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对于拜月教主和这些教徒们的行为,刘晋元是看得一脸懵逼,不知道他们变着法的称量石头和水的重量是为什么,所以,闻言也坦然的摇摇头,道:“晋元并不明白教主这是在干什么,还请教主为晋元解惑?”。

    “刘公子你乃是武先生的弟子,武先生都教导了你些什么东西?”,并未急着回答刘晋元的话,反而是开口询问道。

    “晋元弃文从武,所以,这些日子都跟随在武公子师父的身旁学习武功和剑术”,虽不知拜月教主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刘晋元还是坦然的回答说道。

    “古人云,买椟还珠是为不智,刘公子乃是当朝状元,却没想到也行这买椟还珠之事,武先生身负旷世奇学你却没看到,偏偏学这些武功”,摇了摇头,对于刘晋元学习武功的事情,拜月教主只替刘晋元觉得惋惜。

    若是自己是武先生的弟子的话,当然是要将他那些旷世奇学全部都学到手了才肯罢休。

    不过,虽然对于刘晋元只是学习武功的事情觉得惋惜,但旋即,拜月教主又对武岩感到惋惜。

    身负如此旷世奇学,他却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连刘晋元这个弟子都没有透露,可见武岩和自己一样,都是孤独的,都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

    拜月教主的话,让刘晋元心中觉得有些诧异,武公子师父的旷世奇学?

    旋即,刘晋元想起了当日晚上,武岩和拜月教主之间的确是讲了很多旁人都听不太明白的话题,其中,刘晋元在身旁也多多少少听到了一些。

    “莫非,当初武公子师父和教主所言的那些事情,皆是事实吗?”。

    虽然只是听到了其中一小部分而已,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武岩的话,随便一句话都足以让天下震动啊,看拜月教主的行为,莫非是在证实武公子师父之前说的那些惊世骇俗的知识吗?

    “目前为止,武先生所言,大部分我都想到办法来试了,所有试过的全都属实”,拜月教主的脸上带着惊叹之色的说道。

    说话间,拜月教主拿出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几下,很快的,一个巨大的船体被拜月画了出来。

    同时,拜月还在旁边写了许多要注意的事项。

    而最让刘晋元在意的是,拜月教主清清楚楚的写道,这艘巨大的船,竟然要用钢铁为材料制作出来。

    “这怎么可能?木头浮于水面,石铁沉于水底,用钢铁为骨制作的大船,而且五丈长的大船,岂不是重逾数万斤,怎么可能浮于水面的!”。

    看着拜月教主画出来的图案,还有上面所写的注意事项,刘晋元瞪大了眼睛,只觉得拜月教主所思所想,简直是异想天开。

    “若是单纯的一块铁,当然是沉于水底,可若是制作一艘大船,它只要体积够大,获得的浮力比自身的重量更重的话,就一定能浮起来,现在的难题,不过是计算制作大船所需要的钢铁的重量,然后计算排开的水的重量,按照比例来计算准确就可以了……”。

    对于刘晋元不敢置信的话,拜月教主摇了摇头,神色坚定的说道。

    是啊,这些知识,天底下或许就只有自己和武先生懂,而且,也或许只有自己和武先生才会相信!

    “即便身为武先生的弟子,可他却还是不懂武先生啊……”,最后,摇了摇头,拜月教主没有再给刘晋元解释的意思。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双方完全没有相同的追求和目标,他也不一定会相信这些知识,和他解释再多也是多余。

    ……

    拜月教主是一个行动派,当他知道了武岩教给自己的那些知识,而且一个个都想办法去好好验证了一番之后,这些知识学以致用,他当然是迅速的行动了起来,而且准备造一艘划时代的钢铁大船了。

    关于这些事情,武岩自然是不知道的。

    南诏国那边,随着拜月教主的一声令下之后,制造钢铁大船的行动迅速的展开了,而这个时候的武岩和林月如,还在赶往南诏国的路途之上。

    一路走过,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不过,和武岩一起并肩而行,林月如却是觉得非常的惬意。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和武岩一起外出了,但是,这却是两人第一次长时间的独处。

    以武岩和林月如两人的实力,一路走过,倒也不会遇上什么危险,就这样,行走了约莫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两人终于是离开了中原,进入了南诏国的境内。

    这半个月来,一路走过,武岩和林月如虽然是不断的在赶路,可是却并没有吃什么苦。

    有武岩这个人形传送门在这里,只要愿意,两人完全可以任意的返回苏州城,京城,甚至是蜀山这些地方。

    武岩走过的地方,都可以架构空间传送的魔法,因此折返之间是非常的方便。

    花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武岩等人进入了南诏国的境内之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南诏国的风土人情,甚至是建筑和人们的穿着,都和中原有很大的区别,给人一种异域风情的感觉。

    “姓武的,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直接去拜月教吗?”,进入了南诏国之后,林月如开口对武岩问道。

    “嗯,这个不急”。

    听到林月如的话,这半个月来,武岩的内心中也早就有了计较,开口说道:“你先去皇宫,找到石长老他们,让他们商量好一个合适的对策,若我所料不差的话,要不了多久,李逍遥他们也该来南诏国了”。

    “我去皇宫通知石长老他们?那你呢?”,闻言,林月如诧异的问道。

    “我先去拜月教,稳住拜月教主,和你们里应外合吧?放心,拜月教主只是想和我探讨一些知识罢了,无缘无故并不会对我下手的”,武岩开口回答说道。

    “嗯,这倒也是”。

    这半个月来,林月如也知道武岩的武功其实并不是拜月教主的对手了,本来有些担心,此刻听到武岩的话,想了想,武岩的话倒也属实。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