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晋元,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房间当中,神色落寞,整个人看过去非常的脆弱,这幅模样的刘晋元是旁人从未见过的。

    虽然是个文弱书生,翩翩君子,可是刘晋元在人前的表现,一直都是气度雍容,谈吐不凡,尽力的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而这脆弱的一面,或许只有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吧。

    刘晋元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出月如表妹哭泣的模样;还有武岩说自己和月如表妹最合适,但是姑父却一口回绝了。

    这番话,对刘晋元而言,打击自然是不小。

    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千里迢迢的来到苏州城就是为了求亲的,岂知自己都没有开口的机会,就已经被拒绝了。

    姑父的话,也让刘晋元明白了为何他不愿意将表妹嫁给自己的缘由。

    不得不说,站在姑父的角度来思考,他的想法,其实并没有错……

    “仕途,武林……”,刘晋元的嘴里,低声呢喃着。

    身为尚书之子,十年寒窗苦读,刘晋元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而且,以后的前途似乎也已经注定了。

    目前看来,考上了状元的他,这条路也走得非常顺畅,刘晋元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去走其他的路。

    可是今天,刘晋元的面前,他必须在自己的仕途和表妹之间作出抉择了。

    要么,自己依旧按照早就确定了的路途走下去,出仕为官,造福万民,可是,自己注定了和月如表妹没有希望。

    要么自己放弃早就定好了的路子,为了月如表妹拼一把,让自己变成一个适合月如表妹夫婿的人。

    “本小姐不嫁了,这辈子都不会嫁人……”。

    想到自己的前途和表妹,刘晋元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林月如之前哭泣的喊叫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痛,神色也变得坚定了下来。

    ……

    武岩,今天的心情同样很乱,今天的事情,也完全超出了武岩的意料之外。

    本来武岩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阻拦李逍遥和林月如比武,若是能在擂台下找到他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惜围观的人太多了,武岩还是等李逍遥朝着擂台上跳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他的。

    武岩觉得自己的选择也没错,成功的拦住了李逍遥,然后,自己就算动手了也是和李逍遥动手啊,又没和林月如动手。

    所谓比武招亲的规矩,应该是要和主办方比武才算作数吧?却没想到林天南根本不讲道理。

    武岩觉得自己的处理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自己的出发点也是好的,但不知怎滴,事情就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有些事情,打着为别人好而做的事情,并不一定能让别人感到幸福?

    突然,武岩想起了许多的父母,为了孩子好,给他们报补习班,兴趣班等等,美其名曰赢在起跑线上,让孩子在童年的时期就遭受各种各样的沉重压力。

    可是,这样做,孩子真的会感到幸福吗?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随缘一点的好吧,众生并非是我手中的棋子,更不是我随意摆弄就可以安排好他们的命运的……”,沉思了许久之后,武岩暗自叹了一口气,低声呢喃。

    笃笃笃。

    就在武岩的心情有些心烦意乱的坐着,独自思考的时候,突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刘晋元那依旧温文尔雅的声音:“武公子,请问你在吗?”。

    打开门,武岩却是微微一怔,刘晋元的模样依旧是翩翩君子的模样,只是,神色间却充满了疲惫的神色,精神也非常的萎靡。

    “武公子,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愿意教我习武,这番话可还作数?”,没有寻常客套的意思,见了面之后,刘晋元直接开口,单刀直入的切入了主题。

    “当然作数”。

    对于刘晋元的话,武岩并不觉得惊奇,甚至可以说早就等着他开口了,因此,很果断的点点头说道。

    扑通一声!

    随着武岩的话落,刘晋元也非常干脆,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跪在武岩的面前,然后郑重其事的磕头,道:“弟子刘晋元,拜见师父!”。

    突然刘晋元就跪下来给自己磕头了,这倒是让武岩吓了一跳。

    刚想伸出手把他扶起来,可是,伸出去的手却迟疑了,然后,慢慢的缩了回来。

    在古代的位面,天地君亲师,地位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拜师也是非常神圣的事情。

    既然刘晋元对自己行了拜师礼,自己也本就愿意教他武功,这拜师礼自己还真没有理由中断。

    只是,两人的年龄相差无几,却是师徒的身份,却让武岩有些不自在。

    ……

    林天南,独自一人坐着喝酒,同样是长吁短叹的模样,今天的事情,也让他觉得非常的糟心。

    本来,自己办这场比武招亲,目的也很简单,一则是为了女儿找一个良配,二则,也是为了自己这偌大的林家堡找一个放心的继承人。

    说实话,武岩虽然跳上了擂台,但是却并没有和女儿交手,自己强行的要把他和女儿的婚事定下来并不合规矩,林天南自然是知道的。

    只是武林中人行事,本质上就是以力压人,这么一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林天南不愿错过,即便是不合规矩。

    事实证明,林天南自己的眼光是没错的,武岩的修为之高比起自己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偌大的林家产业,他也不放在心上,证明了他的确不是那种为了名利和权势的人。

    女儿的美色、南武林盟主继承人的权势、林家这富甲一方的财富。

    可以说几乎没有多少人能够抵挡住这些诱惑,可偏偏,武岩却无动于衷,这让林天南虽然自得于自己的眼光,但是,却又对武岩的武学修为有些无奈。

    “若是,武岩的武功稍微差一点的话,那就完美了,自己强行把他留在林家堡,软磨硬泡之下,总有一天能让他屈服的,可惜了”。

    “唉,也罢,缘分一事不可强求啊……”,良久之后,林天南无奈的一叹,放下酒杯,往武岩的房间走过去。

    只是,当林天南来到武岩房间的时候,发现武岩的房门并未关上,来到房门口,却看到刘晋元跪在武岩的面前,行叩拜大礼。

    “晋元,你在干什么!?”,看到这一幕,林天南大惊的叫道。

    男儿膝下有黄金,叩拜之礼,可不是随便就能行的。

    “姑父,我愿拜武岩为师,学习他的武功!我,我一定会努力练功,争取配得上表妹的!”。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