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之夜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但是,雄霸和剑圣之间的决战,最后双方战成了平手,约定择日再战的消息,却像是飓风一样的席卷了整个武林。

    毕竟剑圣的存在,本身就是江湖上最顶尖的高手,而雄霸的天下会,又是现在天底下势头正劲的一个帮会。

    当然,如雄霸的预料一般,尽管没有打败剑圣,可是,以雄霸和剑圣打成平手的战绩,同样让他的江湖声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而接下来的这些日子里,雄霸都雄心壮志的在规划着天下会下一步壮大的具体步骤。

    声望得到了提升,自然,雄霸也准备打铁趁热的发展一波天下会,将它打造成天下第一的帮派了。

    不过,在这之前,雄霸的目光也都放在神武堂这边,当然,更准确的来说,是放在帝释天和骆仙的身上。

    卧榻之侧岂容它人酣睡?在自己的天下会中隐藏着两个这么强大的超级高手,雄霸自然是如坐针毡。

    只是,最近这几日,帝释天对于雄霸可没有什么心思去关注他。

    按照帝释天本来的计划,随着中秋之夜的决战结束了自己,应该是赶紧办理他和骆仙之间的婚事的,只是,现在对武岩的相术能力有了些怀疑,帝释天也不急着聊婚姻的事情了,而是想办法亲自测量一下武岩的相术能力再说。

    这一夜,武岩带着断浪,待在神武堂的后山处。

    武岩静静的坐着,而断浪则跪在武岩的面前,尚显稚嫩的小脸上满是不舍的神色,甚至,一滴滴的泪珠滚落下来。

    “师父,你要去什么地方?断浪愿意跟着师父……”,跪在武岩的面前,断浪不舍的说道。

    乍然间听武岩说他自己要离开了,断浪大惊失色,这些日子以来,也就只有在武岩的身上才能感受到一些亲情的温暖。

    “雏鹰总是需要自己的搏击,才能翱翔于天空的,你如何能跟着我?”,看着自己面前的断浪,武岩摇摇头说道。

    一言及此,微微一顿,接着道“你要记得,我教给你的武装色霸气和剃,要好好修炼,将来你定然可以独步武林”。

    武岩最后,倒是勉励了断浪一番,毕竟断浪从小就有雄心大志,这点在武岩看来,并非是什么坏事。

    “好了,去吧,你我师徒一场,若是有缘的话,或许还能有再见面的机会……”。

    对于这种离别的景象,武岩自己也不太会处理,看着断浪流泪的模样,摆了摆手说道。

    在后山处,武岩已经帮他准备好了一些盘缠。

    虽然断浪现在年纪尚幼,但是武岩对他倒是挺放心的,毕竟他的心性不像聂风那般单纯。

    而且,海贼王位面的力量体系,若是能修炼到高深的境界,在这风云位面中也绝对是顶尖强者了。

    毕竟从武力值来看,海贼王的世界比这风云的世界要高得多了。

    武岩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电脑图纹的勾勒,已经快要圆满的完成了,他知道,自己留在风云位面的时间不多了。

    若是自己失踪了的话,身为自己的弟子,断浪在天下会的日子或许会比原著中更难过,既然如此,还不如在自己离开之前,先安排他离开,所以才有了今天晚上的这一幕。

    “师父,断浪此生定然不敢忘记师父的大恩大德!”。

    也知道师父决定了的事情,自己不能改变,断浪郑重其事的跪在武岩的面前,稚嫩的小脸上挂着泪水,重重的给武岩磕了几个响头之后,这才一步三回头的下山而去了。

    “哎,希望因为我的介入,你以后的道路能更加顺畅一些吧……”,看着断浪离去的身形,武岩的心中微微一叹。

    断浪在风云之中的确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硬要说起来的话,他的悲剧完全是天意弄人,天道不公。

    否则的话,断浪有野心,有资质,肯用功,他的成就绝对在风云之上的。

    纵观原著,雄霸收徒的时候,收了断浪身旁的聂风,却不收他,甚至被贬为杂役,这是命运对他第一个不公的地方。

    虽然遭遇了这个不公,但是断浪却并没有就此沉寂下去,反而身为杂役,也终日苦修自己家传的蚀日剑法,等到后来,雄霸公开选举三位堂主,明言武力高强者可得堂主职位。

    本来身为杂役的断浪,却武功精湛,足以打败步惊云的,可是,最后雄霸却明言告诉断浪,他和步惊云之战,只能输,不能胜。

    十几年的苦修,为的就是出人头地,可是本来胜利的果实在望了,却又被人一眼否决了,这是断浪遭遇的第二个不公……

    再到后面,断浪投身于无双城,终于得到了重用吧?

    可是没多久,无双城却被天下会给毁掉了,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断浪砍在自己和聂风的交情上面,放了聂风一马。

    再然后,陆陆续续的事情更多了,比如说好不容易找到了剑圣,终于有了靠山吧?

    可剑圣却死得憋屈,在即将杀死雄霸的时候被步惊云毁了肉身而死。

    冒着巨大的危险,从凌云窟中找回了家传的火麟剑吧?

    风云跟着却拥有了雪饮狂刀和绝世好剑,兵器上的优势立马荡然无存……

    等到风云全都离开了天下会吧?断浪还以为雄霸的女儿钟情于自己,正想着江山美女一起收。

    没想到,最后幽若却只是把自己当做是聂风的替身而已……

    总之,纵观断浪一路走来,全都是悲剧,当真可以说是天意弄人。

    本来好端端一个有志向的热血少年,就这么被命运给逼得成为了一个辣手无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

    武岩这边,正暗自思索着有关于断浪的事情,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突然出现了,穿着一身锦衣长袍,脸上挂着笑呵呵的神色,仿佛一个慈祥的老头似的,不是别人,正是帝释天。

    “徐老伯,漫漫长夜,你为何孤身一人来到这后山了?”。

    看着出现的帝释天,武岩心里咯噔一下,不过,表面上却依旧平静,开口问道。

    “武岩啊,我机缘巧合之下,听到传言,说你也精通相术,不知是否属实?”,徐福漫不经心的样子,开口对武岩问道。

    觉得自己或许被骗了,帝释天已经动了杀机了,没有心思陪武岩再演戏下去了。

    他已经下了决定,今天一定要弄清楚他的相术是否属实,若是真的,自然是极好的,可若是假的,今天就让他命丧黄泉……

    “不错,略通一二”,心中一凝,武岩知道帝释天对自己动了杀机,不过表面上倒还镇定,微微点头答道。

    说话间,不着痕迹的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电脑图纹,几乎快要完全勾勒完毕了,似乎虽是可能完成……

    。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