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是武岩,第一次用自己的能力控制这么多的金属制品。

    这些刀剑,乃至地上散落的绣花针全都悬浮了起来。

    如此声威,看得任我行骇然色变,就连旁边伤势最轻的令狐冲,也看得瞠目结舌,这样的武功,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了。

    虽说独孤九剑中的破箭式,号称即便成千上万的箭支同时射过来,也能一一点落,可这毕竟只是一个形容而已。

    眼看着这么多绣花针和刀剑悬浮在半空中,若是同时袭来,如同暴雨,自己剑术再如何精妙,也不可能完全挡住的。

    “来人,快给我把人带出来!”。

    然则,眼看着武岩这一招,任我行突然大声的叫了起来,语气中充满了急切的感觉。

    随着任我行的话落,旁边一个日月神教的弟子,从暗中走了出来。

    在这个日月神教弟子的手上,压着一个被绳索束缚住了的人,不是林平之又是谁?

    任我行纵身一跃,直接用爪子捏住了林平之的咽喉,恶狠狠的看着武岩,道:“本座本来留着这小子一命,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没想到,还真有用得上的时候,武岩,这小子是你得意弟子吧?给我放下武器,否则,本座捏碎他的喉咙”。

    “林平之?”,武岩的模样看着被任我行捏住喉咙的人影,眉头微微一皱。

    即将射出去的这些刀剑,也暂且停了下来。

    看着武岩并没有操控着这些刀剑和绣花针射过来,任我行暗自松了一口气。

    手上的这小子剑术超凡,显然是得到了武岩的真传,这种能继承衣钵的关门弟子,武岩绝对非常在意的,有了这张王牌在手上,自己……

    “你以为,用他就能威胁我吗?”,只是,任我行的心才刚刚放下来一半而已,武岩清冷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神色冷漠。

    “武岩,这可是你唯一的真传弟子,你连他也不放在心上吗?我不相信”。

    武岩的话,让任我行先是一惊,但旋即却是急忙摇头,觉得武岩是故弄玄虚,吓唬自己的。

    “你对我,一无所知啊……”,只是,看着任我行的模样,武岩却微微摇头说道。

    的确,威胁?若是任我行用东方不败来威胁,或许还有点作用,毕竟东方不败对武岩有恩惠,知恩图报这是武岩做人的底线。

    但是用林平之来威胁?真要算起来,武岩可不欠林平之任何人情恩惠,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武岩可不会去干。

    至于说林平之和武岩之间的师徒情义?这又不是血缘关系!

    况且再说了,即便是血缘关系,在末世之中,武岩也见多了父子反目,夫妻暗算,兄弟相残的事情了……

    到底经历过末世的黑暗,利人不损己的事情,武岩可以顺手为之,就像是之前林平之拜师,想要学武功报仇,对武岩来说没有什么损害。

    可是,像现在这样,利人损己?武岩不可能为之,这种人早在末世三年间全部死绝了……

    咻咻咻!

    任我行,觉得武岩的话是虚张声势,吓唬自己的,但是武岩却没有陪他废话那么多的意思,能力完全发动,朝着任我行笼罩了过去。

    数十枚绣花针,长刀,白龙剑等等,化作一片密集的流星雨似的。

    这攻击,不只是将任我行笼罩在攻击范围之内,同样的,即便是林平之同样在攻击范围之内。

    “混账!这家伙居然心狠手辣至斯!”,看武岩的模样,完全是抱着将自己和林平之一起射杀的心思,任我行骇然色变,心中不由得暗骂。

    手掌发力,直接将林平之朝着武岩甩了出去,同时,任我行抽身暴退,想用林平之挡作挡箭牌。

    只是,看着被甩出来的林平之,武岩的嘴角却是微微一扬。

    的确,在任我行看来他的选择是对的,但是,对武岩来说,任我行的选择,可以说是大大的昏招了……

    武岩伸出来的手掌,轻轻的一扭,随着他的动作,这些空中飞舞着的绣花针和刀剑,居然很有灵性的在空中扭转了一下,一个个全都避过了林平之的身子,继续朝着任我行席卷而去。

    “啊!”。

    看着这些很有灵性的刀剑,任我行心下骇然之余,大喝一声,强大的真元不要钱似的狂涌而出,手掌中发出极强的掌劲,想要将这些刀剑和绣花针全部震飞。

    的确,任我行不愧是江湖顶尖高手,内力非常强劲,这些绣花针的确被他那刚猛的掌劲震飞了不少,可是却还有余下的部分,完全没入了他的体内。

    旋即,这些没入了任我行体内的绣花针,还像是游鱼一半的在任我行的体内无情肆虐。

    “啊!”,十几枚绣花针在体内肆虐,任我行根本没有办法抵挡,嘴里不由得发出凄厉的惨叫,如同可怕的夜枭。

    “住手!”。

    任盈盈在身旁看着,令狐冲当然是做不到袖手旁观了,独孤九剑施展出精妙的剑诀,朝着武岩的肩头刺过来,显然是为了阻拦他。

    只是,武岩看着令狐冲刺过来的剑,眼神微微一凝。

    瞬间,令狐冲感觉到自己手中的剑仿佛重若千钧,剑尖直接砸在地上,剑身也全部都插进土地之中了。

    令狐冲剑术虽然精妙,可内力却达不到冲虚道长他们的程度,就连冲虚道长在武岩的面前,都挥动不了自己的剑,更何况是他?

    任他剑术再如何的精妙,剑都被武岩所控制了,剑法如何施展?

    手指一勾,白龙剑瞬间飞回到了武岩的身旁,至于那任我行的尸首,却是倒在地上。

    显然,十几枚绣花针在体内,几乎将任我行的五脏六腑全都搅碎了,岂有生还之理?

    “盈盈,我们走!”,眼看着任我行已经死了,向问天也死了,令狐冲知道自己绝不是武岩的对手,一把抱起任盈盈,迅速朝着远方逃去。

    武岩心念一动,白龙剑再度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令狐冲射了过去……

    刚刚令狐冲对自己出手,剑招虽然指向自己肩头,并非要害,可今日一战,东方不败之死毕竟与他有关。

    武岩用格挡换了独孤九剑,自认为并不欠他什么,那么,东方不败的仇,岂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武岩行事,有恩便报恩,有怨便报怨,恩怨分明!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