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武力值高的位面,越是很少会去追求技巧层面上的东西。

    毕竟对于高武力值位面的存在而言,单纯的追求力量的强大,总比追求技巧的强大成长更快。

    虽说笑傲江湖的位面,武力值和风云位面是完全没得比的,甚至是笑傲江湖位面的东方不败,或许还不如风云位面天池十二煞中随便一个杀手,但是,不得不说的是独孤九剑的技巧,绝对是顶尖的。

    毕竟近战搏杀的技巧,这不会受到武力值高低的影响。

    偏偏,骆仙因为不能展现自己强大的内力,所以只能和武岩比一比技巧上的东西,这自然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了。

    剃的移动技巧,独孤九剑近乎无敌的近战格斗能力,配合得天衣无缝。

    就像是笑傲江湖的原著中,没有内力的令狐冲陪着梅庄四友接连比剑,将他们全都胜过了一般,这骆仙也败在武岩的手底下了。

    “哈哈哈,小伙子你的武功果然很惊人,假以时日你将内力练得更加深厚了的话,这天下间能胜过你的人,屈指可数了”,帝释天的脸上带着笑容,显然武岩的武功让他都觉得有些惊喜了。

    本来,想要拉拢武岩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因为他的相术能力,可现在,帝释天看到了武岩的剑术之后,觉得好好培养他十年的话,将来屠龙之举,绝对是自己一大助力。

    “女儿,武岩的武功可还入得了你的法眼?”,旋即,帝释天的目光又放在骆仙的身上,嘿嘿笑道。

    或许在剑法上面输给了武岩,对骆仙的打击的确挺大的,深深的看了武岩一眼之后,骆仙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快的转身离去了。

    “我这女儿有些害羞了,哈哈哈,好,看来你们的婚事,就这么定了,武岩你可还有父母在?”,帝释天嘿嘿直笑,看起来显然是非常高兴的模样。

    “没有,我父母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武岩摇了摇头说道。

    武岩没有父母,这婚事完全可以凭自己做主了。

    说话间,帝释天就准备挑选良辰吉日了,这让武岩的脸色有些黑。

    帝释天这家伙是有多么急着想要嫁女儿啊?不管怎么说,自己和他,还有骆仙,都只是第一天见面吧?这就把婚事定下来了?这也太夸张了一些吧?

    “等等,老伯,成婚之事暂且不急,我还有任务在身,赶着回天下会去复命,不如你们陪我一同前去,婚事的话,等中秋月圆之夜结束了再做定夺如何?”,摆了摆手,武岩突然开口提议说道。

    “额,也对,是老夫我太急了”,帝释天想了想,也的确觉得这婚姻大事有些操之过急了,点了点头。

    艺高人胆大的他,倒是对于去天下会的事情没有什么抵触的。

    听到帝释天答应了下来,武岩的心中则暗笑不已。

    恩怨分明,这一直都是武岩的行事准则,当初自己被雄霸强逼着加入了天下会,这件事情武岩一直都放在心里。

    武岩之所以那么上心的去完成雄霸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其实也是想着让雄霸败在剑圣的手中,颜面扫地。

    现在好了,既然碰上了帝释天这尊大佛,把他带去天下会的话,这不亚于带了一颗核弹过去啊。

    若是能够挑起雄霸对帝释天下杀手的话,那更好不过了……

    心中打着借刀杀人,算计雄霸的心思,武岩在骆城当中又住了几天之后,三人各自收拾了一些行李之后,带着帝释天和骆仙,一起往天下会去了……

    天下会,天下第一楼。

    雄霸静静的待在自己的宝座上面,听着下面的属下们汇报帮派发展的局面。

    对于眼下天下会发展陷入了瓶颈的局面,雄霸的脸色虽然平静,但是,内心中却是非常的不舒服。

    整个江湖的势力,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几乎完全固化了,天下会能发展到今日的规模,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了,若是还想要继续往上挤,就会越来越难了。

    虽然雄霸对于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是,自己现在的江湖威望,还是差了一筹。

    “泥菩萨批言,说是一遇风云便化龙,如今我已得风云,却还是遇到了这样的局面,也不知那武岩是否真的能够找到剑圣的下落啊……”。

    对于眼下天下会的局面,雄霸的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失踪了好些日子的武岩。

    对于雄霸而言,现在自己急需打败剑圣,来提升自己的江湖威望!

    就在雄霸的脑海中想着武岩的时候,突然,天下会的总管文丑丑,迈着小碎步,小跑着的进了大殿之中,同时嘴里尖着声音,道:“帮主,帮主,好消息,好消息呀……”。

    “哦?文丑丑,有什么好消息?”,看着小跑着过来的文丑丑,雄霸开口问道。

    “武堂主他已经回来了,正往天下第一楼走过来……”,文丑丑开口言道。

    他当然知道武岩肩负着寻找剑圣的任务,而这个任务关系到雄霸的声望,更关系到天下会的将来。

    “徐老伯,骆小姐,这里就是天下会的神武堂了,你们暂且在这休息,我先去见见帮主再回来……”,神武堂这边,武岩将徐福和骆仙安排在神武堂落脚了之后,开口说道。

    “嗯,你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点了点头,帝释天答道。

    武岩没有多说什么,让神武堂的帮众好好的招待两位,旋即,武岩起身往天下第一楼走了过去。

    帝释天和骆仙,自然是免不了在神武堂打量一番。

    虽说这天下会的规模现在还不被帝释天放在眼里,但是,左右打量了一番之后,帝释天倒是暗自点头。

    从气象上来看,这天下会的确非同凡响,想来不出十年,应该能成为江湖上顶尖的帮派了。

    “嗯?”,就在帝释天好奇的左右打量神武堂的时候,突然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吸引了帝释天的注意。

    这个少年,约莫十岁左右的样子,这个时候正弯腰前行,在他的腰间捆着一条绳索,而绳索的另外一头,则绑着一块足有三五十斤重的石锁。

    少年不断前行,每一步跨出都非常的坚定,挥汗如雨,身后那三五十斤的石锁,在地上磨出了长长的痕迹。

    “好严厉的外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罢了,居然训练这么严苛,这倒是让帝释天心中有些惊诧。

    更主要的是这孩子身上散发出坚韧不拔的气度。

    “这是什么人?”,有些兴趣,帝释天开口问道。

    “这位是断浪少爷,是我们堂主的亲传弟子……”,旁边的帮众开口答道。

    原著中的帝释天,就是死在断浪的手中,随着武岩的介入,他们双方倒是提前了二三十年见面了。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