的真理,才是天地间一切的真理,就算是和所有人心中的常识完全不同了,可真理才是至高无上的。

    “教主,教主!”,拜月教主在南诏国的声望,本来就是非常高的,眼前这一幕,他居然能让一艘钢铁大船悬浮在水面上,这仿佛打破了天地至理的一幕,更让无数的百姓们对他变得越发狂热了起来,嘴里也是高声的喊叫道。

    至于旁边南诏国的皇帝,看着眼前这一幕,脸皮却是微微抽搐了一下。

    对于拜月教主的所作所为,他觉得威胁更大了,一艘钢铁大船,推入水中,就让他的声望再次拔高。

    作为南诏国的皇帝,看着自己的子民们这么爱戴拜月教主,相信不管是谁来当这个皇帝,脸色都是非常难看的。

    “果然,武先生学究天人,这些知识全都是天地至理……”。

    只不过,这无数的百姓们对于拜月教主无比的崇拜,可这个时候的拜月教主,却是对武岩推崇不已,甚至给武岩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一番畅谈,从武岩的嘴里,拜月教主已经是知道了很多很多关于科学方面的基础知识了,而这些知识在拜月教主看来,才是真正的瑰宝。

    “哼,石杰人,你妖言惑众,以术法迷惑百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大喝响了起来,旋即,石长老跨步而出。

    “石长老!”,看着走出来的石长老,皇帝的脸上带着欣喜之色。

    单凭自己一个人的话是不可能对抗拜月教主的,但是,如果加上德高望重的石长老可就不一定了。

    “啊,石长老说,这些都是教主的术法?欺骗我们的?”,不得不说,石长老在南诏国的声望还是很高的,随着他站出来,不少百姓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石公虎,你说这一切都是我的术法所致,可有凭证?”,微微侧过身子,拜月教主的目光落在石长老的神色,眼神看不出悲喜之色,平静的问道。

    “孽障,你居然敢当众直呼老夫的名字!”,听得拜月教主的话,石长老脸色一沉,高声喝道。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义父,公然呼喊自己的名字,简直大逆不道。

    “哼,这还需要凭证吗?钢铁沉于水底,木头浮于水面,如同日月更替般乃是常识,你以术法来蒙骗世人,居心叵测……”。

    “哎……”,石长老的回答,让拜月教主心中无奈的一叹。

    世人皆醉我独醒,自己所理解的真理,果然不是常人能够接受的,即便是南诏国地位超然的石公虎和皇帝他们也是一样。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和他们,的确是没有什么再多可以解释的了。

    “孽障,你妖言惑众,蒙蔽世人,今天我就将你就地正法!”。

    在石长老看来,今日拜月教主的所作所为,完全是用术法来蒙骗世人,本就想办法对付他,这个时候他既然已经出了拜月教的总坛,倒也是一个难得的良机。

    随着石长老的话,许多的南诏国的精兵全都冲了出来,长戟如林……

    “武公子师父,我们来救你了”,与此同时,刘晋元和林月如也跟着出来了,看着站在拜月教主身旁的武岩,开口叫道。

    “保护教主!”,随着石长老的话落,看着这么多的士兵出现,周围的拜月教徒们急忙护在教主的身旁。

    “陛下,教主是好人啊!”。

    不只是这些拜月教徒而已,甚至还有许多的百姓,眼看着要对拜月教主下手,一个个高呼起来,为拜月教主求情。

    只是,作为南诏国的皇帝,看着这么多的百姓为了拜月教主,甚至公然的违背自己,这让皇帝的脸色更难看了,同时,也对拜月教主越发的忌惮。

    虽说数百个士兵兵器对着自己,还有石长老这些高手,可拜月教主的神色依旧平静,显然没有将这些力量放在眼中,只是平静的看着皇帝和石长老两个,道“原来,你们这是早有准备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动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双方也已经是刀剑相向了,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石长老一声大喝。

    旋即,这些士兵们一起动手,朝着拜月教主扑了过去。

    不过,相对于这些士兵们,刘晋元和林月如则是朝着武岩的方向冲了过来。

    。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