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剑,在武岩的控制下,的确如同一条灵活的白龙似的,瞬间追上了令狐冲……

    格挡!

    面对着武岩这闪电般飞过来的一剑,令狐冲一手抱着任盈盈,另外一只手施展出格挡的技能,朝着白龙剑封挡过去。

    这格挡不愧是从裴玉风那里复制来的技能,几乎类似于法则一般的存在了,即便是武岩用自己的能力拉扯令狐冲的剑,居然也影响不了令狐冲格挡的动作。

    叮!

    金铁交鸣之声响起,令狐冲手中的精钢长剑,将武岩的白龙剑成功挡下。

    只是,武岩手指轻轻一勾,白龙剑被挡住了之后,跟着一扭,转过了一个角度,朝着令狐冲另外一边刺了过去。

    独孤九剑虽然比武岩的要精妙,可抱着任盈盈在身,令狐冲毕竟行动不便。

    噗嗤一声,鲜血飞溅!

    千钧一发之际,眼看着令狐冲躲不过去,任盈盈居然抬起手来,替令狐冲挡了这一剑。

    白龙剑的锋利,在任盈盈白皙的玉臂之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鲜血狂涌而出。

    “盈盈!”,看着任盈盈受创,令狐冲大惊失色的叫道。

    “冲哥,快逃……”,只是,任盈盈顾不得自己的伤势,急声的对令狐冲说道。

    武岩的强大,怕是整个江湖都找不到能对抗他的存在了。

    白龙剑飞回了武岩的面前,看着令狐冲抱着任盈盈离去的身形,武岩心中微微一叹,没有再出手的意思。

    之前令狐冲对自己出剑的时候,剑刃指向自己的肩头,并非要害,所以武岩心中对他并没有杀念,只是为了东方不败的仇,武岩还是要出手教训一下的。

    可既然任盈盈代令狐冲受伤了,武岩也没有了再追击的意思。

    对于任盈盈和令狐冲之间的感情,武岩的心中还是挺钦佩的,也挺羡慕的,至少在末世之中,想要得到这么一份真挚的感情,难如登天。

    心中暗自感慨了一翻之后,白龙剑轻轻一转,直接将林平之的绳索割断了。

    林平之立马爬起身来,脸上带着愧疚的神色,道:“师父,徒儿给您添麻烦了,丢您的脸了”。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被任我行抓了,是你自己学艺不精,死了也怪不得别人,今日你能获救,不过是运气而已,下次若是同样的情况,我依旧会同样选择,希望你别怪我”,对于林平之的话,武岩摇摇头说道。

    “嗯,我明白的!”,林平之点点头,神色愧疚。

    到底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林平之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涉世未深的热血青年了,站在武岩的立场上来考虑,他的选择的确没有错。

    微微点头,武岩没有再多说什么,虽然自己嘴里把话说得这么残酷,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残酷的世界!

    这里的战斗解决了,武岩让林平之去黑木崖上,扫平那些跟着任我行一起反叛的教众。

    当然,那些教众如何的处理,武岩也让林平之自行决断。

    随着林平之离开了之后,武岩这才来到东方不败的面前,看着他的尸身,微微叹了一口气。

    亲自挖了一个坟,把他的尸身葬了进去,只有一件染血的红裙,被武岩叠好了放在手边。

    “世人皆道是葵花宝典成全了你,其实,是你成全了葵花宝典的名头啊,放心,这门武功我会留着的,还有,你的仇我也会为你报了,多谢你,把我视作知己……”。

    站在东方不败的坟前许久,武岩最后低声说道。

    说话间,武岩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掌心处一个电脑的图案已经快要完全勾勒出来了,粗粗估算了一下,约莫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

    “师父,黑木崖的叛乱已经平息了,大部分反叛的弟子都是受了任我行的威逼,我让他们留在神教戴罪立功,少部分心狠手辣的人,我已经处决了”,良久之后,林平之带着童百熊等几位残存的长老们,来到武岩的面前说道。

    “嗯,这些事情,你自己处理了就好”,微微点头,武岩开口说道。

    武岩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林平之没有多想,但身后的童百熊几位长老们却面面相觑,显然听出了武岩这句话中潜藏的意思。

    旋即童百熊微微迟疑了一下,上前一步,道:“副教主,东方教主不幸身陨,我们神教不可一日无教主,还请副教主你……”。

    “不用说了,这神教的教主之位,以后就交给林平之了,他资历尚浅,以后还望诸位长老,多多提携”,只是,童百熊的话还未说完,武岩便摆摆手,将这件事情定了下来。

    “果然……”,武岩的话,让童百熊心中暗自苦笑。

    刚刚他说了神教的事情,让林平之自己处理就好了,大家就能听出他的意思了,果然,他这是要把教主之位,让给林平之?

    “师父,万万不可啊!弟子,弟子难以担此重任!师父你任教主之位才是众望所归啊!”,武岩的话,让林平之骇然色变,急声说道,诚惶诚恐的模样。

    “你有独孤九剑在身,缺的只是一些内力罢了,等我去少林寺取了易筋经给你,再服用一颗小还丹,假以时日,这天下间没几个人是你的对手,至于教务?有童长老他们辅佐你,慢慢学习就是了,做人需要对自己有点信心”,摆摆手,武岩开口说道,容不得林平之拒绝的模样。

    “莫非,莫非师父你要离开神教吗?”,听武岩是铁了心让自己当这日月神教的教主了,林平之开口问道。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待我去少林寺走一遭,也差不多是时候离开了”,武岩开口,也算是承认了林平之的话语了。

    接下来,武岩在黑木崖上待了八天,修整了这些天,武岩也大概把日月神教的教务安排了一下,让林平之正式坐上了日月神教教主的位置。

    有武岩亲自开口,林平之成为教主,自然是无人反对。

    将日月神教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武岩孤身一人,离开了日月神教。

    一人一马,一袭青衫一柄剑,朝着少林寺而去……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